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油田前职工石强冤死的凄惨故事

人气 4012

【大纪元2019年05月28日讯】从石强生前的照片可看出,他是一位英俊、沉静、温和且性格坚强的人、一个具有魅力的年轻人。然而,他却于2019年5月17日含冤离世,年仅46岁。

再看看他离世前的照片,人们无法想像,一个坚持修炼“真、善、忍”的年轻人被中共迫害得完全脱了人形;人们无法把他和“关押”、“手铐脚镣”、“监视”、“骚扰”联系在一起。然而,他的确一次次遭受了巨大的伤害,最终失去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

石强生前照片。(明慧网)
石强被迫害前的照片。(明慧网)
石强遭受迫害后的照片。(明慧网)

石强是山东东营市胜利油田集输总厂输油分厂的职工,2000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在中共迫害最严酷的年代,石强坚定地信仰法轮大法。

石强孝敬父母,工作踏实勤恳,单位同事对他的评价很高,说他喜欢帮助别人,脏活、累活抢着干。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在同龄人不断追求享乐和浮华时,他追求的是“真、善、忍”的理念。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他本应该生活得舒适、自在,然而在中共的长期迫害下,他的人生充满了艰辛、痛苦和悲哀。

迫害者叫嚣: 人死了 我负责

自1999年7月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石强当时所在的集输公司对本单位修炼法轮功的职工迫害得非常严重,逼迫他们写所谓放弃信仰的“三书”(“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对拒绝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拘押、罚款、监控、骚扰等强制性手段进行迫害。

单位有时半夜还打电话恐吓法轮功学员,连他们回家探亲都要被跟踪,在节假日、所谓“敏感日”更是被重点监视,使他们长期处于恐怖之中,在精神上遭受摧残、生活上受到干扰。

迫害石强的集输公司的主要责任人有李富林(已退休)、刘海河,以及输油大队吕左证(音,已退休)、陈振栋。

2012年7月24日下午,石强被单位领导找去谈话,被要求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石强坚定拒绝。当晚10点钟左右,他被单位绑架至集输洗脑班

家人去洗脑班要人,那里的人态度蛮横,拒不交人。后因石强身体不适,家人打急救电话,石强被送到胜利油田中心医院急诊。医生说他的身体状况很危险,单位却派了四五个人在他一旁监视他。

石强的家人问那些人:“这样下去,出了问题怎么办?”有一个叫程振栋的叫嚣说,“人死了,我负责。”

遭绑架 非法关押

2015年7月21日上午11点,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的警察非法闯入石强的父母家。警察先从外面断电,石强的父亲出来查看时,二三十个警察借机冲入家中,绑架了石强。

随后警察抄家,翻箱倒柜,不放过任何角落,凡是带字的纸都一一查看,从上午11点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抄走了数部手机、电脑、打印机等各类物品。

与此同时,东营市法轮功学员陈茵、潘玉英、刘学敏(胜利油田大明集团职工)遭山东省公安厅的警察、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的警察、胜利油田“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绑架。

石强被非法关押到滨海公安局看守所后,被强迫干活,从早上6点持续干到晚上9点,做捏花的奴工,劳动定额量很大;看守所里的伙食极差,早晚都是玉米糊糊、咸菜,中午是青菜汤加一两个小馒头。由于没有油水,石强严重便秘,半个多月无法排便。晚上睡觉,因为室内在押人员严重超员,睡觉的铺板容不下,人人只能侧身立板睡,无法翻身。

石强后来拒绝干活,被看守所的警察强戴手铐脚镣(连体式的,手抬不起来),被持续迫害了二十多个日日夜夜,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戴着手铐脚镣。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他每天晚上还要轮值两个小时。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明慧网)

号内的“号头”肆意霸占石强的家人打给他的生活费,他父亲打给他的两千元,除了进去时统一买的棉衣被和几顿改善的伙食外,其余全部被夺走。

石强被非法关押一年七个月后,又被非法判刑两年。2017年2月16日,他被关进山东省监狱。家人于同年3月12日方才接到监狱通知。期间长达一年八个月,家人没能见到他。

在监狱里,石强被隔离、控制,每天从早上5点就被关到单间隔离,一直到晚上12点同室人都睡下后,才能回去睡觉。警察和犯人对他威胁、恐吓、威逼、强迫他写放弃修炼的“五书”“认罪书”、“保证书”、“悔过书”、“坦白检举书”、“揭批书”,持续一个多月。石强坚定信仰,拒不配合。

又陷黑监狱

2017年7月,石强受尽煎熬,终于离开了监狱;不料,又遭到单位的迫害。

他回家后即被集输公司非法开除,失去了生活来源。

2018年“两会”前,集输公司的一帮人(护卫队等)叫开了石强的出租房,七八个人架着他的胳膊,将他绑架到集输洗脑班(黑监狱),逼他“转化”。石强在已被单位开除的情况下又无端遭受单位的非法拘禁达31天。

集输公司里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关入过洗脑班,不“转化”、不写“三书”的学员,就不被释放。在他们被非法关押期间,单位还停发他们的工资,且要他们的家属每天给他们送饭。

该洗脑班的头目徐庭德(已退休)、王志强受集输公司和油田“610”的双重操控,拚命为其效劳,采取种种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每天逼着他们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逼迫他们放弃信仰,还威胁他们说,不“转化”的就被开除公职、送劳教、交巨额罚款。

含冤离世

多年的迫害,持续给石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伤害。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石强急剧消瘦,后来腹部肿胀,最终于2019年5月17日含冤离世。

直至石强去世前不久,集输公司对他的迫害和监视从未放松过。在“两会”、中非合作论坛、青岛会议等期间,单位不断派人轮流监守在他家门外,严密监视、跟踪。#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胜利油田迫害诉江原告 追查国际追查责任人
冤狱八年 法轮功学员色桂荣含冤离世
遭冤判停发退休金 法轮功学员蔡莉莉含冤离世
胜利油田高级工程师遭劫持 下落不明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中国CDC泄密 美台交往松绑
【拍案惊奇】警告对台动武是大错 美军近看共舰
【微视频】比特币大涨有因 中共严控国人购外币
【远见快评】美台新规解析 辽宁号泄底网络哗然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财商天下】限制外资银行 中共怕什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