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方沃土孕育《平安夜》 两百年后光环依旧

作者:黄芩

201年前的1818年,奥地利小城奥本多夫(Oberndorf)诞生了《平安夜》歌曲的圣‧尼古劳斯教堂。图为2019年12月24日的场景。(黄芩/大纪元)
人气: 4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平安夜圣善夜万暗中光华射
照着圣母也照着圣婴
多少慈祥也多少天真
静享天赐安眠静享天赐安眠……

1818年,201前的圣诞夜,在德奥边界离萨尔茨堡大约20公里的奥地利小城奥本多夫(Oberndorf)的圣·尼古劳斯教堂里,一曲《平安夜》(Stille Nacht,heilige Nacht)被唱响,随后逐渐成为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数最多的一首歌曲——圣诞之夜,全世界都在演唱这首歌。

《平安夜》手迹。(黄芩/大纪元)

感受神的旨意 《平安夜》问世

关于《平安夜》歌曲的诞生流传着不同版本,一种普遍说法是,奥本多夫曾居住着许多艺术家,每年圣诞前夕,人们都要聚集在村里圣‧尼古劳斯教堂唱圣诞歌曲,感激耶稣的降临。

由于这里地势低,每年夏季,村庄都会被萨尔斯河洪水侵袭。1818年,圣尼古劳斯教堂也遭遇洪水,教堂的管风琴受损,还被老鼠咬坏。神父约瑟夫‧摩尔(Joseph Mohr)向大家保证,一定会在圣诞节前筹款修好风琴。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就到圣诞节,经费依然无着落。那时,萨尔茨堡地区正经历苦难,战火、饥荒、疾病充斥着奥地利北部地区。年轻的神父摩尔遥望星空,向神祈祷,请求神的帮助,写下了《平安夜》歌词,歌词充满了平安和希望。

或许是感受到了神的旨意,摩尔神父请他的朋友、当地小学校长弗兰茨‧格鲁伯(Franz Xaver Gruber,奥地利著名作曲家)为歌词谱曲。12月24日圣诞夜,他们在圣‧尼古劳斯教堂用吉他和直笛伴奏,与唱诗班表演了这曲《平安夜》,让当地居民度过了一个特别的圣诞夜。

《平安夜》作词者、神父约瑟夫‧摩尔(Joseph Mohr)。(黄芩/大纪元)
《平安夜》作曲者、弗兰茨‧格鲁伯(Franz Xaver Gruber,奥地利著名作曲家)。(黄芩/大纪元)

世界上同一天演唱最多的歌曲

圣诞过后,人们渐渐忘掉了这首乐谱,它在风琴上搁了一年,如果不是次年邻村的风琴修理师来到圣尼古劳斯教堂修琴,这首《平安夜》可能会永远被尘埃掩埋。

风琴修好后,格鲁伯弹奏《平安夜》试琴,令修琴师大为欣赏,就把这首歌曲带回家。十年后,他把曲子交给著名的斯特拉斯姐妹(Familie Strasser),她们在1831年德国莱比锡商展会上演唱,之后这首歌曲就传开了。

过了22年,乐器传到了普鲁士,国王威廉四世通令全国,将《平安夜》列为所有圣诞音乐会必唱之歌。

现在,这首歌曲传遍世界,据说已经翻译成三百多种语言,成为世界最普遍、最知名的乐曲之一。

神明的乡土孕育了《平安夜》

萨尔茨河流域的一方沃土。图为奥本多夫对岸的德国。(黄芩/大纪元)
从奥本多夫通往德国的大桥,1902-1903年建成(黄芩/大纪元)

现存的圣‧尼古劳斯教堂已不是原本的建筑,那座教堂已被洪水冲垮,村民没能将整座教堂重修,只是把当时演奏《平安夜》的礼拜堂修建了起来。尽管如此,每年圣诞夜,礼拜堂外的草坪上都站满了成千上万从全世界慕名而来的人群,为的就是能在这首歌的发源地亲耳聆听《平安夜》。

平安夜,圣善夜!
神子爱,光皎洁,
救赎宏恩的黎明来到……

这首平和、安详、宁静的歌曲,感动了无数人的心。事实上,这首《平安夜》能在奥本多夫问世并非偶然。在奥地利北部和与其接壤的德国南部巴伐利亚,民风朴素,敬重神明,信众众多。

时至今日,很多人延续了当地传统文化和信仰,对神的信仰依然很坚定。他们认为,这一地区之所以能够风调雨顺,生活恬静舒适,正因为他们能保持传统的文化、信仰和理念,上帝才会对这一方给予眷顾,很多地方都有神迹展现。

因为有了尊敬神明的人群,才能诞生如此平和、安详和宁静的《平安夜》,也正因为这里孕育了《平安夜》这首最著名的圣诞歌,这个地区才能成为一方沃土。

神的呵护 能否地久天长

萨尔茨河流域的一方沃土。图为奥本多夫对岸的德国,远方是奥尔卑斯山脉。(黄芩/大纪元)

去年圣诞夜,记者在奥本多夫看到了成千上万世界各地前来感受《平安夜》的人群,当地还放了礼炮在庆祝《平安夜》问世二百周年。今年可能时间尚早,还未入夜,或有其它原因,总之相对去年的盛况,显得比较萧条。

图为2018年12月24日《平安夜》诞生地庆祝二百周年的场景。(黄芩/大纪元)
图为2018年12月24日《平安夜》诞生地,人们排长队参观小礼拜堂。(黄芩/大纪元)

说起其它原因,可能跟这几年社会环境的变化有关。前面提到,德国南部和奥地利北部地区,敬重神明,信众众多。因此在圣诞节期间人们互相问候时说“圣诞愉快”是再自然不过的了。然而,近一两年来,社会上流行的问候语渐渐变成“节日快乐”,人们变得小心翼翼,好像不太敢说“圣诞愉快”了。

印象中,去年到奥本多夫时,还没有感到这种变化,谁知今年遇到的几乎每个当地人跟我们打招呼的时候,说的都是“节日愉快”。

当人们把神明忘在脑后,或因为怕损害自己的利益而变得小心翼翼,或者不在信仰神明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神明是否还会继续呵护将她遗忘的乡土呢?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

责任编辑:李穹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