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国旗与任剑挥:理大留守厨师的故事

自愿留守理大为学生做饭的“厨房佬”,带着记者去寻找一批失踪的学生。当时整栋大楼空无一人,他期待能看到他们的踪影。(骆亚/大纪元)
人气: 65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林岑心采访报导)即使香港民意如海啸一般席卷区议会选举,泛民主派赢得了过半席次,但理工大学里仍有数十人留守。当选的议员们呼吁,这次的区选是香港人血泪换来的,莫忘仍受困的学生。

已持续多日的理大围攻事件尚未落幕,引起外界持续关注。大纪元记者在围困的第5天,曾访问一直留守在校园内的“厨房佬”,这位39岁、拥有12年中西餐经验的厨师,透过访谈叙述了他自愿从“墙外”进入到“墙内”留守,自愿协助煮食,无意间参与了一场关于“信任”的故事。

无预期地参与了两周三罢活动

“其实我不是学生,也不是学校教职员,我们有很多本不该来到这里的,但我们只想要关心他们。我见到有想吃东西的人,没有人煮给他,我就找可以煮东西的地方(饭堂),然后煮东西给他们吃,就这么简单。”“厨房佬”这些话说得轻松,而他却可能被控暴动罪。

警方从11月17日出动水炮车、装甲车包围理大,11月18日清晨攻入理大校园,学生们则用汽油弹还击。警方称,只要有示威者试图步出校园,就发射催泪弹,强制拘捕或登记,并针对成年人以暴动罪逮捕。

面对这样的威胁,“厨房佬”腰绑着美国国旗,挥舞着他的汤瓢,打算留守食堂。他给这个最轻密的“汤瓢战友”,取了一个名字叫做“任剑挥”,而旗帜代表着他对自由的信念。过去这一周,“美国国旗”和“任剑挥”,就陪他一起喂饱上千人的肚子。

他认为,当局对示威者冠以“暴徒”的指控,是刻意搞乱人们的思想,“例如叫我们‘暴徒’,说学生是‘动乱’。为什么用这样的词语呢?就是他觉得他怎么讲(宣传),就可以让大家怎么想。”但是他打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政府的宣传。

6月份反送中运动以来,“厨房佬”因为有正职工作,只利用空闲时间参加和理非的游行。11月11日这天,他参与了“三罢”的罢工,隔天回去上班,却听到警方用武力猛攻中大校园,那天下了班,就赶过去中大,一直留守到15日,在那煮东西给学生们吃,“等到中大没有人要吃东西了,我就换地方。”

他跟一些学生进入到理大。他也没想到,这一罢工,就罢了两周。

全身装备的12岁小女生 让厨房佬哭了

在这里,他见到了最小年纪的示威者,年仅12、13岁,谈到这儿,他忍不住哭泣,“为什么让12岁的小女生全身装备,让人家叫她们‘暴徒’,要用枪伤害她们,那些所谓的警察去追打她们。”

谈起自己中四就辍学,因为某些原因坐过牢,曾经也是一名失败者,但这几天,跟这些“孩子”留守在一起,他感觉到,“就是因为我没用,才害这些孩子出来。如果,如果当时我们想要争取,我们多一点勇气,多走一两步,没有放弃的话。今天就不会这样,让这些小女生,她们全身装备的上战场。”

厨房佬说,“他们有勇气,他们的勇气比我多,他们坚持比我久,他们比我厉害,但是我为什么会走出来站在他们前面,就是我觉得,我原本这些力量已经失去了,他们捡回来给我,我拿起这个力量,我能不帮他们吗?他们帮我捡起我的东西,我就用在保护他们身上。”

“但其实不是我在帮他们,我是在追随他们,我是他们的追随者。不是我帮他们,是他们在帮我。”厨房佬说。


(新唐人提供/摄影记者升华)

谁是真正的好人? 谁说一套做一套?

他看到这些孩子们很坚定,“15岁以上的,越来越坚定,用真枪对着他,他们绝对都不走。”究竟这些孩子在坚持什么?“厨房佬”一边煮饭,一边在理解他们。

他理解这些孩子追求的是,“我受教的时候,(你们告诉我)这世界应该是怎么样的,你教过我,他们也教过我,这世界应该是更美好的,但我们现在看到的不是这样,那我们一起去追求吧。然后有些人说,你们这样不对、不对、不对。”

“你教我们,我应该做怎么样的人,为什么你不是这样做?那我不再相信。这世界应该是怎么样的,我们自己找答案。无论受到怎样的对待,我们不放弃。每一个在我们身边,是非善恶的人,我们看着,我们不会忘记。”

他认为,孩子很清楚在他们身旁的人,有些人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这些孩子都看在眼里。

他反过来想提醒,那些抹黑孩子的人,不惜一切要伤害他们的人,“你们要小心。他们(这些孩子)怎么看你,你说你是好人,你在他们眼中,你是不是好人?你说我们这些人是暴徒,是坏人,在他(孩子)心里面,倒底我是坏人,还是你是坏人?”

凭着用心 赢得学生的信任

事实上,走入到校园里为这批示威的孩子们煮饭,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现在的孩子你管得住吗?你试试看吧。”但他相信,只要凭着用心,还是能解决问题,“想要解决事情,要看你有没有这心,有没有这个能力;我有的能力就是让人吃,我懂吃,我懂得怎么吃会吃饱,怎么做。”

有时候孩子想自己煮,他就教他,有时候他们想吃方便面,没有餐具,他就拿给他们,就这样,慢慢取得了学生们的信任。“不让他们接受你,怎么拿东西给他们吃?他们鸟都不鸟你。”

在厨房里,一开始也有些热心的人来帮忙,那时候吃饭的学生有700多人。帮忙的厨师一多,意见也多,但他始终觉得现在不是比谁厉害,谁煮得比较好吃,“现在是打仗,是战争,先喂饱,再说好不好吃;先有吃饱,才不怕他们生病。”

为什么要带遗书上战场?

当大家逐渐离去时,只剩几十个人时,“厨房佬”为什么还坚持着不走呢?他说他想保护孩子,他体会过举目无亲的痛苦,“我不想让他们承受这些后果,他们不能想像那种痛苦,他们还不知道,我不想让他们知道。”

他希望这些孩子最终还能回到父母身边去,谈到一些孩子将遗书带在身上,他说,“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只有觉得自己绝对连死都不放弃的人,才放遗书在身上。但我不能说谁有,对他们太危险,肯定有,很多,很可怕。”

每次想到这些带遗书上战场的孩子,“厨房佬”就泪流不止,“他们多小啊,带着遗书,成为战士。说不定一把火给烧了,那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要带遗书上战场,为什么不可以把遗书给他们相信的人?那是因为他们连相信的人都没有。”

对于政府和一些亲中媒体、亲中人士,藉“爱国”名义批评这些示威者是“暴徒”,“厨房佬”气恨地说,“你说他们是暴徒的,你知道他们哭了多少回吗?一个人要怎么样,才能让他变成一个暴徒?你这么地爱国,你爱的是什么国,你知道吗?”

风波解药:或许还是在信任

随着校园里的学生越来越少,孩子有时候带着干粮藏身到其它地方,令他很担忧。“有些地方很危险,四处都被锁住了,过不去。”食堂反而是安全的地方,“你觉得累了,可以来这里(食堂)补充。”

留守虽然危险,但“厨房佬”也在过程中看到希望,“看得很多希望,他们(学生)告诉我,他们有勇气去解决这些事情,他们只是不知道方法,他们也有智慧,别人跟他们说事情,他们会听。”

那么这场风波要怎样才能平息呢?“厨房佬”告诉记者,“你知道你怎么教小孩才成功,怎么让他们听你们说话吗?就是让他们尊敬你就可以了。那为什么他们尊敬我,我为什么能融入他们?就是我做他们相信的事情,我让他们相信,就这么简单!”

后记

媒体23日报导说,在理大抗争饭堂为留守者做饭的“厨房佬”,在袁天佑牧师妻子袁陈锦美的陪同下离开理大。

袁师母说,厨师一心希望为学生做饭,但近日前往饭堂的人愈来愈少,厨师情绪波幅较大,情绪受困扰。厨师在警方目睹之下,登上救护车离开理大,被送往伊利沙伯医院,留院观察。

袁师母说,厨师在离开理大后,还问她,还有哪里的学生需要帮忙的。 #◇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11-26 2: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