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化学老师吁港警停用大陆制催泪弹

人气 1078

【大纪元2019年11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文君香港采访报导)“反送中”战火延烧至今近6个月。期间,警方曾施放过万枚催泪弹。早前,有化学博士指,从9月中开始,因美国停售催泪弹给香港,港警开始使用大陆产催泪弹。而因大陆产催泪弹无法获悉其成分,有人中了催泪弹之后所引发的种种皮肤问题至今无法医治。为此,再有香港化学老师呼吁,停止使用大陆产催泪弹,并促请政府公布其成分,令医学界可对症下药。

催泪烟恶果 40年后会显现

11月,港警先后猛烈攻击中大和理工大学,仅两间大学,就使用了数千枚催泪弹。化学老师K先生日前接受《大纪元时报》专访时表示,“因催泪弹放完后,催泪烟会很快散开,很多学生目前还未出现严重症状。正因为他们看不到结果,才不知道怕。可能40年后才会知道。”

K说,最担心的是,警方现在所使用的是大陆制催泪弹,无法获悉其成分,医生对受害者都无从症下药。通常催泪弹在50公尺内产生影响,烟雾亦很快散开。但如果持续施放,其所产生的二噁英对身体的影响恐难以估计。

他相信,很多接触过催泪烟的人身体都吸收了一定剂量的二噁英,“二噁英不能在脂肪细胞中储存,一旦在体内浓度偏高,就会进入到肝脏,或产生癌症,并对未来的繁殖生育产生影响。”

他说,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或许身体出现问题的时间,是在二噁英潜伏在身体内40年以后,肝脏无法排毒时。

施放催泪弹后  无一人可幸免

K说,施放催泪弹后,其范围内受污染的蔬果不能进食。特别是薄皮生果和蔬菜,如果进食则会吃进化学物质。厚皮水果去皮后则没问题。

“一旦施放催泪弹,事实上,无一幸免全都成为受害者。”K说,目前连警察也不知道催泪弹的成分,以前警察在执行任务时也会穿短袖衫,有皮肤暴露在外面,时下则全部包到实。“他们也知道有机会携带污浊东西回家。而家中年幼孩童可能会间接接触到化学物质而产生皮肤敏感等现象。”而对于妇女怀孕前或胎儿未成型时倘若接触到二噁英,有可能生出畸胎。为此,K呼吁:“核心问题是,不要使用大陆产催泪弹。因为无人知其成分,连警察亦不知是否安全。而从科学角度看,政府应该出示其成分。”

他强调,自己管不到政府放还是不发射催泪弹,但从专业角度看,如果要发射,不要发射大陆产催泪弹,因为受害的恐怕不只是抗争者,包括前线警察、无辜途经的市民,以及当权者本人都有机会间接接触到。他痛心看到美好的家园被化学毒物污染。

K说,距离战争区超过200公尺至500公尺以外,蔬果无问题,但近距离则不可进食。施放催泪弹后,若经过现场,不可久留,十几二十秒就要迅速离开。回到家中,要即去除并将清洗衣物。若有严重受污染的衣物恐无法清洗掉化学物质,需包实扔掉。远距离接触,回去后可以用“碌碌”清除微尘。

至于怀孕五、六个月的孕妇倘若接触到催泪烟,K说,因已过了胎儿成形期,对胎儿不会有影响,因此无须恐慌。

至于催泪烟对环境的污染和影响,K 坦言,对环境长远的影响暂且不知,因污染物会随雨水全部入海,入海后对陆地环境不会造成影响。香港人亦少吃香港鱼。

理工大学受污染  情况令人担心

提到对环境的影响,K说,中文大学的污浊水可能流入吐露港,水中鱼儿受影响的程度应该较小,因距离较远,在中大五六公里以外的地方,相信污浊东西去不到那麽远。

K认为,香港人大部分市民进食香港产的鱼不多,多数进食进口深海鱼。不过,中大催泪烟所产生的污浊液体流入吐路港,而吐路港距离中大较远处有鱼是真,后续如何,记者相信有待观察。

不过,K说,“理工大学就很麻烦,因为太小太集中。长时间逗留那里会很恐怖。”K坦言,短期内,理工大学很危险。“有一件事令人担心,有示威者进入了化学实验室里面,拿了一些东西。我不知道他们拿了什么,我最担心的是他们不会搞那些东西,不注意着了火,烧伤自己,亦伤及他人。”

身为化学老师,他说,化学实验室里面会有化学物质和辐射物质,一旦流出,后果不堪设想。他估计理大里面会有辐射废料,他担心如果人拿了这些东西出来,就很麻烦。“如果不注意整着了火,烧了有毒的东西,或者烧了有辐射的东西,那就惨了。”

心痛香港变污浊  K:愿协助清理干净

K表示,“我是香港人,在香港生活了数十年。我没有申请过外国居留权,我想我生于斯,死于斯。没想到香港发生这样的事,令人痛心。”

他说,自己是一个从不问时政之人,退休之后,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就是吃喝玩乐。“我不是搞政治,但是不幸香港发生了这些事,我被逼也要出声。如果这件事很快会完,(政府)会清理干净的话,我愿意用我的专业知识,帮手(将香港)清理干净。”

时至今日,香港18区,几乎无一幸免都放过催泪弹。虽然很多人只是远处及间接接触到催泪烟,但很多人都出现气管敏感、咳嗽等症状,包括K先生和记者本人。

鸡蛋与高墙  我会拣鸡蛋这边

身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K说,很希望香港变回以前的香港。“我的孩子都想移民,我年纪大了,去到哪里心都放不下。有时爱一个地方,都要有一个立场,现在有两个对立的个体,一个是政府,一个是示威者,我们用中文讲,一个是高墙,一个是鸡蛋,我要拣一个部分去支持的,我当然不会拣高墙,那么我就拣鸡蛋了。”

K说,教师发现学生错,不是捉学生来打,而是要教好他。“你用打的方式是永远也教不好学生的。你要感化,而不是用暴力的方式,才能教育好学生。”

这场运动的主体是年轻人,其中大部分是中学生和大学生。“当我们见到有学生被人打的时候,都好心痛。作为一个男人,我都会哭。我觉得好残忍。”他说。

责任编辑:林琮文 #

 

相关新闻
周晓辉:中南海默认暴力镇压港人 后果很严重
呼吁香港年轻人坚持抗争 叶德娴:你们没做错
失信于民 林郑撤回《逃犯条例》已太迟
陈浩天:香港地位无可取代 中共已失港人心
最热视频
专访李劼:正邪决战 美重打独立战争
【财商天下】金融窟窿难堵 中共乱局已成
【罗厨寻味】黄金酥大虾
【薇羽看世间】中共没钱了?民企收割季到来
【重播】宾州参院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重播】点评:川普为何要连线宾州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