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北新桥锁龙井里真有龙吗?

文/林凤鸣
北京紫禁城里的九龙壁局部(Jakub Hałun/Wikimedia
  人气: 6053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现年65岁。距北京北新桥锁龙井300米左右,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即老北京东城区的交道口大头条胡同33号。

小时常听我妈说:“过去北新桥不是现在这样,那时,是真的有一座桥,就在船板胡同,离北新桥的锁龙井有600米。

据说刘伯温奉命重建北京城,老龙王作乱,刘伯温就将老龙王锁在了古桥的一口海眼里,龙王问刘伯温自己何时能出来,刘伯温说:等这座桥变旧了就可以出来了。老龙王想,这座桥旧了,也不会有多长的时间,就钻进了古井。没想到刘伯温一转身就给这桥起了名字叫“北新桥”,这个地方世世代代叫北新桥。永远也旧不了了。

北京城池平面图。(公有领域)

那时候有个说法,日本人侵占北平时,就曾叫人到锁龙井旁拉动井里的铁链。结果数十个士兵拉了半天,铁链越捯越多,却还是没有到头。还听到里面有类似牛吼的声音,拉得越紧,井里的声音越急促,还带上了腥臭的黄水。日本人害怕了,认为铁链直通大海,那头肯定锁着巨龙,慌忙把铁链子投进井里就跑了。

1958年左右,北新桥扩宽马路,路口的东北角有一小庙,庙边有一口井,就是传说中锁龙的那口井。传说井下还有个泉眼,如果动了泉眼,整个北京城就要被大水淹了。

当时工人们就打开井盖,发现井深不见底,里边还有一条很粗的铁链,有好事又胆大的,非要看看铁链下到底有什么,于是开始向上捯铁链,铁链越捯越多,没有到头的意思,同时听见井中发出隆隆的沉闷响声和水声,工人们害怕了,将铁链又放了回去。最后只将井用大石条盖上,在上面修了路。井就在当年十字路口中心处。当时围观的人有数十人之多。

古井
古井示意图。(Shizhao/Wikimedia Commons)

我哥哥今年72岁, 11岁之前,我们都住在大头条胡同,他告诉我说,他小时候常去这个锁龙井玩,“最早那个地方是一家小饭馆,后来饭馆扩建,在扩建中发现原来的墙是一个夹壁墙,在墙的后面还有空间,黑黑的看不见里面是什么,后来发现墙里面有一个岳飞塑像,那岳飞像是彩塑的,金盔金甲,宝剑是白色的。手握宝剑的岳飞像镇坐在泉眼上,镇着这条龙。”

再之后,茶馆拆掉了,上面盖起了一间百货商场,古井也被埋在了底下,但没人敢动那铁链。

这些都是儿时的记忆与传说,我也没有当真。后来因为修炼法轮功,我被迫害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监狱里,我遇到一个人,她长我几岁,年轻时参加过文革的“破四旧、立四新”,她给我讲了她的亲身经历:“那时我们红卫兵都不相信鬼神,哪有什么龙哇!我们几十个红卫兵来到了北新桥锁龙井,分成几拨排着队拉那个井里的铁链子,拉呀、拉呀,那铁链子拉出了一大堆,也没见到头,后来井水越来越浑浊啦,腥臭腥臭的,井里也发出阵阵的吼声。吓得我们把铁链子一丢,赶紧跑了!唉,那时天不怕地不怕的,碰上了这事!”

神龙沛雨图
图为宋 陈容《神龙沛雨图》(公有领域)

在2004年时,北京建地铁5号线,报纸上报导说,为了避开一口古井,地铁改了线,表面上说保护文物,实际上也是忌惮吧。因为5号线途经锁龙井,最后施工方选择绕几公里避开了这口古井。听说修地铁的时候,无意中触动到了那个海眼,结果北新桥一带莫名其妙地下了三天大暴雨。

那个时候,我已经出了监狱,有时候我也会坐地铁5号线。每当车快到北新桥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那条龙在我面前玩耍,我也会和它打招呼。开始这条龙还比较大,后来随着我修炼,就渐渐感觉到这条龙的身上湿滑滑的,体形也在变小,最小的时候,它可以在我的手掌里翻腾。@*#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99年8月,我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认识了一个房山的大姐,玩牌赌钱进来的。她讲了一个自己家的故事:
  • 在房山看守所时,有个当地的中年妇女,大家叫她陈大姨儿,我记得好像是上访进来的。一天大家闲聊,有个女人抱怨她婆婆如何不好。
  • 在房山看守所时,进来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子。因为离婚的财产纠葛,她用刀把前夫弄伤了,其前夫告她故意伤害,她就被抓进来了,她觉得特别不公平。
  • 我父亲是山西大学油画专业的,后来在山西大同当美术教师,经常去云冈石窟、九龙壁等古迹临摹写生。作为一个无神论者,父亲有很多事解释不了。比如他曾去修复永乐宫壁画,黄昏收工后,又进大殿临摹,突然感到身后站着一个人,在他后面吹气,吓得他跑出了大殿;父亲还喜欢画佛像,有一次画好一个佛像,竟看到佛像发出了层层金光。
  • 我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里,从小就喜爱画画儿,父亲常带我去寺庙临摹佛菩萨的壁画。上世纪70年代很少有旅游的人,我经常一个人在寺院里跑着玩。有一次跑进一个大殿,看到把门的那些泥塑金刚都瞪着眼睛看我,就跟活了一样,吓得我拔腿就往外跑。
  • 我结婚后,没等到准生证就怀孕了,当时也不敢声张。因为本村有一年轻夫妻,在没有准生证的情况下怀孕后,被管“计划生育”的干部知道了,硬是按“政策”办事,把已怀孕几个月的小媳妇拖走做了引产。村里还有一家媳妇怀了二胎,不得不成天东躲西藏,后来在玉米地里被人发现了,也被强行拖走做了引产,当时那婴儿都快足月了。
  • 印第安人的捕梦网。(公有领域)
    美国律师葛瑞丝·拉克(Grace Lark,化名)是环境刑法领域的权威专家,而她也有一种怪异的能力,能凭直觉找到丢失的物品,将其物归原主;还能在梦里追寻到失踪的人,曾因一个梦救下10条人命。
  • 图右:俄罗斯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图左:士兵剪影。(Defence Images/Flickr,Shutterstock/大纪元合成)
    美国印第安大兵帕拉丁在二次大战中因一个天大的巧合幸存了下来,而最神秘难解的还是,已故俄罗斯画家康定斯基(1866—1944)的灵魂或许进入了他的身体,并待在那里。
  • 大西洋的百慕大三角洲,以不断发生船只飞机离奇失踪的神秘事件闻名于世,您知道吗?在中国江西省,也有个被列为“中国十大旅游禁区”的“百慕大”──老爷庙水域。仅从1960年代初到1980年代末的近30年间,就有200多艘船只沉没、1600多人失踪,成功生还却被吓疯的不下30人。
  • 无论你相信与否,医学上已被判定死亡的人竟能“死而复生”,这样的事情,在生活中真实地存在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