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 纽约腰鼓队法轮功学员谢师尊(上)

人气 1910

【大纪元2019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桂秀纽约报导)“师尊您好:我们是纽约法轮大法腰鼓队的全体大法弟子,在感恩节来临之际,向您敬上最谦恭、虔诚的问候:‘师尊好!恭祝师尊节日快乐!您为救度我们,辛苦了!’”纽约法轮大法腰鼓队的全体大法弟子在感恩节之际,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表达敬意和感恩。

腰鼓是用于表达欢乐、丰收、喜庆的中国传统器乐,有1,000多年的历史。她们表示,腰鼓队承继中国传统,遵循“真、善、忍”的教导,传播着法轮大法的美好,所到之处受到各地民众的欢迎并多次获得嘉奖。有观众不停地竖起大拇指,口中喊着“Fa-Lun-Da-Fa”(法轮大法);有的观众看到法轮大法腰鼓队来了,行90度的鞠躬大礼;天气炎热时,观众从自己家中搬出一个大电风扇,送来凉爽的风;军校学生看到腰鼓队的表演时,向她们行军礼。

纽约腰鼓队成立于2003年4月,在16年中,足迹遍及了华盛顿DC、洛杉矶、芝加哥、费城、宾州、特拉华州、西弗吉尼亚州、新泽西、康州、纽约市五大区:长岛各个小镇、史泰顿岛、纽约上州、罗德岛,以及加拿大多伦多等城市。

纽约腰鼓队在游行活动中受到民众的欢迎。(纽约腰鼓队提供)
纽约腰鼓队在游行活动中受到民众的欢迎。(纽约腰鼓队提供)

以下是纽约腰鼓队成员介绍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的经历,并向李洪志师父表达感恩之意。

修炼大法,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叫阎富兰,今年75岁,从15岁到退休,一直是专业京剧演员。我1996年初得法轮大法,得法之前得知1994年7月底李洪志大师要到哈尔滨讲法办班,那时觉得气功是练武术人的事情,与我没啥关系,与大法擦肩而过。

阎富兰(左一)在腰鼓队游行队伍中。(纽约腰鼓队提供)

直到1996年初,我身体突然出现了脑血栓症状,手脚不会动,也不能说话了,女儿回来一看立即把我送到了医院。正在打点滴的时候,修炼法轮功的妹妹来看我,带来了一本书《法轮功》(修订本)。她对我说:“看看这本宝书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妹妹走后,我用半天的时间一口气看完了这本书,一下子明白了人有病的根本原因是自己业力所致。

在看第二遍时,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这个即将瘫痪的人在两周内完全恢复了健康!此时我的小弟看到我神奇康复,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们兄弟姐妹们一起看了李洪志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在看第七讲时,师父把小弟抽了二十三年烟的身体净化了,小弟找了很多医生都没有看好的多年肺炎不翼而飞。

家里所有人看到我们的身体变化都很吃惊,说:“法轮功太神奇了,感谢李大师救命之恩!”

更神奇的是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三次车祸没有出现危险。仅举一例,一次在过马路时,一辆面包车从自已的左脚指头上轧过去竟然没事,司机当时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平静地对他说:“没事,没事。”停一会他突然喊:“遇到活神仙了,谢谢大姐!”我说:“都是大法保护了我,其中包括你,要谢就谢李洪志大师吧!感谢大法!”那司机说:“是是是,我也要去了解了解法轮功。”

法轮功师父救了我们兄弟姐妹们的命,使我们获得了新生。师父啊,用什么语言也表达不了对您的救度之恩的感激。感恩节是感恩的日子,我最想说:“感恩师尊,我今生能修炼法轮大法,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谢谢师父,大法使我成为善良的人

谢建荣(前一)在腰鼓队游行队伍中。(纽约腰鼓队提供)

我叫谢建荣,来自山东青岛,1998年初得法。那时我的腰椎病经常发作,曾尝试过各种治疗,什么针灸、按摩、贴膏药、电兴奋、醋疗、私家偏方等等,都没有起到明显的治疗效果。病情时好时坏,而且犯病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1998年发展到更加严重的程度,坐下起来都很困难,躺下后自己翻不了身,不仅疼痛还不能完全自理,影响到工作及生活,那种痛苦天天在折磨着我。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去了军区疗养院专家门诊再次检查治疗。在那里拍X光片后,确诊为腰椎间盘严重的突出膨出及椎管狭窄,治疗方案是按疗程按摩加针灸,还加了注射封闭针。在我治疗期间,有一次医生给我下好针后,就和他们几位同事说起炼功的事,他们还说到一本书,里面说的是怎么修炼的事。当时我就联想到自己的身体,赶紧问医生:你们说的是什么功?我炼行吗?医生说需要先看《转法轮》这本书,看完之后觉得能接受,就可以教炼功。

于是我向他借了这本听起来很宝贵的书,回家后正赶上开始过年放假,我如饥似渴用了几天时间把书看完。越看越喜欢看,有些地方看不明白就会返回来再看,所以看的比较慢。看完之后,就感觉我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感觉到这才是我的精神支柱。当然更深的感受是在日后的修炼过程中逐渐体会到的。

记得当时最让我释怀的事情是对“吃亏”的认识,过去不是怕吃亏,而是怕吃了亏被别人看成窝囊废、无能,被人瞧不起。看书后明白吃了亏得到的是德,德是白色物质,是和宇宙特性相融洽的,是可以转化成功的,是最珍贵的东西。第一次真正明白了为什么说“吃亏是福”。

更重要的是读了《转法轮》之后,我的世界观开始发生了变化,从无神论进化论的悖论中走出来了,从那种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人生观中醒悟过来。明白了“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我迫不及待地等到7天年假结束,就去找到医生,把五套功法一次性学会了,从此开始了每天炼功、学法、提高心性的修炼之路。

通过学法,在提高心性过程的开始,我就解决了一个生活中最纠结的问题,即我和继母的关系。继母是带着五个孩子的寡妇,文革后我高中毕业那年,她与父亲结婚的,比父亲小十几岁。那时父亲已被平反,工资全部补发享受所谓的老红军待遇。继母这时与父亲结婚,人人都说她是为了钱为了名利而来的,可想而知,我们之间的矛盾是水火不相容的。

直到父亲去世,我家的房子、积蓄、抚恤金等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我们孩子没获得任何继承权。

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修炼大法的我只想到按师父讲的“真、善、忍”做人,我想到了与继母善解,也就是要放下人心的怨恨,一切为他人着想,用慈悲的心去对待身边的人和事。

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迈出了第一步,到父亲过世的房子去看望继母。当我站在她的门口时心里感到空前的踏实、坦然,听到敲门声她开了门,看到我,她愣了一下,以为是来讨说法的,板着脸说:“你来干什么?”我笑着说:“阿姨,我是来看望你的。”她不情愿地让我进屋了,还没坐稳,我赶紧解释:“阿姨今天是想来向你道歉,过去年龄小不懂事,说话做事很不尽人意。其实我们都是女人,你一个人带五个孩子多不容易,我真是应该理解你。现在我修炼了才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今后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会好好对待你的,想出去走走就打电话,我开车带你去海边看看。”

她好像一下子还没有返过神来,似信非信地说:“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临走时我给她留了一千块钱,告诉她是我的一点心意,想吃什么可以自己去买点吃。可能是她感受到了我的真诚,当时她的态度突然变了,脱口说:“哎呀!我这不是折寿吗!”她不要,但我还是留给她了。

送我走的时候,她的态度完全不同了。过后我回想一下,真是像《转法轮》书里讲的法理,任何时候遇到问题向内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去掉了那个执著不好的东西,事情自然会发生变化。我初次感到慈悲的力量太强大了,我想起师父在书中说:“因为修炼的人是最珍贵的,他想修炼,所以,发出的这一念是最珍贵的。佛教中讲佛性,佛性一出,觉者们就可以帮他。”(《转法轮》第一讲第六段)我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念。心里默默地再次感恩师父慈悲救度。

在日后的修炼道路上,还出现了很多这种事情,无论是身体上,还是思想上及心性方面都有过意想不到的经历,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师父讲的“真、善、忍”。“真、善、忍”使我返本归真,是我终生的归属。感恩节对我最想感恩的人由衷地说:“谢谢师父,大法让我成为善良的人。”

每当想到“师父”这两个字,就会感到非常幸福

田忠霞(前一)在腰鼓队游行队伍中。(纽约腰鼓队提供)

我叫田忠霞,来自中国的安徽省合肥市。今年63岁。修炼法轮大法已有25年了,而这25年对我来说,却是新生命的开始。如果不是遇到大法,我应该已经死了。

我出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我一岁时父亲就去世了,由于哥哥姐姐与我年龄差距较大,他们对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已经自顾不暇,根本没有谁能真正顾及到我。我是和单亲妈妈相依为命,而母亲每天工作都是早出晚归,小小的我就形同孤儿一般。没有家庭的温暖呵护,不懂世事的我,曾经险些被水淹死,差点被火烧死。

我生长在不幸的年代。在中共的统治下,在我六七岁时,经历了毛泽东时代“大跃进”、“三年大饥荒”,那时,我险些被饿死;在我少年时代,经历所谓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在我们应该学习文化的年龄,学业被荒废,文化教育被彻底打翻;我在青春时期,又经历所谓的“上山下乡”运动,我一个弱小的女孩子只能任由安排,被下放到农村接受漫长岁月的苦难煎熬……等等。

正所谓内忧外患,令我的人生充满了悲剧的色彩。我的健康状况一直很差,特别是在我9岁那年,因为跑着横穿马路,我被一辆轿车迎面撞向头部,后脑被重重地摔在地上,我当场就昏死过去。

然而,由于家里没有能够管事的人,只是见我手脚没有残缺,并且人还活着,就不了了之了。没想到,这带给我日后无尽的病痛折磨,我常常在呕吐和天旋地转的状态中备受煎熬。这就是“脑震荡后遗症”。

除此以外,我还患有贫血症、血压低、心律不齐、心动过缓、肾虚肾炎、胃病、习惯性便秘等等疾病。再加上我结婚后有习惯性流产和剖腹产,我的身体健康状况就变得更加糟糕。那时,我还不到40岁,就已经是个被疾病缠身的药罐子了。中药西药我都吃了太多太多,药物也在产生着副作用。最后,我竟然变成一个“药物过敏症”患者。这些状况就等于是在告诉我:你已经到了无药可治的程度,只有死路一条了。

拖到1995年,由于受不了对家庭情感方面的失望和身体上疾病的痛苦折磨,我真是感到生无可恋。因此,我产生了想要“安乐死”的念头。

然而,就在此时,我有缘遇到了法轮大法。那是1995年11月6日,早晨我路过合肥市银河公园,看到有些人在炼功,我顺便看看,知道了这是法轮功。当时就有人建议我去书店找书看看。我没有犹豫,立即就去书店找到了《转法轮》和《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动力,我一拿到书就放不下了。因此,我不分昼夜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之后我感到眼前豁然开朗,如获至宝,我立即就去炼功了。

过去,我总是抱怨命运对我不公。修炼之后我终于在《转法轮》书中明白:自己之前吃苦并不是坏事,因为吃苦会消去业力,从而转化为德。这一念之差,反映出自己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那时候,我一想到“师父”这两个字,就会感到非常的幸福,因为自己这几十年就像是个迷路的孩子,如今我有师父了,师父在领我们回家。

在那些日子里,我每天都像个孩子一样心里充满快乐,生命也充满了活力。我每天在早上3点多钟就去炼功点,首先是把炼功点打扫干净,​​之后就开始炼静功——打坐。然后再和大家一起炼动功。整套功法结束后,我就开始了一天繁忙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因为炼功,虽然睡眠的时间很少,但是,我不但没有感到疲倦,反而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自在。不知不觉中,炼功才一个多月,我突然意识到曾经折磨我的病痛都不翼而飞了,真是无求自得。法轮大法的神奇就这样在我身上有了真实的展现了!

这胜于雄辩的事实,令我产生了对法轮大法不可动摇的信念,因此,无论中共的邪恶谎言和疯狂打压到何种程度,都不能改变我坚定的信念。在大法遭受中共的邪恶疯狂迫害和造谣抹黑时,民众被铺天盖地的谎言所蒙蔽。怎么办?为了解救世人,就需要大量的真相资料去唤醒民众。

就在这种紧急需求的时候,大法又一次次在我身上展现了神奇,让我这种对网络和电脑等机器设备一窍不通的人,竟然在很短时间内完全掌握了资料点所需的各种技术。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真实存在的。

我们的资料点正常运行4年多,最后还是遭到了中共警察的破坏,我也因此被非法投入劳教所遭受迫害。

如今,我奇迹般来到美国,在纽约和大法弟子融合在一起,做着各种各样证实大法、向民众讲清真相的事情。

每当腰鼓队在行进的时候,我都会感到法鼓声声带有善的力量在向外喷发!光芒所及之处,民众在为我们欢呼跳跃,我为这些明白真相得救的生命由衷地感到高兴!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是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的一生中,师父是我最要感恩的人。

(接下篇)#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密州狂欢节 市长:法轮大法给世界带来美好
印尼法轮功学员在峇里岛排字 “法轮大法”
“法轮大法像尘世中的钻石 无比珍贵”
澳洲法轮大法交流会 修炼人分享人间奇迹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中共无“芯”之窘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第5起诉讼案:女儿染疫死
车评:完美的油电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观察】拜登儿子与叶简明的关系匪浅
【时事纵横】美大法官补位战 深远影响未来
【拍案惊奇】许家印逼宫中共 华为免死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