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泄密文化未能全面渗透间谍门调查

WASHINGTON, DC - JUNE 18: U.S. Justice Department Inspector General Michael Horowitz testifies before the 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 in the Hart Senate Office Building on Capitol Hill June 18, 2018 in Washington, DC. According to a report by Horowitz, former FBI Director James Comey and other top officials did not follow standard procedures in their handling of the 2016 investigation into Hillary ClintonÕs email server, but did not find any evidence of political bias. (Photo by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美国司法部(DOJ)总监察长迈克尔·霍洛维茨,近期公开两项爆炸性证据,直指“通俄门骗局”的基础。图为霍洛维茨2018年6月,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为希拉里“电邮门”作证。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气: 7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9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ian Cates/陈霆编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以下简称CNN)在1122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透露,美国联邦检察官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已将他的刑事调查范围,扩大到“通俄门”骗局的起源。

CNN指出,一位联邦调查局(FBI)前任律师,因涉嫌修改一份文件而受到调查。这份文件曾用于申请对川普前竞选幕僚卡特·佩奇(Carter Page)监听许可的续期

CNN率先报导之后,其他媒体也纷纷跟进。在后续报导中揭露这位接受调查的FBI律师是凯文·克莱史密斯Kevin Clinesmith)。

美国司法部(DOJ)总监察长迈克尔·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发现,克莱史密斯在调查中有违规行为后,克莱史密斯20182月,先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领导的特别调查顾问小组辞职。大约在两个月前他再从FBI辞职。

根据《华盛顿考官》Washington Examiner)报导:

司法部总监察长霍洛维茨的调查人员发现,克莱史密斯谎称,他在申请延长《外国情报监视法案》(FISA, 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的监控许可时,拥有支持性的证明文件。接着,当他从其他机构的官员那里,收到了一封包含许多声明的电子邮件时,他加入了自己的料。然后转交给正在准备卡特佩奇一案陈述书(affidavit)的FBI同事。克莱史密斯在许多媒体报导中,都被描述为“低阶律师”,但霍洛维茨说,他是2017年初分配给通俄门一案的主要FBI律师。

卡特佩奇FISA监听许可的最后一次申请,是在20176月,这有助于确认克莱史密斯行动的时间。

根据报导,霍洛维茨将修改FISA关键文件的证据,交给了达勒姆,达勒姆于是对此展开了调查。

这几周以来,这是我们第二次获悉,美国总监察长办公室(OIG)已掌握了“通俄门骗局”的重磅证据,但在超过一年的调查完成后,才对外披露。

另一项事件是,911日弗林中将(Michael Flynn)一案的相关法庭文件。弗林中将是川普总统的前国安顾问,弗林因涉嫌在川普未上任前跟俄罗斯大使接触。2017213日,弗林主动宣布辞去国安顾问一职。

这份爆炸性的法律文件中提到,根据总监察长办公室所提供的证据,FBI探员在初次访问弗林后,所呈交的FD-302表格,实际上经过了修改。

FD-302表格是FBI探员用来报告或总结他们采访内容的表格。这份表格的内容,被当作弗林的笔录,是本案中的关键证据。现在看来,这份表格已丧失可信度,且当时访问弗林的探员彼得·史卓克Peter Strzok),在后来传给同事的短信中,明确表明他反对川普的政治立场,也让人怀疑整个案件是不是对弗林中将的构陷。彼得·史卓克目前也已遭到FBI开除。

有人指称,这些证据是弗林中将的辩护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从非正常的管道获取,并加入法庭文件中。但是,从各种迹象来看,鲍威尔是通过适当程序,将相关的文本和电子邮件证据加入法庭文件,否则鲍威尔不敢在法庭中使用它。

很显然,302表格的相关证据应来自司法部监察长霍洛维茨。众所周知,他自20171月初以来,一直在调查、收集和分类总统大选的“间谍门”事件。

因此,在收集、汇编和研究FBI通讯纪录的过程里,霍洛维茨发现了一些关键的文本和电子邮件,这些证据显示,当时的FBI律师丽莎·佩吉(Lisa Page)正在对弗林中将的302表格进行编辑。

从霍洛维茨自20171月开始研究这些案件,并开始审查FBI希拉里电邮门”事件的处理态度以来,他的办公室究竟何时掌握了302表格与FISA文件的相关证据,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总体而言,可能超过了两年的时间。

即使掌握这些证据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年,还是很令人惊讶。毕竟,华盛顿充满泄密文化,战略性的泄露机密信息,是在华府沼泽中自保的方式。

我想强调的是,监察长办公室最迟自2018年初以来,就拥有这两项爆炸性的重磅证据,直接构成了“通俄门骗局”的基础。然而,整个办公室里竟没有人泄密,这是多么的特别。

司法部的监察长办公室有450多名成员,在全美各地工作。 在过去的三年里,川普总统的“通俄骗局”,在新闻中占了大量的篇幅。在后续的追查里,监察长办公室的高阶人员,也一直基于这些证据展开调查。

监察长办公室内部,有多少人可能将信息泄露给媒体?有多少人可能透露,霍洛维茨拥有302采访表格和FISA申请文件均遭到修改的证据?

但是,尽管监察长办公室的许多人都知道,却没有人违反誓言。他们都保持了信念,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没有人屈服于党派之间的偏见,从而罔顾众人对他们的信任。他们静待调查结束、水落石出。

为此,他们值得称赞,我向他们致敬。

作者简介:

布莱恩·卡茨(Brian Cates)是南德克萨斯州的专栏作家,他出版过专栏书籍:《没人问过我的意见……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说了!》(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But Here It Is Anyway!,可以通过Twitter @drawandstrike与他联系。

原文 Washington’s Leak Culture Can’t Penetrate Spygate Investigation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的观点。◇

评论
2019-11-30 11: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