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洛县共和党人挑战28选区谢安达国会席位

11月14日,共和党候选人埃里克·厄雷(Eric Early,中)和支持者,前县政委员迈克·安东诺维奇(Mike Antonovich,左一)、前洛杉矶县地检署署长史蒂夫·库利(Steve Cooley,左二)和罗伯特·菲利伯索斯(Robert Philibosian,右一)等在格兰岱尔(Glendale)市议会前举行记者会,表示要挑战第28选区国会议员谢安达(Adam Schiff)的席位。(姜琳达/大纪元)
人气: 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姜琳达采访、刘菲综合报导)以反川出名的南加国会议员谢安达(Adam Schiff)正在华府忙着弹劾川普总统,他的后院选区则面临挑战。11月14日,共和党候选人埃里克·厄雷(Eric Early)获得洛杉矶县前县政委员迈克·安东诺维奇(Mike Antonovich)和前洛杉矶县地检署署长史蒂夫·库利(Steve Cooley)以及罗伯特·菲利伯索斯(Robert Philibosian)等多位洛县老牌政客的背书,挑战谢安达的第28选区的席位。

11月14日,共和党候选人埃里克·厄雷(Eric Early,中)和支持者在格兰岱尔(Glendale)市议会前举行记者会,表示要挑战第28选区国会议员谢安达(Adam Schiff)的席位。(姜琳达/大纪元)

“28选区已被谢安达遗弃”

周四(11月14日),本报记者在格兰岱尔(Glendale)市议会举行的记者会上采访了厄雷。他说,是谢安达的谎言和无所作为让他决定参选:“谢安达这个家伙,在电视上看着我、对我说谎,已经三年了。 我不喜欢被欺骗。 他的选区也是我居住的选区,几乎被他遗弃了——他在任的20多年我们所面临的所有问题,像无家可归已经失控成为(社会)传染病,谢安达却无所作为。”

他列出种种令他不满的问题:“精神病也是很严重、很大的问题,需要我们面对解决。还有滥用毒品、赋税增加、犯罪上升、基础建设的问题、可负担住房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个关心他的选区、关心他的国家的国会议员。谢安达一直在对我们撒谎,要推翻我所支持的总统,偷走我的选票和6300万选民的选票。”

厄雷的父母于1930年代从奥地利和波兰移民美国,父亲曾参加海军陆战队,并在朝鲜战争中赢得一枚紫心勋章。他1981年在纽约大学获得文学学士学位,1993年在西南法律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学位,是Early Sullivan Wright Gizer McRae LLP律师事务所的执行合伙人(Managing Partner)。厄雷未担任过公职,曾在2018年参选加州总检察长一职,获得近一百万选票,这也是他唯一的从政经验。

谢安达“必须失业”

他认为极左势力正在企图从内部夺权,企图把美国变成社会主义国家,渗透学校、控制媒体。而谢安达和被川普称为“小分队”(The Squad)的四名极左民主党议员就是极左势力的代表。非政客出身的厄尔说,像谢安达这类“两面说谎”的职业政客,在这个时代都“必须失业”。

厄雷说:“我们需要强势的候选人,以阻止来自内部的夺权。而且您必须足够强大和勇敢才能跟他们叫板。”“我拥有美好的生活,一生中从未做过政客。我是一个有35位律师的律师事务所的执行合伙人。我们在全国开业。我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我不需要这些(从政)。但在当今时代,人们必须挺身而出采取行动,排干华府沼泽地。”

厄雷崇尚里根总统的保守理念,相信美国的特殊性和伟大性,“就像罗纳德·里根经常说的:我们是山上闪耀的城市(We’re the shining city on the hill)”。

关于弹劾川普

他称弹劾川普是“疯狂的民主党议员的疯狂之举”,而且设立了一个糟糕的先例,“我读了(川普和乌克兰总统的)通话记录,如果因这个谈话就弹劾一个总统,今后没有一个总统是安全的”。

因弹劾必须经过参众两院的通过,而共和党仍然在参议院占多数,因此厄雷对川普不被弹劾很有信心:“川普绝不会被他们赶走,我认为这件事(弹劾)会让谢安达以及所有民主党人后院起火。我相信川普会赢得连任。”

要推翻47、57提案和庇护州法

厄雷说加州民主党对付游民和精神病问题的策略就是收税盖房,但是他认为这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并主张对有些精神病患需要强制入院。

加州的重罪轻罚、放虎归山的47和57提案令犯罪率上升,备受执法机构诟病。厄尔表示要推动推翻这两条提案。他还强调支持合法移民、反对非法移民,将推动推翻加州的庇护州法。

提告圣芭芭拉联合学区

目前厄雷正在主导一项针对圣芭芭拉联合学区的诉讼案,因学区雇用了一个“社会正义战士”(Social justice warriors)组织,而该组织将极左、反美和种族歧视的思想灌输给教师和学生。

他说:“由于我参与了该诉讼,收到全国各地家长的来信,讲述他们所在学区发生的事情。这些公立学区都获得了大量的联邦资金。我想用这些资金来约束学区:告诉他们如果你想花联邦的钱,就请把这些灌输社会主义的人赶出学校,学校是让孩子们学习读写、算数,为未来做准备的地方,而不是教孩子‘隐性偏见’(Implicit Bias)这种垃圾。”

“因此,您想知道是谁打造了AOC和Rashida(被川普称为“小分队”的两位极左民主党国会议员)来领导世界,就是我们的公立学校系统。”他说:“他们讨厌美国,并坚信社会主义,他们不用‘共产主义’这个词,但我敢肯定,他们也相信共产主义是好的。他们不了解历史,不知道有千万、上亿的人被共产主义政权所谋杀。”

谢安达是“棉花糖”政客

周四的记者会上,曾经在职多年的退休共和党官员纷纷抨击谢安达。前县政委员安东诺维奇表示:谢安达是一个棉花糖政客,徒有其表没有实质内容,无论是在移民、犯罪、还是贸易政策方面都无建树。他说:“川普总统取得了不可能的成就,把失业率降到最低,提升了亚裔、西裔和非裔的就业率。他推进美国经济,现在达到最强劲,而国会不仅没有努力解决问题、继续这种繁荣、继续增加就业,他们反而在听证(弹劾川普),只因为国务院有些人认为他们应该制定外交政策,而不是让民选代表来制定。谢安达令人难堪,埃里克·厄雷有机会纠正这个局面,成为帮助人民而不是为自己服务的下一任国会议员。”

曾连任三届洛杉矶县地方检察署长的库利说,他在该选区土生土长,而要让这个选区改进的唯一办法就是替换谢安达:“我了解谢安达,我看他很多年了,他一钱不值,现在更明显了,因为他天天在电视上展现自己的一钱不值。说他一钱不值是因为他不正直,而正直(Integrety)是任何公职人员的首要条件。”

Rachel Gunther是2016年洛杉矶县川普竞选经理,她说支持厄雷竞选因为“我们需要改变”,“我们需要剔除腐败、撒谎,不关心其选区却在华府上演‘弹劾’丑剧的政客”。Gunther本人是菲律宾裔,她表示厄雷竞选也获得许多亚裔的支持。◇

责任编辑:方平

评论
2019-11-15 9: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