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尔本医院里的婚礼

爱与希望让绝症患者奇迹生还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沈诗昂墨尔本编译报导)墨尔本一名同时患有心脏衰竭和四期霍奇金淋巴瘤的女子,在医生的努力和男友爱的感召下,一次又一次地与死神擦肩而过。

医院员工为了让她的人生不留遗憾,还在她手术前,在医院里为她举办了一场温馨的婚礼。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卡罗尔(Toni Carroll)在怀她的小女儿玛迪辛(Madisyn)早期,发现自己脖子上长了一个玻璃珠大小的肿块。

由于担心,她一再地去看医生,但医生并没有看出什么严重的问题。

当她怀孕6个月时,这个肿块已经长得比50澳分硬币还大了。于是卡罗尔就去 Frankston Hospital 医院检查,医生的诊断结果是感冒和结石。

去年12月14日,卡罗尔健康顺利地生下了玛迪辛,也没有出现并发症。

不过,她经常会呼吸困难和感到疲倦,并且体重在不断减轻。

两个半月后的一天,她的男友威尔士(Jesse Welsh)回家后发现卡罗尔几乎没有了呼吸,看起来像死了一样,于是急忙把她送回了Frankston Hospital医院。

医院的检查结果几乎令人难以置信,卡罗尔不仅心脏衰竭,还患上了四期霍奇金淋巴瘤

几个月来,卡罗尔的淋巴瘤一直在扩散,并扩散到了她的颈部、胸部和腹部。

卡罗尔的心脏衰竭是否与她的淋巴癌,或者一种罕见的被称为产后心肌病的妊娠并发症有关,至今仍然是个谜。

Frankston Hospital医院的医生一开始主要针对卡罗尔的淋巴癌进行治疗,可是第一轮化疗就使她的心脏问题进一步恶化了。

4月8日,卡罗尔被转到了The Alfred Hospital医院。

由于她的心脏只有20%的心跳能力,卡罗尔感染了败血症,这使她的血压骤降,人也没有了反应,因此不得不使用维持生命的ECMO机。

威尔士说:“她的心脏不会跳了,并且肿了起来,医生们说她只能活5-10天,到时候我就必须做出决定(关闭ECMO机)。”

通常像卡罗尔这样严重的淋巴癌患者是不适合使用ECMO机的(因为生存的希望渺茫),但是The Alfred Hospital医院重症监护的医生甘特纳(Dashiell Gantner)决定,还是让这名只有25岁、两个孩子的母亲试一试。

随后的几周,威尔士对卡罗尔的顽强和医生们挽救她的决心感到震惊。

他说,医生们说如果不对卡罗尔进行化疗,她就更危险,因为肿块会越来越大,并会继续向她的心脏处转移。

然而,即使化疗没有对人体造成损害,ECMO生命维持机也只能在短期内使用。

4月29日,卡罗尔的肾脏受损,需要做透析、肺部还在感染、肝脏也坏了,威尔士不得不经常按摩她的手脚,以避免她被截肢。

但是,随着化疗的积极效果以及卡罗尔心脏活力的增强,医生想取下她的ECMO机,然后直接在她的心脏部位安装一个泵,使她可以放松一点。

如果卡罗尔能够适应这种转换,那么她不仅可以多活一段时间,而且还可以醒过来。

三个半星期后,卡罗尔真的醒了过来。她回忆说:“我醒了,就像一片空白。我在想,‘天啊,我嘴里面是什么东西?发生了什么事?’我内心充满感恩,非常感激他们没有放弃我。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台(ECMO)机器很可怕,但我一点也没有为此而感到难过,因为我觉得自己很坚强,而且我可以挺过来。”

威尔士和卡罗尔从高中就开始谈恋爱,也曾谈起过结婚的事,但是由于女儿出生后,家庭开销大而一直没钱举办婚礼。

在卡罗尔昏迷期间,威尔士一直守在她身边。他发誓如果卡罗尔能够醒来,他就会向她求婚。

卡罗尔醒来后的一天,威尔士走近病房,关上门窗,然后请求卡罗尔嫁给他。卡罗尔又惊又喜,高兴地哭了……

可是还没过一个星期,卡罗尔又回到了命悬一线的状态。

由于病人不能无限期地使用心脏泵,医生想撤掉卡罗尔的心脏泵,让她的心脏自己工作,因此需要给她做一个手术,但不确定手术会不会起作用。

这样一来,卡罗尔的婚礼就需要尽快举行。

5月20日那天,护士福克斯( Mary Fox)给医院员工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询问是否有人愿意帮忙举办威尔士和卡罗尔的婚礼。不到半小时,就有150名员工欣然同意。

甘特纳说:“我们从来没有给一个使用ECMO机的病人穿上婚纱,然后为他们在医院里举办婚礼。”“这是一个突破。”

5月23日上午7点30分,医院员工们开始布置婚礼现场,气球、彩带、婚礼拱门、童话灯、食物、白座椅……一应俱全。

医护人员将卡罗尔从重症监护室的床上,转移到一个专门的椅子上,并小心翼翼地为她穿上婚纱。

她们还为卡罗尔定制了她最喜欢的焦黄色婚礼花束,并将一条白色围巾系在她的脖子上——为了把她脖子上的插管盖住。

上午10点40分,护士们把卡罗尔推出重症监护室,她坐在椅子上,旁边护士扶着输液瓶和其它设备,后面护士的推车上装着除颤器、药物和应急设备等物品。

如果忽略这些东西,卡罗尔的婚礼几乎就像其他人一样完美。

负责患者体验的护士兰纳德(Paul Leonard)感慨地说:“现在,无论再发生什么事,她(卡罗尔)都拥有了结婚的记忆,即使她不能从之后的手术中坚持过来,至少她也拥有了这段记忆,威尔士和他们的孩子也一样。”

婚礼结束后的当天下午,医生为卡罗尔做了手术。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并且没有出现并发症。

上苍垂爱,卡罗尔的心跳变得越来越有力。一周之后,医生们就开始谈论她离开重症监护室的可能性了。

5月30日,PET扫描结果显示,卡罗尔腹部的癌症大大减少。威尔士笑着说:“她是唯一一个从重症监护室走出来的人,她婚礼的妆容还留在脸上,还戴着假睫毛。”

甘特纳医生非常钦佩卡罗尔的顽强毅力,他表示以她当时严重的病情,她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性。

他说:“尽管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可能不会那么顺畅,但我现在对卡罗尔不仅能活下来,而且还能和家人一起过上美好生活这一点有了希望。”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