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争什么

作者:方静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426
【字号】    
   标签: tags: ,

社团活动中,A和B发生矛盾。A理直气壮、咄咄逼人的批评对方失职;B则满腹委屈、不甘示弱的回应,两造你一言我一语的交锋,最后落得不欢而散。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件事,显然是A误解了。我试着帮B说几句,没想到,不但无济于事,反而令A怒气更盛。此时,默不作声、静观其变,似乎是最佳选择。

A一向冲动、强势,如此行径不足为奇;倒是对B的反应有些纳闷,素来冷静、温和的人,怎么也按耐不住了?可见意气之争,让人失去理性,只停留在表象,而无法深入问题核心,导致陷于无谓的辩驳之中。

过后,那争执的画面一直在脑海里萦绕、久久不散。私下揣想:如果我是当事人,能够免于意气用事吗?其实,自己也没把握,只能借镜:有前车之鉴,别重蹈覆辙;无论遇到什么,要守住分寸,从容以对。

接着,又自问:到底要争什么呢?是面子吧,也就是“名”;是好处吧,也就是“利”,世间的纷纷扰扰、争争斗斗,大致与这两者脱不了干系。其实,我们都明白:名利如浮云,莫让它蒙蔽了灵魂、搅乱了心念,然而,知易行难啊。

虽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然而人生如果不能看淡“名利”二字,就会终生为其束缚、羁绊,无法悠闲、自在过日子,享受“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况味。

西方哲人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说:“人生最艰难之学,莫过于懂得自自然然过好这一生。”不被名利所缠、所累,随遇而安的悠游岁月,对多数人来说,是一个看似寻常却很艰深的课题。

“草色人情相与闲,是非名利有无间”,心情与自生自长的春草一样悠闲自适,是非、名利的纷扰变得若有若无,何等安然、自在!况且争输赢、分胜负又如何?找出对策、解决问题,才是正途。@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陈陶(约812年—约885年?)字嵩伯,晚唐著名诗人。其诗“无一点尘气。于晚唐诸人中,最得平淡”[1],《陇西行》为其传世名篇:“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伶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2]大中时,游学长安,后隐居南昌西山。有诗集十卷,已散佚,后人辑有《陈嵩伯诗集》一卷。《全唐诗》存录其诗二卷[3]。
  • 悟达国师的膝盖上突然长了一个人面疮,眉目口齿俱备,每天需以饮食喂它,疮像人一样开口吞啖。
  • 商辂,字弘载,浙江淳安人,明代著名史学家、思想家,历任英宗、代宗、宪宗三朝大臣,官至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他以浙江乡试第一(解元)、礼部会试第一(会元)、殿试第一(状元)“连中三元”,不仅才学出众,更以为官清廉、刚直敢言载入《明史》,在复杂动荡的时局中,他敢于为民请命,有“三元宰相”、“一代贤相”之称。
  • 近日,中共军事情治官员王立强在澳洲投诚,揭秘中共特工活动对香港、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全面、强力渗透,引发全球关注。在中共窃政前,素有蒋介石佩剑之称的军统戴笠,有着超常的灭共肃谍才能,令当时的共匪闻风丧胆。
  • 欢迎来到馨香雅句,我是雅兰,在生活中面对烦恼,很多人都在寻找心灵解脱之道,古人也在寻找,今天和大家分享这样一句诗词“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 咱们中华的传统文化,从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说起,到三皇五帝创建文明,再到后来,有道家、佛家修炼文化的弘扬,几千年来,可以说我们在天地神明的护佑下,演绎出了辉煌璀璨的文明。因而,传统文化也叫作神传文化。秉性善良的古人,敬天地、拜神佛,保持着高尚纯朴的道德修养;而历史上信佛寻道的修炼人,也同样是层出不穷,他们共同奠定了中华博大精深的修炼文化。
  • 颜真卿,祖籍琅邪临沂,字清臣,小名羡门子,别号应方, 709年生于京兆万年县(陕西省西安)的诗礼簪缨之族,先祖是深受孔子赞叹的弟子颜回,五世祖是以《颜氏家训》流传后世的颜之推,曾祖是著名儒学家、经学家颜师古,母亲殷氏亦出身名门。
  • 八字看子女,简单来说,最常见的就是看子星和子女宫(简称指子宫,下同),子宫是指时柱地支。其次是看子女星。
  • 《快雪时晴帖》是一封非常简短的行书体书信 ,由王羲之写给淮阴的张姓朋友。表现了什么美感和人生意境?历代受到什么赞美?
  • 他经营网络赌球及百家乐博彩生意,有着稳定的下线代理和赌徒会员,还有为他算账、收账、放高利贷平帐的团队,这为他带来每月好几十万的收入。更多时间,他都是在吃喝玩乐中结交人脉,为新的生意创造合作机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