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叶城外:习近平宜近美国 远小人 解散共产党

人气 3398

【大纪元2019年06月01日讯】30多年前,同样是戈尔巴乔夫和里根总统数次会晤建立起的友善的私人关系,成为化解美苏两国对立并最终结束冷战的重要因素。习近平原本通过去年首次访美赴川习会与美国总统回访紫禁城,与总统川普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川普政府近来对中方采取的行动也非针对习个人,而是针对自中国入世以来由于共产党治下恶劣的人权状况和漠视知识产权等原因造成的巨额美中贸易逆差和大量美国工人失业等问题。习近平目前不应回到敌对的前态,甚至强化共产党的统治,恰恰应该近美国,远小人,解散共产党。

目前一些分析认为,中方面对贸易战的压力,当下只是在托宕,直至美国出现倾左的新总统上台,或是美方先耐不住做出让步。后者从川普的执政风格和美国民众的支持程度看是无可能的。实质上习如果不解散共产党,能做的也就只能是拖延苦等,因为,不只是在窃夺外国知识产权上,共产党的整个体系从理念到运作的机制,自始至今就是偷抢拐骗杀,由此延伸出的对外做法自然与正常的国际社会无法相融。

面对中美贸易冲突的压力、多家高科技公司涉遭惩处、经济低靡、权力受挤压等问题,习近平势力现在处于内外交困的局面。解决之道自然存在,回顾一下当年苏联在困境中解体的历史时刻,从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的经历,也许可以有所借鉴。

20世纪80年代中,连续数十年将巨额经费投入军备竞赛的苏联,经济已无路可走,政治和社会等其他领域也危机重重,民众怨愤声高。此时,被普遍认为人际关系好、相对年轻的戈尔巴乔夫被扶上台。戈成为苏联最高领导人,苏共总书记;后又成为苏联第一位总统。执政六年,戈虽在各方面进行大规模改革,但因为共产党的理念和体制本身是反自然、非人性的,而经济恰恰是以人为本,依循自然市场规律,在共产体制下所谓的发展或改革最终注定无路可走,所有的共产国家无一不是如此。戈尔巴乔夫也无法挽救苏联经济,形势继续恶化,近乎溃崩。

此时的亮点是,戈尔巴乔夫身为苏联总统,毕竟已拥有相当大的权力,完成“抓权”的过程,有心以此为国家带来一些积极的改变。同时,苏联大多数百姓都已厌恶旧的体制。

1991年8月,戈尔巴乔夫除了打算以《新联盟条约》给予苏联各加盟国家独立主权,即自由外,其在政治上的改革削权,也如习近平“打虎”一样,触动了很多既得权力和利益。戈遇到的反扑力量从表面上看,比今天习近平遭遇的更强大,如当时的克格勃头目、苏联副总统、总理、国防部长、最高苏维埃主席等首脑人物均在其中。当月19日反扑力量派出克格勃特务将在外地度假的戈尔巴乔夫软禁,对外称总统身体欠安,由副总统代理,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国防部长还调部队和坦克进入莫斯科。当时外界普遍揣测,反扑力量发动的政变已成功。

与戈尔巴乔夫同岁、由戈一手提拔且与其一同推动新条约的叶利钦时任俄罗斯总统,其父亲早年曾被打成煽动反党分子,甚至被关进集中营劳改。叶利钦已在政变前一年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政变发生后,当时叶利钦的住宅也被全副武装的克格勃围住,叶利钦克制内心的极大恐惧,勇敢地走出家门。不可思议的是,克格勃力量竟然没有拦截叶利钦。当天正午,叶利钦走到联邦议会大楼前,特意站在政变者所派军队的一辆坦克上,向民众发表演讲《俄罗斯领导人告公民书》,指称“苏联共产党是犯罪集团”,发动了非法政变,将给国民带来灾难,他鼓励俄罗斯民众罢工上街,反对发动政变者。大批民众开始自发聚集到克里姆林宫周围,保护叶利钦。他们站在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一边,实际上是站在自由民主的价值和愿景一边。反扑势力原本外强中干,又都担心一旦失败后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利益,不少人不战而退;民众中犹豫不定者见此,选择了支持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反扑势力的政变以失败告终。

苏共历史上有多次对异己的清洗和杀戮,政变中的克格勃却丝毫未能阻挡叶利钦成行,至今为人称“谜”;调入莫斯科的军队也可以随时在政变组织者的指示下擒拘叶利钦和其追随者,但竟然没有人敢下令。其实是因为苏共当时已如现在的中共一样,大势已去,虚弱得无力阻止历史巨变,克格勃和军队的背后也没有了“朱”心骨。最后,大部分民众、媒体、军人都站在了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一边,也就是自然而然站到了自由、民主的本能需求一边。五天后,戈尔巴乔夫被迫,叶利钦积极主动,解散了共产党,并查封苏共中央大楼;几周后,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相继宣布独立。苏共解散和苏联解体,从全国范围、整体来看,民众和共产党员都没有强烈的反应,社会平静的让人惊讶。

与苏联当年相似,中共政权今年也已近70之寿。当今中国有庞大数量的中产阶层。如果问问这些人,中国现在不要共产党了,如何?其中大多一定欣喜欢腾,因为他们将有自由发展的空间、公平的机会和更有安全感的生活。何况坊间今时,无论在饭局和茅厕,骂共产党已成为时尚。此时,如果习还紧抱共产党不放,误以为救命稻草,甚至还欲强化党的控制,中国人包括党员内心都会觉得愚蠢,习反而可能因此失去权力。

习打算借摇摇欲坠的共产党统治来保住自己的权力,实为身在庐山,迷而不见其他“一百万个可能”。事实上,中国从上到下现已没人对共产党存希望,习才是共产党尚能存在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目前比较合适的解决之道是,像当年叶利钦一样解散共产党。习近平的“打虎行动开始原本是被逼所致,为生存被动还击,恰如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反击发动政变者。共产党的顽固旧势力扼杀开明力量是邪教的本能与必然。在最后更大的反扑发生前,党内众多有能力者不妨帮助促成习近平以积极的心态主动解散共产党。

如果能做到这一步,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社会,特别是已建立良好关系的川普政府一定不会坐视不管,川普政府对孤僻暴戾如北韩者尚且友善容纳,鼓励其开放优化,何况中国?有消息说,习眼下遇到党内顽固势力的阻挡。如果习能做出明智的选择,美国必会伸出援手协助中国平稳过渡;如此也才能实现两国及全球永久的公平经贸。更何况习已具有相当大的权力,反扑力量已微乎其微,降拿其易如反掌。习的众多追随者宜帮助其做出正确选择,支持其亲近美邦,摒除国中奸佞,与自由社会——尊人性、顺应自然的正常社会,合作转型。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苏共解体中作用
史还真:中国人应知的重要事—中共的人性改造论
崔士方:习近平修宪改任期的迫切理由
周晓辉:叶利钦退出苏共引发退党潮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制裁”美方 面临四大风暴
【重播】伊万卡与商业巨头讨论促职业发展
【纪元播报】内幕:中共防疫 严控国民回国
【纪元播报】闭关锁国?中共称经济内循环惹议
【重播】川普发表演讲:签署香港自治法
【新闻看点】川普再投震撼弹 李克强谈形势严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