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歌共享汽车全被回收 百万用户押金未退

人气 1628

【大纪元2019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周心鉴综合报导)大陆共享汽车公司“途歌”(TOGO)一方面退押金风波不断,一方面债务缠身,目前途歌热线已提示“无此业务号码”,各停车场内共享汽车被全部开走,公司办公地址也已搬空。

公开资料显示,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主打汽车分时租赁,采用随取随还的模式。途歌先后落户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地,旗下拥有奔驰Smart、宝马mini、雪铁龙、标致等多款服务车型。用户在其平台可以预约汽车使用,押金为1,500元(人民币,下同)。

约180万用户未退押金

自去年11月,途歌共享汽车频繁被用户举报拖欠押金,APP内1,500元押金记录消失。途歌全国用户约200万左右,途歌方面给出的退款方案,一天最多只能退15人;按每人1,500元押金计算, 200万名用户若要拿回押金,需要365年。

据此前一位途歌负责押金登记的内部工作人员曾向“商业人物”透露,目前未退到押金的用户占90%左右。也就是说,未退押金用户在180万左右,其押金总额在27亿元之上。

今年1月2日,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在北京十里堡附近遭途歌用户围堵,随后双方到北京六里屯派出所商量退押金事宜。王利峰声称,所有用户的押金都会退还,公司目前虽然遇到困难,但是运营仍然在继续,并将增加运营车辆。

如今,途歌热线已提示“无此业务号码”,各停车场内共享汽车被全部开走,公司办公地址也已搬空。工商所工作人员回应称,途歌目前还在经营,并未破产。对于退款,建议直接起诉。

途歌用户金汐告诉“冲科技”:“原本打算对途歌进行集体诉讼,但咨询了律师后觉得成本太高,至少得3万块,而我们押金每人总共才1,500元,得找多少用户分摊律师费啊,所以只能自己起诉了”。

像金汐这样采取个人起诉的维权用户不在少数。但法律界人士表示,用户就押金退还事宜起诉途歌,胜诉可能性很大,但能不能拿回押金,要看途歌有无足够的财产偿付。

途歌除了押金难退,还有拖欠员工薪资和供应商货款等资金问题,此前曾被法院冻结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和卓尼商诗(天津)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银行账户存款共计逾266万元。

1月2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裁定,应申请人深圳市万车汇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提交的财产保全申请,冻结被申请人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名下价值24.3万元财产。

“魔爪”频频伸向押金

共享汽车企业为了活下去,眼前的巨额押金足够有诱惑力。“挪用押金不仅在共享单车领域是事实,甚至成为了共享汽车以及共享充电宝等共享经济中的常态化问题。” 共享单车ofo前高管钟飞曾向媒体表示。

随便挪用押金,是因为目前监管层面对用户押金的滞留期既没有法律规定,也没有行业共识,使得用户押金的资金池一直不受控,即使会给相关企业带来巨大的债务隐患,却难以抵挡其成为共享汽车平台们赖以生存下去的隐藏发动机。

纷纷倒闭的共享汽车

大陆共享汽车的发展一路备受质疑。如今,在大陆经济下行、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加上行业弊病,一些企业面临倒闭在所难免。

2017年3月,友友用车宣布停止运营,原因是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资金链出现问题,成为共享汽车行业首个“死亡”案例。之后有EZZY、麻瓜出行、巴歌出行等共享汽车企业停运甚至倒闭。去年11月,试营运逾1年的美团共享汽车业务也暂停试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超1100万人排队退押金 ofo单车创始人发声
共享单车ofo公司及戴威收到“限制消费令”
遭用户围堵索押金 共享汽车CEO躲入派出所
单车ofo遭追债 专家:民企追随中共陷困境
最热视频
【马克时空】澳洲改买美核潜艇 维吉尼亚级核潜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