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不同族裔代表声援香港 揭露中共迫害

2019年9月14日,多团体齐聚德国科隆谴责中共,声援香港民众五大诉求。(黄芩/大纪元)
人气: 8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黄芩德国采访报导)由大赦国际(AI)科隆地区和独立中文笔会共同举办的声援香港五大诉求”的集会,2019年9月14日在德国科隆大教堂对面的广场举办。来自德国、荷兰等国家的多个组织和团体参加了这次集会。大纪元对不同团体就声援香港的目的进行了采访。

世维大会发言人:不能相信中国(中共)任何承诺

2019年9月14日,多团体齐聚德国科隆谴责中共,声援香港民众五大诉求。图为世界维吾尔大会代表在集会上发言。(黄芩/大纪元)

世维(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热西提先生(Dilshat Reshit)在科隆集会之后,接受了大纪元采访,谈到世维大会参加科隆声援香港集会的原因,他表示,“香港民众发起的反送中活动值得敬佩,尤其是在中国(中共)的框架下,中国(中共)在当地对港人进行渗透、分化,从经济上绑架,在这个困境中香港人能发起这种抗争,是令人敬佩的。”

“我们参加声援香港民众的集会,期待他们的抗争能够更广泛地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能够对所谓一国两制彻底失败的这种现状给予高度关注。中国(中共)政府的任何承诺都不能相信,因为香港问题再次印证了中国(中共)一直以来都是在对外欺骗,中国(中共)就是根据它自己的战略,达到它自身所需要的目的。”迪里夏提说。

“香港人民的抗争是为了争取自由民主,这种抗争不仅让人敬佩、尊重,也应该让国际社会警醒。”迪里夏提表示,“我们到场声援,也是希望国际社会意识到中共从来没有对自己的承诺兑现过,相反以承诺的方式变本加厉地进行政治性的迫害。支持香港民众的抗争实际上也是在争取我们自己的权利,现在有很多政治家都在说,维吾尔的今天就是香港的明天。国际社会应该意识到香港所面临的进一步恶化的处境。”

迪里夏提表示,“通过这次声援抗争,我们也希望国际社会意识到,维吾尔人有很多在当地遭到系统迫害案例,由于没有言论自由的空间,无法在国际社会曝光。世维大会支持香港民众,以理性的方式追求自己所希望得到的民主政治权利。港人的诉求,如果国际社会不采取积极的措施,而是采取默认和消极态度的话,可能会发生血腥镇压的悲剧。”他说,“希望国际社会能采取紧急有效的措施,避免八九天安门、七五乌鲁木齐惨案在香港重现。”

迪里夏提还提到从当地传出的、大赦国际也提到的原新疆大学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和新疆医科大学原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被判死刑的消息。他说,“在当地所有维吾尔知识分子、知识精英都面临着随时失去自由,被中国(中共)极端迫害的现状。”

席海明:中国(中共)在内蒙古实行文化灭绝

2019年9月14日,多团体齐聚德国科隆谴责中共,声援香港民众五大诉求。图为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自由亚太联盟副主席席海明在集会上发言。(黄芩/大纪元)

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自由亚太联盟副主席席海明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到集会现场声援香港是因为“香港这次真是震撼了世界,对蒙古人也非常震撼,我想表示我们的崇高敬意,对他们的支持”。他说,“我们虽然很弱,但毕竟更多人的支持对抗争是有利的。因为香港民众面对的是武装到牙齿的(中共)强权,没有任何道德、只是一种野蛮的国家政权。所有正义人士都应该支持他们。”

“我作为一个深受压迫的蒙古人更应该支持,因为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他们若不行了我们会更惨。”席海明说,“我作为一个蒙古人,我们是中国的第一个自治区。自治区表面上听起来很好,自理,只是国防和外交归中央,但实质上不是。实质上狼外婆进门之前好话说尽,一进门就翻脸不认人。它把你骗到手里,之后在内蒙实行种族大屠杀。”

“六八年我爷爷就被屠杀了,当时有六万多人被屠杀。而且有一点,这些人没有任何反抗,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要反抗,哆哆嗦嗦就被他们杀了。而且它是派的正规军,北京军区中将副司令带领六十九军进入蒙古,屠杀蒙古人。我们在自己家里生命都没有保障,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制度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它(中共)现在在内蒙实行文化上的种族灭绝。蒙古人放牧,汉族人有点文化的都知道,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现在把我们的地占了,有的是用来种地,有的是军事基地。让蒙古人不能放牧了,说是对环境生态破坏很厉害。原来说的退牧还土,现在是不让放牧了。不让放牧就是不让蒙古人活了。几千年来蒙古人靠游牧生活,就像汉人不让你种地了,咋生活呀。”席海明说,“在文化上,蒙古学校被砍掉,土地被占领,语言要逐步消亡,所以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在蒙古实行文化上的种族灭绝。”

人权观察:在中共极权社会 没有一个人安全

2019年9月14日,多团体齐聚德国科隆谴责中共,声援香港民众五大诉求。图为中国人权观察理事、发言人马永涛在集会现场。(黄芩/大纪元)

中国人权观察理事、发言人马永涛介绍说,“人权观察是1997年由秦永敏建立的,现在秦永敏又一次被中共关押,判了13年。”马永涛本人三年前流亡到荷兰,他说自己由于参加中国观察组织,制定章程和组织架构,建立网站等,被中共限制出国,辗转逃到荷兰。

“在香港有可能发生像30年前的天安门大屠杀那样的事件。”马永涛认为,“我很为香港担心,因为从我自己还有秦先生受迫害的经历中看,我认为共产党是没有底线的,特别是它感到其政权受到威胁时,它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可以使用任何手段。”

马永涛介绍说,他们之前在阿姆斯特丹、海牙等地搞活动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些海外大陆人来捣乱和谩骂。“比如中国(中共)某个领导人出访某国,都有由大使馆组织学生会、商会负责欢迎仪式,他们都是拿钱雇人。我们跟他们形成两个阵营抗衡,这种情况很多。”他说,“我只能说中国大陆这种洗脑太严重了,它们篡改历史、教科书,现在世界上还有几个国家不能上脸书、推特和谷歌等社交媒体?它封锁所有的媒体,不就是为了方便洗脑吗?有的人被洗脑洗傻了,但是有一部分人为了利益,出卖了良心,装傻。”

“在一个没有人权保障、不是法治社会,是个极权社会制度之下,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马永涛觉得自己有些话一定要跟这些人说,“不要觉得你现在是个既得利益者,是高官显爵,获得巨大财富也好呀,在这种制度下,财富和你的权利是没有安全性可言的。你官位再大,大不过周永康、薄熙来,还有好多企业家不都是被他们以打黑的名义搞垮的吗?在中共这个极权社会,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他们应该为子孙后代留一条明路。”

马永涛来自大陆河北廊坊,在大陆当过六年村长,对中共基层的事情了解很清楚。“我今年47岁,过了18岁已经29年了,中国宪法写得明明白白的,年满18岁的公民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我们没有享受过这个权利。我向有关部门去反映,就进了监狱。”他觉得到荷兰之后感到这才是正常的人类社会,而不是像国内那样,老太太倒地没人敢扶,弱肉强食。最后他说,“只有尽早地结束中共这种极权统治,大家才能都获得自由。”#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9-20 12: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