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杜罗政局不稳 中共与委内瑞拉反对派接触

人气 10885

【大纪元2019年0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北京在委内瑞拉问题上已骑虎难下,目前已与委内瑞拉反对派政府接触。在马杜罗的领导下,中共在委内瑞拉投资已面临无法回收的风险;而另一方面,获美国支持的瓜伊多政府也可能拒绝承担马杜罗对华欠下的巨额债务。

专家指,中共出于意识形态,表面上撑马杜罗政权,背地里已盘算成本与收益。支持马杜罗的代价是经济上继续亏本;而比亏本更害怕的是可能卷入代理人之争,在国内外麻烦缠身的情况下、中共不愿也不敢硬挺马杜罗。

中共目前暗示了与委内瑞拉反对派政府接触。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周五(2月1日)在被问及中共政府是否正与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Juan Guaido)接触时说,北京“通过不同方式与各方保持密切沟通”。他还补充说:“无论局势怎么变化,中委之间的合作都不应该受到任何损害。”

《华尔街日报》周五引述中委关系研究专家的话,“在幕后,北京深切关注其在委内瑞拉的冒险投资为什么会事与愿违以及如何挽救,其中一些专家表示,中国(中共)可能正在跟瓜伊多阵营建立联系渠道。”

“中国(中共)从中汲取了重要教训”,中共政府的一位拉丁美洲顾问告诉《华日》, “必须在商业基础上做事、看待市场情况,而不是看表面(意识形态)以及政府对政府的协议。”

中共与委内瑞拉反对派接触

在美、加、英、法几个国家1月承认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Juan Guaido)为该国临时总统后,中共与俄罗斯作为委内瑞拉的大金主、宣布支持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

但实际上,中共出于自身利益,已经与委内瑞拉的反对派政府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接触。

英国《金融时报》日前报导说,中国进出口银行已与委内瑞拉的反对派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接触,以期维持其作为债权方的权利。

中共是委内瑞拉最大的外国债权方,从2007年双方达成第一个“石油换贷款”协议以来,中方已向委内瑞拉投入超过500亿美元的贷款。独立研究人员保守估计这一数字已超过620亿美元。

大部分对委内瑞拉的贷款都是通过中共官方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发放,此外,中国进出口银行也在委内瑞拉持有相对较小的投资组合。

中共商务部周二(1月26日)发布的《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委内瑞拉(2018年版)》中更特别提醒前往委内瑞拉的中国投资人:“在委内瑞拉从事经贸合作,不仅要与政府主管部门建立密切联系,处理好与各级地方政府的关系,而且要学会与议会建立联系,取得议会的支持。”

目前,马杜罗把持委内瑞拉的行政以及司法部门,而瓜伊多所在的反对派控制议会。

担心反对派拒绝偿还巨额债务

那为何中共表面支持马杜罗?除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中共可能也担忧委内瑞拉反对派政府上台后,会拒绝偿还对华的巨额欠款或者要求就债务进行重新谈判。

中共商务部周二的报告中明确说:“有一种市场担忧认为,如果反对党未来执政,委内瑞拉新政府可能会以‘维护国家利益’为由与中方重新谈判合同条款,甚至干脆拒绝偿还剩下的欠款。”

瓜伊多领导的反对派、其控制的国民议会(National Assembly)此前曾警告外国公司和政府,该国的重大投资需要得到国民议会的批准,那些单单跟马杜罗洽谈的交易没有法律效力。

芬兰银行(Bank of Finland)转型经济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es in Transition)所长利卡·科尔霍宁(Iikka Korhonen)表示,虽然委内瑞拉新政府宣布全面的对华债务违约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新政府很可能会审查前任政府与中共达成的各种交易,并要求进行债务重组。

届时,中共在委内瑞拉的投资可能面临马来西亚政府更迭后、要求重新评估和审视过去的对华协议一样的处境。

在欧美等国际压力下,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右)的立场自1月27日起出现软化,或与委内瑞拉军方内部出现分歧有关。临时总统瓜伊多(左)表示,在数百万名委内瑞拉人心中开始的希望不是因为他个人,而是因为坚信大家可以拥有一个更好的国家。(YURI CORTEZ,FEDERICO PARRA/AFP/Getty Images)

为马杜罗站台的成本也很高

中共虽表态支持马杜罗政权,但背地里已开始盘算支持马杜罗的成本与收益,因为为马杜罗站台的代价也很高。

从经济上看,马杜罗政权过去已不能按照之前跟中共签署的合同、用石油如期归还贷款;如今在美国的制裁压力下,马杜罗政权更无望偿还对华的巨额债务。

在美国财政部本周对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PDVSA)实施制裁后,意味着委内瑞拉的石油控制权可能从马杜罗手中转交给瓜伊多,此举可能会进一步限制委内瑞拉政府对北京的偿债能力。

石油是马杜罗政府的自动提款机,很容易受到美国出口制裁的影响。根据委国的普查数据,到2018年10月,委内瑞拉一年内共出售126亿美元的出口商品,主要是石油。而美国是委内瑞拉最大的贸易伙伴。

纽约野村证券董事总经理塞欧翰‧莫登(Siobhan Morden)表示,若美国关闭对委内瑞拉的双边贸易,将可能对马杜罗造成“死亡打击”,加重该国已经脆弱的现金流危机,最终导致马杜罗政府破产。

 他认为,经济危机恶化和限制现金流或导致委国的政治转型。

而中共同样担忧误判形势,若继续为马杜罗站台,在新政府接管后,它成为委内瑞拉最不受欢迎的投资方。委内瑞拉报纸El Nacional的政治专栏作者罗德里格斯(Daniel Lansberg-Rodríguez)曾撰文说:“中共在委内瑞拉不只是贷款有风险,更可能再次重演利比亚的历史。”

21世纪10年代初期,因为中共跟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Muammar el-Qaddafi)打交道,在革命爆发后,中共成了利比亚不受欢迎的投资方。

马杜罗2015年以来已放慢还款速度

自2015年左右,中委两国重新谈判石油还贷协议以来,马杜罗政府已更加放慢对中国的还款速度,而已经非常恶劣的委内瑞拉投资环境更在加重这一预期。

中共2007年与委内瑞拉达成第一个石油换贷款协议时,大陆媒体对此进行大肆宣传,认为这是一笔完美的买卖——委内瑞拉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备,而中国有望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

同时,委内瑞拉本身作为美国后院,也对中共具有十足的战略吸引力,加上委国对中共的武器制造商、大坝建设者和铁路工程师而言,亦能提供潜在的利润丰厚的市场。此外,中共也是拉美国家的第二大武器供应国,仅次于俄罗斯。

但过度依赖石油、大搞社会主义的委国在尼古拉斯·马杜罗及其前任的治理下,却在短短时间内把一个富得流油的国家变得民不聊生、没钱还债。

自从马杜罗2013年接任总统后,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全球油价下滑以及长期投资不足,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急剧下降,同时委国的石油收入因腐败、维稳及社会福利支出而被马杜罗挥霍殆尽。

对应的是,委内瑞拉开始逐年递减对中国的石油偿还额。

根据中共商务部的估计,委内瑞拉迄今已拖欠北京约200亿美元的债务。此外,中共在委内瑞拉的高铁等项目已停滞不前,许多中国公司都撤回了驻委员工。

“需要注意的是,按照市场经济的评判标准,委内瑞拉目前被普遍视为营商风险最高的国家之一。”中共商务部的最新报告中引述了驻委内瑞拉大使馆经商参赞季先峥的话。

马杜罗成烫手山芋 “中共抛弃只是时间问题”

12年来,中方对委内瑞拉投入超过500亿美元的贷款,但委内瑞拉国内的政治危机却一直威胁着中方收回投资,现在更让北京陷入“代理人”僵局,因为中共支持的委内瑞拉领导人马杜罗、正是美国有意推翻的那位社会主义独裁者。

美国资深国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透露,总统川普(特朗普)对马杜罗政权的态度非常强硬,甚至问询过使用武力、推动政权更迭的问题。

川普本人在被问到美国是否考虑对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时说,美国没有考虑任何事宜,但如果这个南美国家不能和平地过渡到民主,所有的选项都在桌子上。

另一方面,委内瑞拉日益加深的危机,加剧国外对中共海外大撒币的批评,因为其它国家也面临偿还中国贷款的债务问题。这种批评也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中国国内的讨论。

即便中共仍想维系马杜罗的政权,它也只有有限的工具来支持。《华日》引述专家话说,“进一步的经济或安全援助不太可能缓解委内瑞拉的政治危机,而直接的军事干预对中共而言更不是一个现实的选择。”

更何况,中共正遭受从贸易到网络攻击、再到南中国海的各种棘手问题,中共担心在委内瑞拉陷入跟美国的代理冲突。

同时,中共支持马杜罗的举动也可能疏远支持瓜伊多的其它拉美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委内瑞拉国内局势恶化,他们只能选择(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荷兰莱顿亚洲中心的中委国际关系研究员马修·费尓肯(Matthew Ferchen)说。

费尓肯预计,如果瓜伊多掌权,中共将很快与瓜伊多合作,而瓜伊多也会在考虑北京对原油的需求上,推动委内瑞拉对华债务的重新谈判。

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博士表示,“中美贸易摩擦已对中国经济造成明显的负面冲击,让中共竭力争取尽快解决对美的贸易争端问题。虽然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权跟中共的意识形态相近,但在美国和世界清理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势力的大背景下,中共已自保不暇,不敢也不想为马杜罗与华盛顿起冲突。”

“马杜罗已成烫手山芋,何时被中共抛弃只是时间问题。”他补充说。#

责任编辑:华子明

相关新闻
分析:委内瑞拉双总统 下一步将如何演变
委内瑞拉政局动荡 大金主中俄为何忐忑不安
委内瑞拉军方高官投诚后 马杜罗立场放软
美国限制外国实体和委内瑞拉做石油交易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嚣张的轰-6 实战中将沦为笑柄
一周军情速递:台产教练机试飞 美伊冲突不断
【横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论审查 波兰也受够了
【财商天下】外星经济产物?比特币身世之谜
【珍言真语】刘慧卿:47人无罪 中共毁港令人痛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