基因技术具大规模杀伤力 美媒:中共角色堪忧

人气 1668

【大纪元2019年1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综合报导)基因编辑技术是跟中共核武器、叙利亚化学武器一样危险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是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的结论。而中共低下的道德标准和松懈管理可能打开潘多拉魔盒。

2016年1月,美国前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在国会作证时说:“那些跟西方国家有着不同监管或道德标准的国家所进行的基因编辑研究,可能增加了潜在有害生物制剂或产品被制造出来的风险。”

跟核武器技术相反,现代生物科技的一个关键特征是廉价和容易开发。一项名为CRISPR的技术可以让几乎任何人操作任何生物的基因组。CRISPR使躲避伦理限制变得简单,导致恐怖集团可以轻易开发可怕的生物武器。2018年,中国研究者贺建奎使用该技术编辑了一对双胞胎的胚胎基因,这对双胞胎已经出生。这是人类历史上首个基因被人为改变的例子。其潜在的巨大危险引发国际科技界对贺建奎的批评。

研究人员已经表示,只需使用网上订购的DNA片段,就有可能重建七十年代在现实世界中被消灭的天花病毒,费用只需200,000美元。如果恐怖分子或流氓国家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那么几乎没有人可以对这种病毒产生任何抵抗力,而且大部分天花疫苗库存早就被销毁了。

国际基因合成协会试图筛查可用于构建此类生物武器的DNA片段的可疑订单。但是,尽管世界上大多数主要的DNA合成公司都属于该协会,但成为其成员资格完全是自愿的。并且有一个正在蓬勃发展且完全不受监管的黑市——其中大部分都位于中国。

《外交政策》11月8日发表题为“中国生物技术热潮可能改变生命,也可能毁灭生命”的文章说,克拉珀有关基因编辑技术对人类危险性的论述没有明确提及中共,但是这是不言而喻的。如果说20世纪美国和苏联是阻止星球毁灭的关键因素,那么21世纪,事关人类毁灭大事的主要参与者就是美国和中共。如果说20世纪,潘多拉魔盒中关着的魔鬼是核战争,那么21世纪潘多拉魔盒中的魔鬼就是生物科技带来的危险。

在过去几年,廉价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 促使生物医学研究的普及,但是也促使中共大力发展生物科技,从而制造出新的安全威胁——从使用基因信息对付少数民族和异议人士,到发展先进的生物武器。

中共在2015年制定的“五年计划”要求,到2020年,生物科技领域应占据中国GDP的4%以上。相关统计暗示,截至2018年,中共中央、省、市政府已经投资1000亿美元到生命科学。从2015年到2017年,中国风险资本和私募基金对生命科学的投资达到450亿美元。

中共还花费相当大的努力跟美国等国家争夺生物科技人才。自从2008年以来,中共通过千人计划聘用了1400多名生命科学专家。

对于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而言,中共在生物医学研究领域日益增长的角色引发许多担忧。几名中国研究者的行为忽视了有关基因研究的道德和监管条例。贺建奎就是一例。

《外交政策》报导说,贺建奎这一违反国际伦理标准的研究之所以成为可能,有赖于中国大学松懈的标准。

随着中国生物科技领域发展,国际上也日益担忧贺建奎之流的中国研究者,担忧他们比美国研究者更愿意触碰科学和道德的底线。今年稍早,中国研究人员又创造了另一个骇人的“里程碑”——将跟智力有关的人类基因嵌入到猴子胚胎中。他们还宣称,掺入人类基因的猴子在记忆测试中表现提升。

《外交政策》报导说,在中国,党主宰国家的状况引发人们对中国生物技术的严重担忧,特别是它还具有越来越多的民族主义色彩。例如在2018年,中国研究者制造了世界上第一批克隆灵长类动物。他们将这些克隆猴命名为中中和华华。

中共也日益将可怕的社会控制机器伸向基因领域。《纽约时报》今年早前报导,中共当局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收集了中国公民的大量基因数据,维吾尔族人尤其成为其目标。

中共的生物-民族主义也直接威胁到美国。美国官员已经警告美国大学和研究院,生物科技领域是中共在美工业间谍的重点。在今年8月,一名国防部高级官员警告国会,中共在制药行业日益增加的角色可能允许它扰乱美国关键战场药物的供应,中共甚至有可能修改这些药物,以便伤害美国军队。#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知情人:第2名基因编辑婴儿孕妇怀孕3个月
陈秉中痛斥中共把基因编辑责任归咎于一人
中共支持基因编辑研究 数项试验结果未公开
用基因编辑让蚊子灭绝可行吗?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公务员要过苦日子?御用专家警告
【横河观点】美外交抵制冬奥 北京失势的开始
【新闻看点】暴力执法老人哭 舆情倒逼中共低头
【方菲访谈】程翔:中共颠覆香港对国际的警示(3)
比特币大涨大跌 杰森博士分析投资风险
【新闻大家谈】冬奥会遭抵制 中共尴尬大变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