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娱乐笔记】跟随内心的善 不要做中共护旗手

全中国的演员都想角逐金马奖

陈本瑛

2019年7月21日,香港,俯瞰反送中游行,参加者人潮挤爆街道。(LAUREL CHOR/AFP/Getty Images)

人气: 34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9日讯】从六月以来,香港“反送中”事件延烧至今,无论老师、律师、父母、银发族、航空业、商业界、几乎全民“反共”了,而这也波及到了演艺圈。但是,许多在中国大陆的艺人或在中国发展的艺人却和人民对立,全成了“护旗手”,暂且不论个人是非,我想从亲身接触过的大陆艺人来谈谈自己的想法。

大陆创作人的言论 在台湾自由的土地上依然被监控

2018年的金马奖,可以说是最多大陆一线电影明星来到台湾的一次,我也像个小影迷一样兴奋的在典礼现场“观星”,直到来到后台采访时,兴奋的心情却顿时沉重了起来了,每位大陆艺人的身边都跟着一位“奇怪的人”,他们的工作就是暗示艺人们,什么能讲什么不能讲。

一位“大腕级”的导演,在走进新闻中心接受媒体采访时,一开始他非常开心的表示,真的很高兴能来台湾,更期盼着能来金马奖,也对于金马奖给电影创作者一个尊重且不受限的平台给予肯定。

但是,当记者们问到有关于中国的社会及人权议题时,站在导演背后那位“奇怪的人”就会一直拍导演的肩膀,不让导演针对这个问题回答,几次来回后,我们才明白,原来即使站在台湾这块自由的土地上,这些为电影努力一生的中国电影人,依然没有言论的自由。

而直到另一位新兴导演受访时,媒体问:“这部电影您最大的遗憾是否是无法制裁最大的犯罪(中共政党)?”导演不敢讲话,只用眼神和微笑示意,并轻轻的点个头,当时我正站在这位导演身边,我看着他那一瞬间没有了得奖后的喜悦,而是他替自己担心起来了。

大陆艺人最向往台湾的创作自由 全中国的演员都想角逐金马奖

一位大陆女星在台湾拿下金马奖影后的那个晚上,她一路从前台的领奖台上哭到后台的记者中心,她哭着说:“你们不会知道⋯⋯我要站在这里有多难⋯⋯全中国的演员想角逐这个奖⋯⋯”当时的她,哭的妆都快花了,真到她隔些年再次参加金马奖,提到得奖的回忆时她还是会哭。因为这份感动对这位女星来说,是一辈子最难忘的回忆。

几年前风靡华人圈的某电视剧由台湾制作,在大陆也创下超高收视率,剧中演员来到台湾宣传时,其中一位大陆演员向记者透露,“我从开拍第一天就特别渴望来到台湾,因为和台湾团队合作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正能量,我很好奇,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培养出这样的人?我一下飞机,就发现这里连空气都不一样,台湾的自由民主让人可以有无限的想像力和创造力。”他还开玩笑地说,现在他最担心回到大陆后会一直想着台湾。

荣获第55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最佳改编剧本”和“观众票选最佳影片”,并在柏林影展、香港国际电影节相继获奖的电影《大象席地而坐》,故事原剧本取自台湾,而导演胡波本人也来台湾上过金马学院。

《大象席地而坐》被中共禁播。金马手册上介绍,胡波说,如果不是在台湾,这个剧本是写不出来的。令人伤痛的是,在中共政党统治下,生为人无法改变生活只能“活着”的痛苦,胡波付出自己的生命表达抗议。上述这些作品为什么能得到这么大的回响?被无数的民众肯定,是这些创作者,借着作品表达所有中国人的心声,替全中国人发声。

相信你们的善良 请不要做“护旗手

自由和民主,对我们台湾人民来说就是生活;但是对现在的香港人来说,却是要吃催泪弹,不停的走上街头,甚至可能随时失去生命来争取;而对于中国人来说,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这些来到台湾,感受过自由民主空气的艺人们,相信在他们的内心都有对自由的渴望,因为思想及信仰的自由是“生为人最基本的权力”。

所有人在人生里一定曾经被某一首歌或某一部电影或某一部电视剧所感动过,我也是,我看过胡歌的《琅琊榜》、刘诗诗的《步步惊心》、Angelababy的《太极1、2》、陈小春的《古惑仔》,这些作品都深深的感动过我,也影响了许许多多的影迷及观众,不论是创作者或演出者,每一部作品都是他们生命力和道德的展现。

但是,现在一些大陆及香港艺人却纷纷成为了“护旗手”,这件事让人感到难过和意外,这些艺人们渴望台湾的民主自由,却成了扼杀民主自由的中共政党的“护旗手”,这是一件非常吊诡的事情,曾经亲身接触过你们,我坚持相信你们的真心──在说出珍惜台湾、向往自由的那个时刻。

所以,请不要做“护旗手”,因为你要守护的不是“迫害一半以上中国人的中共政党”,而是喜欢你们,因为你们的作品而得到力量和勇气的“可贵的中国人”。

(本文作者为大纪元娱乐记者)

责任编辑:苏漾

评论
2019-08-19 2: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