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不平安 港急救员:“生于乱世有责任”

人气 1078

【大纪元2019年12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萧律生采访报导)“人们说平安夜不平安,的确这样。”香港大学的学生Michael 说,“和平日不放假没有区别,警方照样放催泪弹。”

12月24日平安夜,逾百市民在铜锣湾参与“和你 Shop”活动,却在湾仔警署外被警方全部抓捕。25日,警方称抓捕58男45女。12月25日下午,港人在铜锣湾时代广场、尖沙嘴海港城等多个商场抗议,警方不仅喷射胡椒喷雾、发射催泪弹,而且抓捕市民。

12月27日,沙田新城市广场,十多名中学生参与“和你温(功课)”活动,做急救员(First Aid)的Michael和阿恒都在现场。他们都跟大纪元记者说,今年的圣诞节都在做急救,与往年大不相同。面对警方的催泪弹等,Michael觉得习以为常了。

以往圣诞节会吃喝玩乐,或和家人逛街、吃饭、见亲戚等,而今年平安夜,他们整夜在外面做急救,25日凌晨才返回家中,休息4、5小时候,再次走出家门,继续做急救,继续面对警方的催泪弹、胡椒喷雾等。

催泪弹已不是最挑战的

对于警方的暴力,Michael对大纪元记者说,已经习惯了,过去的六个月面对很多次这样的暴力状况。“如果我们连催泪烟都无法面对的话,我们又怎么样救人呢?所以我们这个职位,习惯已经是很平常。”

在这种暴力的情况下,Michael提到急救员本身感到最为挑战的是橡胶子弹、布袋弹甚至是实弹。因为与催泪弹和胡椒喷雾相比,实弹等的威胁更大,尤其是警察开枪射实弹后没有得到任何惩罚。

Michael认为,急救员承受的风险可能比记者更高,因为没有保障,警方也会认为急救员是偏向帮助抗议者;但实际上,急救员只是站在人道立场做救援工作。

“我们的职责就是确保大家,无论是抗议者、路过的市民、甚至是警察,只要是在场的人士,我们想确保无人受伤。”Michael说,“做记者起码那张记者证的保障会高一些,而做急救员不同,我们是义务,不像记者那样有人帮。我们穿反光衣为了大家容易识别,相对的代价就是承受的风险高一些。”

急救员阿恒告诉大纪元记者,今年的平安夜不平安,是在催泪弹、橡胶子弹、胡椒喷雾、枪林弹雨和白色恐怖中度过;听着警察的粗口、辱骂,面对港府的无理、警方的无稽之谈,还有白色恐怖等等。

“不只是这个圣诞,这六个月都是这样,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是这样,做First Aid的岗位。”阿恒说,“六个月前都只是上学、读书,得空外出吃饭、看戏,没想过六个月后,周六周日会穿上反光衣出去救人、帮人。”

正确的事与最危险的情况

Michael觉得First Aid这个职位给了他使命感,让他可以多走一步去帮人。

他对大纪元记者说,如今身边也认识了一班队友,大家一起出去努力,大家有同一个信念,大家都想做同样的事情,就已经够了。

当Michael做出这样的选择时,与他政治立场、信念不同的父母就会有所担心。他说能理解父母,但是大家在做正确的事情,在艰难的时候,无法有其它选择,尤其是看到不少比自己还年轻的中学生出来抗议,他们付出的代价更加大。

“中学阶段对一个人来说很重要,中学那几年是为了升上大学,既然我们算达成自己的目标了,为何不给机会让他们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呢?”身为大学生的Michael说,“我们的包袱比他们小一些,他们年纪还小,家里人真的会担心,毕竟我们成了年,19岁~21岁,有什么所谓呢?”

他想起5年前,即2014年雨伞运动的时候,自己才15岁,也没有投身那场运动,因为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事情要做,自己当时可能也还没有这种社会意识。

“5年后就轮到我出来了,再5年后,又到另外一班人出来。”Michael说,“人们说我们是‘被时代选中的年轻人’,就是这样。”

在做正确事情的同时,Michael和同伴随时都面对最危险的情况。

他想起一次经历。

当时,很多枚催泪弹从他前后飞过或在他前后落地,而警方仍旧不断开枪,甚至发射橡胶子弹、海绵弹等。他正在保护抗议者向后退,可是警方发射的海绵弹却将他的脖子打中。

“枪林弹雨,我被打中。还好不是太严重,打中后反弹,没有见血。”Michael说,“大家出来都一定预备好要承受风险。”

“生于乱世中你有责任”

当开实弹的警察不被惩罚,当骑摩托车撞人的警察复职时,当警察随便进入商场戒备,当市民逛街毫无安全感时,繁华的香港变成了乱世中的乱世。

Michael对大纪元记者说,“大家都说生于乱世中你有责任。”

作为香港人,Michael想在这个地方继续生活下去,这里是自己的根,为了下一代还可以在这里生活,就必须尽一份力量保护这个地方。

如今,香港已变成战场。即使圣诞节,警察都不让市民逛街。从12月24日到12月26日,警方在香港一些商场戒备,并不断抓人。

“不是我们不想休息,而是政府、警队一路都让香港,让大家处于精神紧张的状态。”Michael说,“如此高调的巡逻,如此高调的进入商场,截查市民,令人不解。”

Michael说,即使是战争,记者和救护人员都会得到尊重,可是香港警队无视香港法律、国际法律,不仅拿枪对着记者进行搜查,还将救护人员抓起来,或举枪瞄准救护人员发射催泪弹等。

“就算打仗都不会出现的情况。”Michael说,“我是觉得很灰心。虽然灰心,但我们都不会放弃。‘不是见到希望才坚持,而是坚持了才有希望’。”

他与同伴要坚持不放弃,就是为了让全世界看到港府以及中共制度的失败。

希望港警好好想清楚

从小就很喜欢当警察的急救员阿恒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虽然他相信警队中还会有部分好警察,但是这六个多月警察的表现完全打破了他对警察的好印象。

因为他看到:在“和你温习”的和平活动现场,没有口号、没有穿黑色衣服的抗争者,只是一些中学生在温习功课,可是,大批便衣警察、大批防暴警察在一旁戒备。

“其实真的很无稽。打劫发生时,又不见你(警察)出现?”阿恒说,“每年逢岁末多打劫和入室盗窃案,但见不到他们去处理这些事,很多时候在这种情况(和平活动)时乱喷胡椒。”

阿恒认为警察已经没有了理性,而是被仇恨和愤怒掩盖,被港府、中共利用。这些警察只是中共、港府手中的一个棋子,“当政府垮台的时候,他们是会被拿出来、被人祭旗的一班人,真希望他们想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还是希望警察能坐下来、静下心来观察这次运动、好好想清楚。

为何市民对警队如此失信心?为何市民这么仇恨警察?为什么这场运动演变成现时这样?为什么5年前汽油弹没出现,如今出现了?为什么部分抗议者觉得要跟警察抗衡?

阿恒向大纪元记者举例撑警艺人陈百祥的例子:为何这么多香港人憎恨他?因为他挑衅的言论。

今年10月份有网民在社交网站上流传一段陈百祥给警察送奶茶的视频,陈百祥不仅给警察鼓励,更语出惊人:“如果我做警务处长就好了,两个月前就开了真枪。”#◇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港议员吁公开催泪弹成分“这不是政见问题”
警射近万枚催泪弹 港民感不适 死鸟随处见
万枚催泪弹害惨香港 明星被曝为儿转学至台湾
香港妈妈吁停止社区射催泪弹
最热视频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新闻看点】川普连环反击 习近平称备战打仗
【远见快评】最高院裁决释信号 乔州再演反转戏
【西岸观察】宪法第12修正案为川普胜选路?
【财商天下】深圳万人疯抢刚需房 房价秒杀东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