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建了大量廉价公寓楼 为何多数无人问津

5月北京房价环比下跌4.09%。图为北京一处建筑工地。(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气: 194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导)中共目前仍然无法解决社会福利住房危机北京虽然也建起了大量的廉价公寓,但大多数公寓却无人问津。

据彭博新闻社(bloomberg)报导,2016年末,北京出台了对近三分之二的公寓实施限价措施,以作为向数百万中产阶级提供廉价住房的计划的一部分。之后,一栋栋的廉价共管公寓开始在北京郊区拔地而起。然而,三年过去了,这些已经建好的,但被购房者评价为狭窄的、质量差、远离任何地方的公寓大部分都仍然空着,无人问津。

北京当局面临的是一个尴尬的现实。在截至2016年9月的近12个月里,国家首都的房价上涨了近30%。

从那以后,在北京政府出售给开发商的土地中,约有60%带有附加条件:这些公寓一旦建成,就不能以超过一定限额的价格出售,70%的住房的单元面积必须小于90平方米(约为网球场的三分之一)。购房者也被禁止在八年内倒卖房产。

在全世界,很少有政府能够拥有权力对房地产开发商制定出如此细致的规则。

从悉尼到新加坡,从柏林到纽约,世界各地的大城市都在努力让人们能够负担得起住房,尤其是对中低收入购房者而言,目前都在尝试一系列补救措施。比如,有政府对海外买家额外征税;实施租金管制或长期冻结租金,以保护租户;遏制房屋价格螺旋上升等等。

相比之下,中共政府手里有着更多的杠杆可以拉动,但这也使得北京所做出的错误判断更加令人不安。

房地产咨询公司中原集团(Centaline Group)驻北京的研究总监张大伟对于廉价住房问题表示: “这些项目销售的速度之慢令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2016年下半年,位于北京西部的距离紫禁城(Forbidden City)两小时车程的门头沟区,平均每平方英尺房价几乎是美国新泽西州泽西市(Jersey City)房价的两倍。牛津经济咨询公司(Oxford Economics)将北京列为全球生活成本第三高的大都市。

中共政府官员和开发商都认为,更多的经济适用房——大约便宜20%—— 应该像新出炉的蛋糕一样热卖。

2018年年中,当该计划下的第一批共管公寓开始上市时,一些地产项目业主甚至不屑于布置展示样品房,因为他们认为需求会非常强劲,这些公寓会自动售罄。

最初的确曾出现了一个热潮,但不久,购房者的兴趣就逐渐减少。很多购房者都对廉价房的质量望而却步——有些单元的墙面只是水泥覆盖的“土坯房”,因此购房者只能自己去铺瓷砖和装修,有时甚至还要自己动手铺设电线等。

许多买了房的人目前仍住在北京郊区,而最近的地铁站也在3公里(1.9英里)以外。对于那些依赖公共交通系统的年轻家庭来说,这是一场几乎每天都要面对的艰苦挣扎。

据中国指数控股有限公司(China Index Holdings Ltd.)估计,截至12月中旬,北京已经对外发售了约51,000套住房,其中不到一半,大约46%已经售出。

这使得首都新建住宅市场从供应不足变成了供应过剩。北京房地产咨询公司联合丰收有限公司(United Harvest)研究主管郭毅表示,以前每套公寓至少有两个竞标者,现在每个买家至少能分到两套公寓。

这个问题在其他中心也同样存在。深圳、杭州和长沙也采取了类似的方案来限制公寓最高售价。根据本周早些时候的一份声明,在湖南省省会长沙,房价上限是如此的严格,以至于有一条规定强制开发商的利润不能超过8%。

由于担心遭到开发商的报复,王先生拒绝透露自己的名字。他是一位对廉价住房质量不满的买家。

他透露说,北京瀛海是一个仍在建设中的项目,位于大兴南部地区。这个公寓的窗户都很小,无法让充足的日光进入房间,停车位也有限,隔壁还有一个巨大的变电站。

王先生说:“我一开始也曾觉得自己很幸运,认为我可以用更少的成本改善我的住房条件,”“但有些东西,比如窗户,就总是让我能够感到,它是给穷人住的公共住房。”

为了推销未售出的廉价公寓,折扣开始出现。

在北京的东南部,距离市中心有一个多小时车程的一个小区内,有6个限价公寓项目在一起竞争。其中一个项目的销售主管表示说,开发商一个接一个地开始降价,导致了一场“疯狂的价格战”。他估计,在某些情况下,房价已经下跌了多达10% 。

对于许多开发商来说,这块土地一开始就不便宜。中原地产的张先生说,建筑商不得不压缩建筑成本以弥补损失。据他估计,大约有80%的公司将在该项目上面临亏损。

中国指数控股有限公司(China Index Holdings)研究主管黄宇表示,对于开发商而言,“形势相当严峻。”

彭博社联系的七家住宅建筑商均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北京的市政官员也为此变得焦虑不安。一位要求匿名的中层开发商高管表示,在青龙湖西部的一个项目中,北京当局已经对开发商提出要求,不要再进一步降价。

当然,这个希望让约900万中产阶级居民能负担得起住房的计划也取得了一些成功,毕竟有一些人也住了进去。

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陈先生带着他三岁的儿子在北京瀛海外散步,他兴奋地向小男孩指着一套它已经购买的,但尚未完工的公寓。陈先生会定期从外面检查他所买公寓的楼房建设进展情况。这个公寓同样有着那位王先生所抱怨的所有问题,窗户小,附近还有一个庞大的变电站等等。但陈先生表示对此并不介意。

他说:“我不介意这些小问题,”“如果那是一套没有价格限制的公寓,我永远也买不起。”

责任编辑:李玲

评论
2019-12-15 2: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