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脸识别侵入百姓生活 中国被数字监狱化

人气 3697

【大纪元2019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人脸识别厕纸机,刷脸支付的贩卖机,刷脸乘坐电梯,……人脸识别正迅速侵入大陆百姓的生活,引发民众的反感。同时,关于人脸信息泄露等安全性问题不断曝出,专家认为,这是中共长期漠视人权和个人隐私的必然恶果。

人脸识别被滥用 被质疑不合法也不安全

据大河报豫视频报导,12月6日,郑州老旧小区第一部加装电梯交付使用,需刷脸乘坐。据居民透漏,安装该电梯,住户自己交钱,政府有补贴。这是郑州市老旧小区改造以来的首部电梯,还有更多小区准备安装中。

网友日前爆料,在广州某公园厕所,安装了人脸识别厕纸机。人们如厕前需要摘掉眼镜、帽子看屏幕3秒刷脸(Look here 3 seconds, automatic paper out )。

广州某公园厕所安装的人脸识别厕纸机。(网路图片)

从课堂到医院,从住宅小区到商场超市、地铁、机场,人脸识别正在密集的被当局用于监控,引起人们的反感。刷脸支付被大力推广,连图书馆、寝室也安装了刷脸门禁。

有家长表示,“孩子学校要装人脸识别,我觉得没有必要,已经有接送卡了。过度收集个人信息有什么部门可以反映吗? ​”

中小学校安装人脸识别系统,征集家长照片。(网路图片)

微博用户“数据研究局”表示,“当科技被滥用,会对人产生无法想像的伤害。好多欧美国家都已经开始反对在机场对本国居民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我们却连上个厕所都要用。”

清华教授法学院劳东燕撰写《人脸识别技术运用中的法律隐忧》一文表示,“对安保的无节制投入,究竟是要防谁,要保护谁……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防着我?”

劳东燕对于北京地铁推行人脸识别技术的做法,表示坚决的反对,认为“人脸识别涉及对个人重要的生物学数据的收集,相关组织或机构在收集之前,必须证明这种做法的合法性。”

超市(左)和自动售货机(右)需刷脸使用。(网路图片)

互联网网络自由观察人士古河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人脸识别技术的广泛应用在中国大陆并不是做为一种为人民造福的科技来运作的,它是为了中共的极权统治而服务的。认为人脸走到哪里改变不了,通过人脸识别,它认为再怎么隐藏,大概率的能够知道你是谁,这样对它的极权统治很有帮助。

古河指出,关于技术安全问题,手机刷脸和指纹解锁,以及数字密码都不是绝对安全的,全是相对的。现在的测试结果表明,除了苹果手机以外,都可以用一个假面具来刷脸;指纹解锁如果有人能够获得你的十个指纹,那么就可以做成3D打印出来解锁;数字密码因为经常用就很容易被窃取。

“安全性上说,对老百姓来说,没有任何安全。人脸识别是根据科学的规律,人的双眼、牙齿、鼻尖、颧骨、耳朵、下巴尖等等关键点,通过这些关键点的事先储存,它就能比较准确的识别。所以戴上假面具,或者是在面部涂上一些涂料,也许就能让它识别失败。”他说。

人脸信息频遭泄露 专家:中共漠视人权和个人隐私

随着人脸识别广泛用于监控系统,近期,关于人脸识别的信息安全问题也不断被曝光出来,“五千多张人脸照片网上10元被售”,“8元购买60名志愿者的每人500张照片,共计3万张”,人脸识别的风险和隐忧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北京青年报》此前报导,在网络商城中有商家公开售卖“人脸数据”,数量达17万条,涵盖2000人肖像,每人约有50到100张照片。而当事人表示对自己的照片和脸部数据被人网上贩卖毫不知情。

此外,人脸识别技术被指并不成熟,却用来做关键信息系统。如有多名学生表示,出入图书馆的门禁刷脸系统,被提示“非活体攻击,已报警”。还有学生表示,“图书馆的刷脸机器不仅要我把刘海撩起来,还要我摘眼镜。”

有网友表示,“每次只要至少两天没剃胡子,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就失败。”“人脸识别技术随便卖,感觉真不安全。”“越是病入膏肓越怕死处处防范。”

反极权联盟创始人关尧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目前美国的人脸识别在实际应用上没有中国成熟。因为中国从事面部识别的科技公司,可以进行超过几亿人次的人脸识别实验,而美国企业是不可能在这么多客户身上进行测试的。

他介绍说,加州执法部门在面部识别的实际应用中出现了诸多问题,所以今年9月12日加州议会通过一项议案,禁止加州地方执法机构在人体摄像头上使用人脸识别技术。议案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成为法律。加州议会也考虑到技术在不断成熟中,故该法案会在2023年自动失效。

他说,“面部识别的核心技术和芯片主要来自于美国,美国的英伟达公司(NVIDIA)是整个行业的领头羊。就中国而言,芯片技术方面依存美国。但相较于美国,中国的优势在于实验人群规模上远远大于美国。中共政府对人脸识别及大数据处理方面的科研项目投入相当巨大,大家熟知的海康威视(Hikvision)一直被质疑有政府背景。”

关于面部数据被泄露售卖的问题,关尧认为,这是中共长期对人权和个人隐私漠视所造成的必然恶果,这个社会中并没有一个完整体系可以对个人隐私加以保护。

关尧说,比如“人肉搜索”事例,这些人的资料都是出自于中国公安人口登记及身份认证的互联网系统,可以登入这个系统的,包括执法部门,还有银行、金融机构,或者需要查验个人人份信息的单位。人脸识别也一样,这个国家从立法到司法实践就没有对人权和个人隐私尊重过,在监管混乱的情况下,这样的信息交易也是在所难免的。

他还说,“中共在全国范围内装配大量人脸识别设备,整个国家的国民不仅在中共的监视范围下,而且被监视人的全部信息资料也一同显示出来,这完全就是把国家数字监狱化。”◇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北京地铁将用“人脸识别” 民忧被监控
中共推情绪识别系统 专家:比人脸识别更可怕
中国人脸识别首案:动物园刷脸被教授起诉
四川“610”用人脸识别监控法轮功学员
最热视频
【现场音频】小区现无症感染者 楼长紧急通知
【纪元播报】美媒太信中共疫情数据 卢比奥:怪诞
【直播回放】4·6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35万人
【纪元播报】改叫中共病毒 英文大纪元文章获赞
【新闻看点】全球130万人染疫 中共遭追责索赔
【纪元播报】纽约州长库默之弟 CNN主播染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