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84) 天衣局-清流之村4

作者:云简

明 仇英《长夏江村图》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158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六章 清流之村(4)

话说景阳破上古真阵,解救莫少飞,二人一路同行,至一处山间茶店。秋日骄阳,日头正盛,二人点了壶茶,几个馒头,稍作休息。

“你之功力恢复得如何?”景阳问。

莫少飞道:“已恢复五成。”

景阳点了点头,斟了两杯茶,一杯送与莫少飞饮。莫少飞心内不解:“景阳目不视物,为何一路以来,无论何事,皆从容以对,竟不似目盲之人。”

“吃完了,好赶路。”景阳递给他一个馒头。

“多谢。”二人草草吃完,便要赶路,却听莫少飞急色匆匆,往掌柜之处而去。“已经结过帐了,官爷还有何吩咐?”

莫少飞指着柜台前的一团金色,道:“这是何物?”

“回官爷,小的也不知道,这东西三天前就在这儿了,拿也拿不动,砍也砍不碎,说不定是山神显灵,您老可别在意。”莫少飞伸手触之,有金属之感,但要从白光之中取出,却灰飞烟灭,尝试数次,皆不成功。

“何事?”景阳跟上前来。

莫少飞道:“此有一物,通体金色,周身泛着白光,触之有感,却无法从白光之中取出。”

景阳亦感蹊跷,眉心微皱,道:“在哪里?”莫少飞引他触之,果然是一金属之物,景阳但要取出,只感掌心一阵清风,顿无踪迹。

“先生可知这是何物?”莫少飞道。

景阳点了点头,道:“是无上火焰令,但不知为何在此处出现?敢问店家,以前可曾见过此物?”

掌柜道:“小的刚盘下这铺子不到一年,不知道以前有没有哇。”

莫少飞道:“可知这铺子从前主人是谁?”

掌柜摇头道:“小人不知。”

“我们走吧。”景阳道。

二人继续赶路。

莫少飞道:“敢问先生,无上火焰令是为何物?”

景阳道:“它是武林盟主曲正风的信物。”

“武林盟主,曲正风——此名为何听起来如此耳熟?”莫少飞自语,景阳不再答话,只继续赶路。转眼黄昏,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二人便打算在野外露宿。谁知,走将一阵,忽然远远地看见一个村子。路旁立着石碑——“清流村”。

“先生,前面是清流村,我们今夜便在此地借宿吧。”莫少飞道。

“也好。”景阳点头。二人走至村口,便见几个村民,三俩相聚,有的抚琴,有的吹笛,好不热闹。莫少飞正想上前,却是大惊失色,那一众村民,吹的弹的不是别的,正是朝廷禁曲《满庭芳》。登时宝刀出鞘,冷刃在前。

惊闻冷兵之声,景阳急道:“莫将军。”

“朝廷有令,凡弹禁曲者,格杀勿论。”莫少飞道。

景阳哀叹一声,道:“你看清楚,她们只是妇孺啊。”

但见那一众村民,稚子承欢,言笑晏晏,好不热闹。

“奶奶,娃娃,娃娃,我也要。”一个小姑娘道。

一个老妪笑意盈盈,道:“奶奶回家给你做,好不好?”

“好。”小姑娘笑嘻嘻地点着头。

王命之下,恻隐犹存,莫少飞还刀入鞘,跟随景阳身后入村。

景阳抱拳拱礼,道:“我和这位朋友赶了一天路,不知可否在此处借宿一晚,明早便走。”

一个老妪道:“小红,带他们去见村长吧,看看谁家可住。”

“好的呀,跟我来吧。”说话间,蹦蹦跳跳进到村里。莫少飞捡起一个娃娃,道:“小红,这有一个娃娃。”小姑娘急忙从他手上拿下娃娃,放回到地上,道:“你可不要乱动。”

“为何?方才你不是要娃娃吗?”莫少飞奇怪。

小红道:“这个娃娃不是我的,它的主人会回来找它的,若是我们拾起来,她回来找不到了怎么办?”说罢,蹦蹦跳跳走了两步,道:“就是这里啦!村长爷爷,开门啊……”

不多时,木门吱呀一声开了,走出一个驼背的老人,满头白发,拄着根拐杖:“谁呀?”小红扶住拐杖,在他耳边大声道:“有——两——个——人——要——借——宿——”吓得村长赶忙捂起耳朵,道:“我听得见,你莫这大声。”

小红咧嘴一笑,蹦蹦跳跳着跑走了。

“请进来吧。”村长说罢,转身进屋。

“这儿有两间房,你们住这间,今晚我儿和我挤一挤。”村长道。

“多谢老伯。”景阳道,莫少飞拱手。屋内两张床,两人各住一张。老人家端了盘子进屋:“来,先喝茶,一会儿吃饭。”

三人用饭,忽听一个声音:“爹,看我打了什么回来。”话音未落,进来一个精壮青年,手里提着只野兔,见家里有人,也不避生:“两位好。”

景阳、莫少飞回礼,村长道:“这两位是来借宿的。你快洗手,来吃饭。”

“我把这野兔炖了,咱们好好吃一顿。”青年热情洋溢,便往厨房去了。景阳方要拦阻,却被村长拦下:“莫管他,坐下吃饭。”

少时,香喷喷的野兔上桌,村长儿子亦坐下来吃饭。

莫少飞道:“我等方才进村,听见有人在弹奏《满庭芳》,此曲已为朝廷所禁,二位可知?”村长儿子咬着兔肉,道:“什么劲?不知道……”

景阳道:“吾观清流之村,民风淳朴,或者未经外界所扰,是为罕见的世外桃源。”村长点了点头,道:“嗯,现在总算平静了,前一阵可把村里闹腾得够呛。”

“何事?”莫少飞追问。

村长儿子道:“就是那四个怪物,发疯似的人……姓郑的屠夫,有钱的徐乡绅,刘家的短工,还有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和尚。”

“郑屠夫、徐乡绅、刘短工,原来都是好好的人,不知怎地,突然间就发起疯来,唉……”村长叹了口气。

“这四人应是因弹奏禁曲,导致心智错乱。”莫少飞心道。

村长儿子接续道:“你可不知这四大怪物有多凶残。刘短工本来老实巴交的人,竟然偷主人家的钱财;徐乡绅,本来满口之乎者也,我爹还请他当教书先生,谁想竟突然骂起孔夫子来了,说以前读的那些书都是狗屁;那个和尚也是,把身上背的佛经统统烧了个干净,连僧衣也烧了。还有更奇的,那郑屠户以前,谁割肉都多给半两,村里都夸他,可不知怎地,突然说人不是人,是动物,拿着杀猪刀跑上街,见人就砍,咦……现在想想还怕人呢。”

“果真是四大怪物。”景阳道。

村长道:“村里的壮汉,都到齐了,可还是打不过那四大怪物。也不知他们怎地,突然像发了狂,身上都打紫了,还乱冲乱砍,好像铁打似的。”

“后来如何?”莫少飞问。

村长儿子道:“多亏了仙姑,几下就制服了四大怪物,还把他们压在庙下边。”

“仙姑?”莫少飞讶异。

“嗯嗯。”村长儿子点了点头,道:“仙姑可善良了,每隔十天便来清洗这四个人,现在刘短工已经认得出他浑家了呢。”

“这可真是奇闻。”景阳道。

三人叙话之间,忽然一个村妇进门,手里提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往村长身上一丢,道:“刘叔,你让那赵家的管管她家孩子,别到处说疯话。”说罢,便怒气冲冲走了。

村长扯下一只兔腿,递给怀中的孩子:“吃吧。”那小孩儿接过兔腿,便是狼吞虎咽。村长摸着那孩子的头,道:“咱吃了这兔腿,可不能再到处瞎说了。”

“我没瞎说。我就是看见了……”小男娃委屈道。

“你看见啥了?”村长装了个糊涂。“就是有块云彩,可红了,从村子这头飘到那头,又从那头飘到这头。”村长道:“看看,又说疯话了。”

“我没说疯话。”小男娃道。

“那村里咋没别人看着,就你看着了?”村长道。

“我就是看见了嘛。”小男孩委屈地趴到村长身上,村长赶忙安慰:“不哭,不哭,你看谁来了。”小男孩转身一看,大惊失色,钻到村长怀里不肯离开。

“诶呦,又给村长添麻烦了。”小男娃的娘捉住他手,将他拽过来,边往门外走,边数落孩子。那小男孩忍受不住,坐在地上大哭。他娘心里一急,冲脑袋便给了一巴掌。小男孩惊呼一声,从地上跳起,满屋子乱跑,边跑边乱喊。

众人皆惊,不知所措。

景阳待那孩子跑至身边时,右臂一挥,便将其牢牢抱在胸前,伸指探脉。那男孩也不哭也不叫了,只静静依偎,乖乖任其把脉。少时,景阳放下男孩,道:“这孩子是受惊所致,我开几幅安神之药,服下可有好转。切记,莫再打骂。”

那妇人已然惊慌失措,满脸是泪,抱住孩子便是磕头。

“快快请起。”景阳又向村长道:“不知村里可有药房。”

村长方才也受了惊,现下反应过来,忙道:“郎中那里有,我带你去。”

“爹,你歇着,我去。”村长儿子带路,二人至郎中家里,写下药方。其中几味郎中也不知道,天色已晚,景阳只好明日上山去寻,与莫少飞商量,他也同意,二人便决定多逗留一晚。(本章完,全文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