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政庇故事难以置信 两华人上诉败诉

声称为多生孩子躲藏十年 移民法官:做生意买房出国游 如此躲藏条件难以置信

人气: 59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5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两名以计划生育迫害为由申请政治庇护的华人,因其故事在日期上和事件上多处矛盾,且证词“难以置信”而被拒批,上诉后上周三和周五分别被纽约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裁决败诉

在第一起计划生育政治庇护的案例中,林女士被迫堕胎的庇护中存在着不少问题。

首先,林女士说她为了多生孩子四处躲藏,但关于她离开家外出躲藏的次数,她的说词前后矛盾。她先说躲了两次,她在2000年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害怕被强迫绝育,出去躲了一次,然后在2013年堕胎(abortion)后她又出去躲了一次。但在交叉盘问时她改口说出去躲了一次,是在2013年她被强迫堕胎之后。

虽然她后来又改回申请时的说法,解释说她“犯了一个错误”,声称她已经躲藏了十多年。但不获采信,移民法官指出,躲避计划生育而四处躲藏是她“庇护申请的核心内容”,核心内容也犯错,不太可信。

夫妻两人的证词也相互矛盾。林女士作证说,在外躲藏期间,她与丈夫购买了一套公寓,户名用了她丈夫的父亲姓名,但林女士的丈夫证词却说,他用自己的名字买的公寓。

此外,林女士面试时关于堕胎后的事件顺序,也与她自己庇护申请上所写的不同。她的庇护申请显示,遭到强迫堕胎后,她在医院里短暂休息后回家,直到她丈夫五天后出差回来,然后躲进她姐姐的家。而在面试中她却说,从医院出来后直接就去了姐姐家。

更重要的是,移民官发现林女士的证词“难以置信”。她说2000年怀上第二个孩子后,她开始在外躲藏了10多年,可是,移民官发现她和丈夫一直生活在同一个省份,经营一个建筑生意,购买公寓,更新他们的护照,到国外旅游,还给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注册上学。据此,移民法官合理推断林女士即便在躲藏时,也能够过着开放的生活,“难以置信”。

与此同时,法官指出,林女士在面谈时没有提供旁证,例如她何时躲进她姐姐家,没有她姐姐的信件证明,在她自己的陈词矛盾、与旁证人(丈夫)的证词矛盾情况下,没有政府证据能佐证她的故事真实性。

在第二起计划生育政治庇护的案例中,移民法官认为申请人何先生所说的“因抵制计划生育政策,被计划生育官员拘捕和殴打”的故事不可信,指出何先生无法清楚说明他的被捕与他妻子被所谓的强迫堕胎之间的发生顺序,关系到那段时间(其中所发生事件)的问题时,何先生不是反应迟钝就是用模糊的语言进行回答。这一发现有面谈记录为证。

何先生的证词在下述问题上还有多处矛盾,例如:是否他和妻子一起前往福州,在那里碰到了计生官?他们一起去见他生病的父亲吗?计生官见到他站在兄弟家门外,当即把他逮捕?或是他努力进入兄弟家中,计生官把他从家里拖出来后才逮捕?他的妻子向计生官自首,以便他从拘留所放出来?或是他从兄弟家里出来?

第二巡回法庭指出,当法庭给机会让何先生解释上述不一致的陈述时,他只是简单改变了他的故事,而不是提供令人信服的解释。

何先生因无法建立他的可信度,导致他的政治庇护申请在2016年7月13日被拒,上诉后,案子在2017年2月21日被移民上诉委员会(BIA)拒绝;他继续上诉至纽约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上诉法庭5月3日判他败诉。◇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