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民主派掌控的香港区议会可做些什么

人气 1011

【大纪元2019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香港新一届的区议会选举结果令中共目瞪口呆,民主派压倒性的胜利让香港民众欢呼。香港各界群策群力,在选举胜利后保持清醒,为最终获得香港真正的民主制度献计献策。

11月24日,香港举行的新一届区议会选举盛况空前,投票率高达71.23%。民主派首次控制了全部18个区议会中的17个,获得了全港479个席位中的389席。

郑乐捷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现在是《香港自由媒体》(HKFP)的编辑总监,专注本地政治新闻的报导。他近日撰文表示,此次香港区议会选举在数月动荡的亲民主示威活动期间举行,成了香港唯一真正的民主选举。特别是在黄大仙区,民主派获得了全部25席,完全控制了该区议会,所有建制派候选人都被淘汰。

在这次选举中,中共在香港积极拥护在大陆绝不允许实行的“选举”概念,其目的是想要向世界展示,多数香港人是和北京站在一起的。但结果令中共万万没想到。日经报导说,香港已经成为民主与中共一党专制斗争中的第一线。且中美之间的竞争已从很大程度上从贸易和技术扩散到基本价值观念。

那么香港区议会能为港人做些什么呢?

香港区议会有什么权力?

香港区议会在香港的政治架构中并无法定权力,因为香港并没有区域性的法律及税收。

郑乐捷认为,民主派现在将获得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中所有117个区议员的席位,因为有胜者通吃的规则。尽管香港特首仍将由广泛的亲建制派选民选出,但民主派区议员压倒性的数量将进一步提高他们在选举委员会中的力量。

但他也指出,虽然民主派也将在明年的立法会选举中赢得区议会(第一)席位,但区议员仅对政府起咨询作用,而几乎不能改变当前的政治结构。通常,区议员主要处理该区居民的事务,诸如乱抛垃圾、老鼠问题、交通问题或小巴路线等。

那么,民主派区议员在控制区议会时可以采取什么行动呢?郑乐捷提出了多项建议。

废除授权票

除元朗、沙田、西贡、东区和南区的地区议会外,大多数区议会都允许代表投票,这样即使区议员不出席会议,他们的选票仍然有效。议员可以选择一名代表,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投票。

“社区前进”小组新当选的旺角东区议员林兆彬(Ben Lam)进行的统计显示,授权票制并未得到经常使用。但是,林兆彬说,授权票通常对于有争议的问题至关重要。即使建制派议员不出席,他们也能够推翻民主派提出的动议。

林兆彬问道:“为什么缺席议员,没有参加讨论,却可以使用授权人(代表他们)投票?授权人为缺席的议员投票进行决定的依据是什么?

郑乐捷认为,随着民主派控制大多数区议会,授权票制很可能会被淘汰。

废除奢侈的项目

香港各区议会获拨款一亿港元,以推行政府于2013年推出的“社区重点项目计划”(Signature Project Scheme)。争议最大的项目之一是被称为“白象”的观塘音乐喷泉,造价为5千万港元。不过,这笔款项已由立法会通过,并已动工。

当选的多位区议员表示,他们将试图中止该项目。新当选的观塘中央选区民主党区议员梁翊婷(Edith Leung)告诉《苹果日报》,亲北京阵营有意离开上一次区议会会议,以阻止民主派讨论此问题,但她相信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了。
她说:“尽管区议会只是一个咨询机构,但如果区议会强烈敦促政府停止该项目,我相信政府将无法解释为什么不听听我们的看法。”

郑乐捷也表示,这些拨款也可以用于更实用的项目。葵青区议会除其他计划外,将把资金用于牙科和眼保健服务,以及针对贫困老年人的家庭维护计划。

“黄色经济圈”

郑乐捷接受,区议员的主要职能是批准地方资金,其中包括用于基础设施、旅行、文化和体育赛事的资金。

由亲北京阵营控制的区议会因批准亲建制派的“卫星小组”而经常遭到批评,他们这样做能使该派间接受益于政府的资助。

在正在进行的抗议活动中,许多人呼吁建立一个可持续的“黄色经济圈”,建议民众经常光顾支持抗议活动和民主的商家。

曾参与多次选举工作,并熟悉区议会及立法会运作的前公务员吕守赋(Nui Sau-fu)在《独立媒体》(InMedia )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民主派现在可以使用这些资金来支持自己的倡议,包括中秋节激光指示器聚会、永久性的信息“连侬墙”、街道市场、健身班、社区艺术团队,或在发射大量催泪瓦斯罐后,购买设备以测量二噁英的水平。

吕守赋写道:“希望各位新任区议员能够善用资源,将资源投放在社区,用力抓紧每一票,深耕细作,才是地区工作的根本。”

让权力重归香港人民

尽管取得了重大胜利,但区议员的权力仍然有限。

江贵生是民主与民生协会的李郑屋选区议员,此次选举他再度当选。他说,政府在1999年废除市政局(Urban Council)时,并未履行将某些权力交给区议会的承诺。

市政局具有额外的权力,包括对财政和土地权利的独立监督,使之成为有影响力的机构,民选议员可以有效地管理地区政策。但市政局废除后,行政权移交给了康乐及文化事务署、食品和环境卫生署、路政署和地政署。

江贵生说:“我们需要推进更多的改革,以期将区议会从咨询机构转变为实际权力的市政机构。”

江贵生说,例如,区议会可以安装一个公共听证系统,使居民可以直接参与区事务,并通过修改《区议会条例》来剥夺区政府官员权力的其它措施。

江贵生说:“我欢迎所有建议。我们需要立即开始讨论。四年时间并不长。”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反送中事件中 中共一直重复的几大谎言
川普签署香港人权法 港议员谈有四大意义
分析:从区选到川普 中共香港战略适得其反
当选香港区议员披露心声 或面临严峻考验
最热视频
吴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钱?有钱人速逃
【有冇搞错】澳门“黑色产业链”内幕
何良懋:周焯华事件“大黑吃小黑”澳赌城或崩解
【探索时分】台湾需要核潜艇吗?
【拍案惊奇】盘古大观龙头被斩 民间上书李克强
【微视频】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变种毒性如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