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读老农故事的日子

家住稻田边的宁静生活。 (北翠提供)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1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玫玲报导)住过水泥森林的都市人,非常需要一点疗愈的空间。

一心向往的乡野回忆,想把稻田印象深深烙记在心里。即便是离开了那水泥蒸笼的两楼透天厝,我还是无法放弃我的逐稻田而生活的美梦。

当我看见那片冒着绿芽盈满水的稻田出现在家门口的景象,当下就决心住进去,不管田里住着多少田鼠、钱鼠。于是,我们一家人就这样搬到三层楼的二手屋,屋前还是一大片绿绒绒的稻田。

午后雷阵雨 浇熄夏天的褥热

第一年进住的夏天,是我们一家人最舒爽的日子。几乎每个炎夏的午后,都会降雨,无论凶狠的太阳怎么想营造酷热高温,还是抵不住每次乌云密布的袭击,总在铺天盖地的迷阵中败逃,让出整个天空。墨黑如漆的云层覆盖着天空,再打起惊天动地的响雷,最后在一道道闪电霹雳中,降下滂沱大雨。

一场又一场的午后雷阵雨,浇熄了那一个夏天的褥热。我常常骑着车在满天乌云、雷声隆隆的回家路上,和雷神、雨神赛跑,这样跑着跑着度过了第一个夏天。水泥楼房也在大量雷雨冲刷后热力全消,让我觉得自己来到一个四季如春的幸福乡镇。

孤独老农夫 悉心照料宝贝稻米

在这里,我还遇到一个孤独的老农夫,家门前那整片稻田都是他的领地。常见他独自一人走在细软的田埂上,时而蹲下来拔除田埂上的杂草,时而走入稻禾群中拔去抽长的稗草。田埂小路被水流冲塌了,就会看到他耐心地重建着每个崩塌的缺口。

每个早晨或黄昏,都能看到戴着竹斗笠的老农来照看他的宝贝稻米,田埂小路总是整理得光洁平坦,找不到一丝杂草的踪迹,每一株稻米总是被照顾得腰直杆正,强健壮硕。田渠里潺潺的水流伴随着农夫的脚步,日复一日,直到金黄结穗的日子到来,农夫最忙碌的时刻也接踵而来。

收割前空窗期 麻雀大军袭击

最兵荒马乱的时期,不是稻米收割,而是稻米未采收前那段空窗期。平时沉默不语的农夫竟然吵闹起来,框框啷啷的吵杂声响,总在日落黄昏时响遍田野。只见农夫拿着石块不停地敲打着,田埂旁架设的大块铁皮浪板被打得乒乓作响,我一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大事?

更让我吃惊是,有一天农夫竟然放起冲天炮来,冲向天空的炮声,乍响在午后宁静的田野里。

后来,才理解农夫是在孤军奋战,独自面对成群结队的麻雀大军!密密麻麻的小黑点降落在稻田里,抢食着香甜饱满的稻穗,看到这一群群麻雀小贼,农夫心急如焚,敲击着铁板、燃放着鞭炮,他不再沉默,而且要奋力一搏。

遭逢噩耗 农地顿失照料

眼看着老农与麻雀的战役渐渐平息,稻穗越来越黄熟。收割的日子越来越近,就在一个下班回家的傍晚,我突然发现田里的稻米一瞬间不见了,而后老农夫也不再出现。

没有可爱稻米可以呵护的农夫,当然不会再来稻田里闲逛。但是,当我惊觉田埂路上长满杂草,稻米长得杂乱无章的那一年,才听到邻居们谈起老农遭大货车撞死的噩耗。从此,没有人照看的稻田就像没娘的孩子,耕耘机种下秧苗后,稻秧就自在随兴地成长、结穗,到了麻雀匪军来抢食的慌乱时节,再也不见孤独将军领兵作战的画面了。

翠绿油菜花 招蜂引蝶数春

倒是稻米收割后的农地被种上一野的翠绿油菜花。嫩芽嫩叶的油菜很快就开出满眼鲜黄的花朵,邻居太太们结伴下田采花去,采了满把花香四溢的油菜花回家,还一再叮咛我,“赶快去采啊,花开过了就老掉不能吃了。”

原来那些花都是可以吃的啊!采来的黄色小花,连枝带叶,折成小段,入热锅炒一盘绿中带黄的花叶小菜,哇!鲜甜脆口,这是花呢?农夫种的稻米我从来没吃过,稻田里长出的花,竟让我吃出一页传奇?

油菜花季一过,农田还是被种了几回稻米,油菜花也招蜂引蝶了几个春天。之后,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农田突然不再种稻米了,挖土机开进田里铲去田土,盖上水泥高楼。老农辛勤一生的稻米田,终于随着老农的逝世,消失在人间。◇

责任编辑:尚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