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天涯同君行(四十)

作者:吴明仁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2月24日讯】第九章 山雨欲来腹剑藏

第一节
自从林国栋、林琬薇、伯衡等人在京师大学堂之三角地贴出学炼法轮功之通告之后,出乎三人意料的是,前来学炼之教师学生络绎不绝,甚至连周围邻近几所高校,包括中科院皆有师生俩俩而来。兼之校学生工作部部长董海平习炼之后,大加赞叹,更是在教师学生之中不遗余力、广为介绍。数月之后,每日清晨,来未名湖畔炼功之师生及其家属,竟有七、八十人之多,到了周末之时,更逾百人。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已是公元一九九六年之六月中旬。其时,《转法轮》一书出版已有一年近半矣。

由于林国栋在获得法学硕士学位之后,便离开京师大学堂、至最高法院经济庭工作,转眼已近一年。自林国栋之离去,林琬薇、伯衡、张云浩三人便自然而然地担负起未名湖炼功点之辅导、教功工作。不知不觉中,林琬薇已经是生物系三年级学生,而伯衡、张云浩却又到了毕业分配、决定何去何从的时候了。

这一日,正是周四。伯衡独自在宿舍之中,正专心准备其毕业论文,忽然张云浩匆匆推门进来。看见伯衡,张云浩叫道:“贤弟,愚兄正有事找你!”伯衡闻听,连忙放下手中书本,侧头问道:“哦?何事?”张云浩道:“家父明日出差,要去山东济南。”伯衡奇道:“伯父去济南?做什么?”张云浩笑道:“山东省公安厅信息中心最近开发了个什么‘金盾监控追踪系统’,据说很不错,公安部准备在全国公安系统推广使用。家父这次便是代表部领导特地去视察验收。”“噢,太好了!”伯衡叫道:“这样一来,伯父可以顺道来我家坐坐!家父家母一直希望和张伯父有机会见见面哩!”“正是正是!”张云浩连连点头,忽然脸上微微一红。伯衡一眼瞥见,问道:“云浩,你好端端的,突然红什么脸?”张云浩道:“这个……,贤弟,你不知道,母亲这次希望家父与令尊令堂见面之时,还顺便能够谈谈我与真真之事。”“你和真真?什么事?”伯衡略感奇怪。张云浩低头道:“嗯,是我与真真结婚之事。”“什么?结婚?!”伯衡大为惊讶,不由站起身来,瞪大眼睛,看着张云浩道:“用不着这么急罢?况且,真真才读大学二年级、刚刚二十岁,你难道不知道么,在校大学生是不准结婚的!”

张云浩有些局促,小声道:“我何尝不知此规定。可是,你知道么,母亲希望我尽快移民去加拿大,所以……,如果我们结婚,可以带真真同去……”“什么?云浩,你要去加拿大?我怎的一直不知?”伯衡更是惊讶。“嗯,是这样,”张云浩道:“我弟弟云雄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计算机系读书,今年毕业,刚刚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由于云雄向来身体瘦弱,故此母亲一直牵挂于他。我若是亦去加拿大,便可以照料其一二,母亲也便放心得多。”伯衡点点头,微微沉吟,片刻,抬头问道:“可是,如若你们兄弟二人都不在身边,伯父伯母独自生活,岂不十分孤单寂寞?”张云浩笑道:“这倒无需多虑。佣人刘妈会照顾二老。况且,母亲说,再过得三、四年,待家父退休之后,我们全家便都移民加拿大,共享天伦之乐。”伯衡笑道:“秦伯母考虑真是周详!”又道:“嗯,关于兄长与真真之婚事,只要家父家母同意、以及真真自己愿意,小弟这厢,倒完全没有意见。”稍顿,伯衡又道:“对了,我这便给家父家母致电,告知他们张伯父明日将去济南之消息,以便早做准备、早日见面。”

第二天一大早,张东襄便带着秘书陶志明,以及公安部计算机中心主任罗兴华、高级工程师吴鹏,一行四人,乘坐早班飞机,直奔济南。不到八点,已至济南机场,只见山东省主管公安、政法的副省长赵世杰、省公安厅厅长许文龙、省公安厅信息中心主任胡卫中等七、八人正在机场贵宾室等候。陶志明看见许文龙等人,倒是并不意外,然而见副省长赵世杰亦来迎接张东襄,倒是吃了一惊。果然,张东襄自己也是十分诧异,看见赵世杰,连忙快步过去,老远便伸出手来,笑道:“赵省长!你我本是同僚,岂敢劳你大驾、亲临机场!”赵世杰“哈哈”笑道:“张部长过谦了!‘君子部长’--大名鼎鼎,赵某闻名久矣!”张东襄连连摇头,二人伸手相握,都是哈哈大笑。

其余众人见面,亦相互寒暄客气几句,许文龙正准备招待张东襄等人在机场“银鹰宾馆”吃早饭,张东襄性急,一摆手,说道:“早上在航班之上,已简单吃过,许厅长不必客气。这便领我们去瞧瞧那新鲜电脑系统罢。”旁边赵世杰笑道:“张部长真是以公事为重啊!”张东襄摇头笑道:“不敢当!赵省长过奖了。”许文龙无奈,只得安排车辆,片刻,只见四辆黑色挂着公安车牌的“奥迪”小轿车驶了过来,在贵宾室前面一溜排开。陶志明上前,为张东襄打开车门。张东襄却转头看着赵世杰,将手一伸,做个姿势,笑道:“赵省长请!”赵世杰却上前两步,拉着张东襄的胳膊,笑道:“张部长远来是客,还是张部长先请!”张东襄又谦让两句,也就不再推辞,一低头,弯腰钻进车去,赵世杰亦随后进去车内,二人并排坐在一起,亲切交谈。陶志明正待随后跟上,忽然旁边许文龙暗暗扯了一下他的衣袖,口中轻轻叫道:“陶秘书,请留步。”陶志明一愣,急忙回头,便在此时,罗兴华、吴鹏等人已经先后上了后面的小轿车。

陶志明在官场淫浸数年,何等机灵,见许文龙面色有异,心知其必有缘故。只听许文龙轻声道:“陶秘书,请借一步说话。”陶志明转头看看张东襄,只见其正在与赵世杰谈笑风生,又转头看看许文龙,皱皱眉毛,使个眼色,示意首长已经上车、不能久谈。许文龙连连点头,小声道:“陶秘书,许某知道!只有几句话,两、三分钟便好。”陶志明点了点头,连忙随许文龙走到一旁。只见许文龙一脸笑容,低声道:“这次张部长不远千里、大驾光临,省政府都十分重视。”陶志明点头道:“不错!我正自诧异,为何赵副省长都来迎接?可是志明却是不懂,张部长此行,不过是为一个电脑系统而已,赵副省长竟然如此看重,不知何故?”许文龙道:“陶秘书有所不知,这赵副省长便是省政府之中,指导协调其他厅局,配合我厅共同开发此电脑系统之主要领导,花费许多心血!故此,赵副省长极为希望张部长能够认可满意此套系统,并且今后继续让部里拨款支持。”陶志明闻言,不动声色,打个官腔道:“这个嘛,就要看罗兴华主任、吴鹏工程师他们两位专家的意见喽!”许文龙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可是,这最后的拍板权嘛,当然还是在张部长手里。陶秘书,你不知道,为这个电脑系统,省公安厅花费了五、六百万,省政府也资助了上百万元。陶秘书,我等代价不小,所以只可成功、却失败不起呀!”陶志明皱眉道:“你们难道没有事先做项目之可行性研究么?”“做了、做了!”许文龙赶紧点头道:“可是,这理想与现实之间嘛,总是……,嗯,有些个差距的。我们这个……,陶秘书,你是明白人,料必知道许某的意思!许某只是希望,万一这个系统,有点什么小小的差池,还盼你能够在张部长面前,多多美言几句,这也是我们赵副省长的意思。”陶志明只是沉吟不语。许文龙见状,又上前附耳,悄悄说道:“陶秘书,不瞒你说,这套系统,我们省公安厅主要找了一家软件公司一起研制开发,实言相告,那软件公司的老板,便是赵副省长的亲外甥!”“哦,原来如此!”陶志明瞪大眼睛,心中顿时雪亮。

只听许文龙又道:“张部长一行远途劳顿。依照惯例,公安部的首长来,原本应由省公安厅接待,但赵省长为表重视,决定这次由省政府出面安排,已在省政府松园宾馆订好几个房间。另外,呃……,陶秘书,省政府与公安厅还准备了一些山东的土特产,已让人放在宾馆房间之内,以表心意,尚请张部长他们笑纳。”陶志明听得“土特产”三字,心中一喜,面上微微一笑,正待开口,只听许文龙又道:“对了,另外,上次陶秘书交代许某办的事情,许某早已办妥,只是一直还没有机会亲自与陶秘书面谈。”“什么?我交代许厅长办过什么事?我怎的没有一点印象?”陶志明不禁一愣,疑惑问道。“呵呵,陶秘书真是贵人多忘事!”许文龙笑道:“说起来也难怪,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陶秘书可还曾记得,有一次,张部长的大公子在泰山游玩,与两个警察打架之事?”许文龙这一提醒,陶志明恍然大悟,忙道:“不错、不错!只是时间太长,我都忘矣!嗯,对了,好像其中一个姓胡,是个什么科长。但不知许厅长最后是如何处理那二人的?”许文龙“嘿嘿”冷笑道:“那两个蠢货!不长眼睛,得罪了张部长的大公子,那还有什么好果子吃?我已经撤了他们的职,将其发配到济南看守所去看守犯人!”

由于张东襄已经上车,许文龙、陶志明不敢久谈,匆匆几句,亦便随后上车。四辆黑色轿车,直奔省公安厅而去。这公安车辆,向来车行无忌,其余普通车子看见,皆是避之唯恐不及。车队驶出机场,穿过济南城区,张东襄与赵世杰坐在第三辆居中之车内,正在闲谈。忽然张东襄眼角向窗外一瞥,只见左边好大一片湖水,张东襄忙回头问赵世杰道:“赵省长,这便是大明湖么?”赵世杰笑道:“张部长见多识广,果然好眼力!不错,这正是大明湖!其与趵突泉、千佛山,并称‘济南三胜’。在济南八景之中,这大明湖独占三景:所谓‘明湖泛舟、历下秋风、汇波晚照’是也。”稍顿,赵世杰又道:“张部长想必知晓,这济南号称‘泉城’。据说,其中名泉便有七十二处。而大明湖即由众泉汇流而成。奇妙的是,那湖水--‘恒雨不涨,久旱不涸’,端的有趣。”张东襄点点头,举目望去,只见湖水波光粼粼,鸢飞鱼跃,游船穿行,又见荷莲遍生,湖畔垂柳依依,花木扶疏。张东襄不禁赞道:“真是‘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这大明湖,真是美得很呐!”赵世杰见张东襄兴致勃勃,便道:“张部长,若是有兴致,待得忙罢公务,便由赵某相陪,一同在这济南城中,游玩一番,如何?”

张东襄正待回答,忽然“咦!”的一声,只见目光所到之处,面有惊讶之色。赵世杰连忙循声望去,但见那大明湖公园之湖中心,一座大型的人工百米喷泉,水流激射,声势夺人。再见湖岸之上,一大块平地,上面有人,只见密密麻麻,竟有二、三百之多,皆是整齐排开,正在盘腿打坐,隐隐之中,仿佛听见音乐声音;再看旁边,还悬挂着两个长条横幅,只是离得远了,看不清楚所书何字。张东襄正待凝神细看,奈何车驰甚速,一晃即过。张东襄不由兀自回头遥望。

赵世杰看见,“哈哈”一笑,道:“张部长,你是在看那法轮功学员炼功么?”张东襄闻言一怔,连忙回过头来,看着赵世杰问道:“法轮功?”赵世杰点头笑道:“不错!莫非张部长不知道么?”张东襄道:“嗯,知道知道!只是刚才车速太快,未能看清,故此不敢确定。”一边又自言自语道:“果然有如此多人。”旁边赵世杰笑道:“这法轮功功法神奇,修者日众,已经蔚为可观。每日清早,这大明湖公园皆有逾百人在此炼功,几乎已成为湖边新生一景矣!”张东襄点点头,道:“以前看过部里办公厅送与我之报告,据查,这法轮功如今学员已有数千万之众。方才亲眼一见,果然所言不虚!不过,这功法既然能够有益身心,便应该‘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大力提倡才是!”赵世杰笑道:“张部长所言极是!唉,赵某在省政府诸位领导分工之中,主要分管治安、政法等领域,时常为如今之世风日下、治安恶化而头痛不已,有时想来,若是有更多群众皆来炼炼这法轮功,我身上这副担子,恐怕便要轻松许多!”张东襄抚掌笑道:“赵省长,君之所言,正合我意!张某亦颇有同感。有鉴与此,对于学炼法轮功之事,我向来是鼎力支持。譬如我之长子云浩及其女友罢,现在便都是法轮功学员。尤其是云浩,小小年级,在那京师大学堂之中,还当了个什么辅导员,教一大帮白头老教授们炼功!呵呵,这些年轻人!”赵世杰一旁赞道:“哦,京师大学堂?嗯,了不起!贵公子不愧是将门虎子,当然是这个……,年轻有为呀!哈哈!”

不多时,众人已至省公安厅大楼。张东襄在赵世杰、许文龙等人的陪同下,径直来到12楼的公安厅之信息中心,只见里面整齐摆放着一排排电脑,屏幕变化闪烁;桌子后面,则坐着一个个身着警服的工作人员。那信息中心主任胡卫中,上前跨了一步,当先进到屋里。只见他冲着屋内高喊一声:“同志们,张部长、赵省长来看望大家了!”众人闻听,立即起立,一个个伸手敬礼,动作干净俐落,张东襄满意地点点头。许文龙向张东襄笑道:“张部长,那‘金盾系统’设置在内室之中,张部长这便视察一下么?”张东襄回头看看赵世杰,点头笑道:“嗯,好呵!”胡卫中几步上前,在前面引路,张东襄、赵世杰居中,许文龙、罗兴华在两侧相陪,其余人等随后跟着,一起往内室走去。

陶志明偶一抬头,只见许文龙向其眨眨眼睛,又用眼睛向公安部计算机中心主任罗兴华、高级工程师吴鹏瞟了两瞟,陶志明心下明白,便轻轻点了点头。这省公安厅信息中心房间颇多,而且曲曲折折,迂回拐弯。胡卫中领着张东襄、赵世杰在前面走着,只见三人向左一转,拐了个弯。陶志明一见机不可失,赶忙加快步伐,几步来到罗兴华的身边,轻轻耳语几句。这罗兴华正在专心走路,忽然听见陶志明在耳边低语,不由一愕。待听了两句,罗兴华已微微皱起了眉毛,面上露出惊讶神情,正待摇头,陶志明又急忙轻声几句,罗兴华看看前面赵世杰的背影,又侧头瞧瞧右边的许文龙,沉吟片刻,终于点了点头。陶志明长舒了一口气,顿时脸露欣慰之色,又假装咳嗽一声,暗暗向许文龙使个眼色,许文龙轻轻点头,嘴角浮现一丝微笑。

不一会儿,胡卫中领着张东襄、赵世杰来到信息中心内室,只见里面之装修又是一片天地,不但是中央空调,以保恒温;而且进去之人都要求换上专用拖鞋,以求清洁。胡卫中前面领着张东襄、赵世杰一边看着那新开发的“金盾监控追踪系统”,一边口中讲解介绍其功能用途,旁边一个年轻的警官随着胡卫中的解释,一边“劈劈啪啪”快速地敲击着计算机键盘,随之整个室内十几台电脑屏幕之上,不断变换着不同图像。胡卫中介绍完毕之后,看了看许文龙,又一脸笑容,微微欠身,问张东襄道:“张部长,这系统之流程大概便是这样了,不知……,呃,这个,您是否满意?”众人眼光“唰”的一声,齐齐聚集在张东襄脸上,许文龙心中更是“怦怦”直跳,额上微微渗汗。

张东襄在室内踱了两步,左右瞧瞧,却转头看着赵世杰笑道:“赵省长,这个电脑系统看起来,眼花缭乱、花花绿绿的,好像挺热闹的嘛!”赵世杰一旁陪笑道:“啊,是,是!只是赵某党务出身,电脑这个玩艺儿嘛,我是不大懂的,呵呵!”张东襄亦笑道:“嗯,张某与赵省长一样,对这些个高科技东西,亦是一无所知。这样罢,”张东襄回头看看罗兴华,又瞧瞧吴鹏,笑道:“罗主任,老吴,你们两位,便和省厅信息中心的同志们,去开个会,好好测试一下这个系统,回头给我写个报告!”罗兴华、吴鹏连忙点头,许文龙一旁听见,心中大喜,便宛如一块大石落了地,悄悄向张东襄旁边的赵世杰看了一眼,只见后者却面无表情,不露半点喜怒之色。

张东襄视察完毕“金盾系统”,转身往外便走。赵世杰一旁笑道:“张部长,一路远来,多有辛苦。请即回宾馆休息休息。另外,赵某为略表地主之谊,已在松园宾馆定了一个包间,中午时分,你我二人,再把酒言欢!”张东襄笑道:“赵省长如此客气,张某真是感激不尽。”赵世杰摆手笑道:“张部长哪里话!这算得了什么!赵某还打算明日趁着周六休息之机,陪张部长在这济南城内好好逛逛哩!”张东襄正待点头,忽然想起一事,忙又说道:“啊哟,赵省长,尊驾盛情,张某心领了,只可惜,明日张某另有安排,恐怕不得空闲。”“哦,张部长另外有约?”赵世杰有些意外。

“嗯,”张东襄点点头,笑道:“长子云浩,其女友之令尊令堂,便住在这济南城内。受我夫人之托,张某已约定明日前去登门拜访,另外还要与他们谈谈这对年轻人的婚事。”陶志明一旁听见,暗中大吃一惊。赵世杰却笑道:“噢,原来如此!却不知这济南城内究竟何人,竟然有这般福气,能与张部长一家共结秦晋之好?”张东襄摇摇头,笑道:“赵省长谬赞了!其实,张某行伍出身,实乃一介粗人,没什么好炫耀的。而我这未来的亲家么,却不但学问做得好,书法更是大大有名!”“哦,赵某愿闻其详!”赵世杰这回真的来了兴趣,好奇问道。只听张东襄笑道:“我这长子的未来岳父,便是那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省立大学新闻学院之院长上官诚教授!”“噫!”赵世杰大是惊讶,叫道:“原来如此!这上官教授的确闻名远近。这济南城内,不少楼堂馆舍之匾额,都是出自他的手笔!”说到这里,赵世杰又自言自语道:“嗯,怪不得,怪不得!”稍顿,又看着张东襄笑道:“张部长与上官教授两家联姻,真是文武双全、珠联璧合!到了喝喜酒之日,张部长可莫忘了通知我一声,赵某要亲自祝贺祝贺这对天作之合!”张东襄十分高兴,拉着赵世杰的手道:“一定、一定!赵省长能够赏光,是他们这两个年轻人的福分!”说罢,二人仰头大笑。

(待续)

摘自【明慧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伯衡来到图书馆前面的大草坪,只见上面三三两两的已有不少学子,或坐或卧,甚是随意。伯衡四下一望,见草坪之东北角上,一株大梧桐树,长得枝繁叶茂,浓荫密蔽,伯衡见树下并无一人,便快步过去,拿出《法轮功》,席地而坐,开始阅读。
  • 伯衡续道:“史书有载:当初,项羽率军攻破秦都咸阳,秦军皆降。不料项羽疑心甚重,乃召黥布等人计曰:‘秦吏卒尚,其心不服,至关中不听,事必危,不如击杀之,而独与章邯、长史欣、都尉翳入秦。’于是楚军夜击,坑杀秦军降卒二十余万人于新安城南。日后,楚汉两军在广武旷日相持未决之时,刘邦曾历数项羽十大罪状,曰:“始与项羽俱受命怀王,曰先入定关中者王之,项羽负约,王我于蜀汉,罪一。秦项羽矫杀卿子冠军而自尊,罪二。项羽已救赵,当还报,而擅劫诸侯兵入关,罪三。怀王约入秦无暴掠,项羽烧秦宫室,掘始皇帝,私收其财物,罪四。又强杀秦降王子婴,罪五。诈坑秦子弟新安二十万,王其将,罪六。项羽皆王诸将善地,而徙逐故主,令臣下争叛逆,罪七。项羽出逐义帝彭城,自都之,夺韩王地,并王梁楚,多自予,罪八。项羽使人阴弑义帝江南,罪九。夫为人臣而弑其主,杀已降,为政不平,主约不信,天下所不容,大逆无道,罪十。’”话到此处,伯衡眉毛一挑,正色道:“古人曰:‘天命无常,唯有德者居之。’项羽如此德薄恩寡,又岂能天下归心?”“善哉,贤侄!”张东襄拂掌赞道,转眼又望陶志明,笑道:“志明,伯衡之见识,终究高你一筹。”陶志明点头称是,心中对伯衡却越发嫉恨。
  • 林国栋拿起桌上茶杯,喝了一口水,续道:“以我曾经练习之气功而言,普通功法大致可分为五大流派,即导引派、吐纳派、静定派、意想派和周天派。诸代表功法如:五禽戏、八段锦、易筋经、儒家之坐忘,道家之抱一守中以及佛家之禅定等等。虽然诸派名称各异、修法不一,然而殊途同归,终究皆走丹道。譬如适才所谓之周天派,便起源于古代之内丹术,故又称之为内丹派,其功理是在意守丹田之基础上,以意驭气,使之沿任督等经络运行,一般又可分为大、小周天。其原理多半不离阴阳五行之学说。”
  • 伯衡本有一姐一妹。小妹上官真,目前正在京城之医科大学就读;而大姐上官敏,则声乐专业出身,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现在山东省文教厅供职,其丈夫陆松涛,复旦大学外语系毕业,眼下在山东省政府外事办公室担任副处长,曾经作过省长翻译。上官敏这次来京,是省文教厅派其到中央音乐学院进行专业深造。
  • 张云浩这时插言道:“后来呢?离了么?”上官敏笑道:“就在这当口上,一个朋友介绍老姜炼起了法轮功。老姜看完了《法轮功》,仿佛如梦初醒,知道自己以前错得厉害,心里寻思:大错已成、现在恐怕悔之晚矣,便对魏芸道:‘以前是我糊涂,对不住你们娘俩。
  • 香山公园位于京城西北郊小西山之山脉东麓,距城20公里,占地160公顷,乃是京城著名的具有皇家园林特色的大型山林公园,距今已有800多年历史。元、明、清都在此营建离宫别院,为皇家游幸驻跸之所。
  • 到得36楼之楼长值班室一传呼,林琬薇宿舍却无人应答。伯衡好不失望,转念一想,不如去找找林国栋,遂又直奔27栋研究生楼而来。刚走到楼门口,正好看见林国栋背着书包下楼。伯衡连忙叫道:“林兄!”林国栋闻声回头一看,见是伯衡,笑道:“是你,琬薇上午去找过你,见到了么?”伯衡满脸歉意道:“真是对不住,今天我陪大姐和小妹去香山等处游玩,错过琬薇了。”林国栋大度一笑,道:“不要紧,我晚上还会见到琬薇。这样吧,不如我们约定一个时间,请你大姐和小妹来湖边炼功点来见面学功,如何?”伯衡喜道:“甚好!”微一沉吟,道:“你看下周二傍晚6点怎样?”林国栋爽快道:“很好,琬薇周二晚上正好无课。”“既如此,我们便一言为定、不见不散!”伯衡高兴道:“我明天就去通知大姐和小妹。”
  • 众人出得戒台寺,张云浩在前面带路,伯衡等人紧随其后,拐了几个弯,来到一条大路之上,只见张云浩用手在左前方一指,道:“喏,斋菜馆便在这里。”三人抬头一看,只见那斋菜馆上方挂有一匾,伯衡念道:“‘静心斋’。”转头笑谓众人道:“这名字不错嘛!”
  • 四人大奇,伯衡正待开口相问,颜斌一眼瞥见,忙摇摇手,口中轻轻“嘘”的一声,示意伯衡不要说话,四人更是惊讶。片刻,彭铁成祷祝完毕,慢慢站起身来,回头向众人一笑。
  • 数日之后,一天清晨,伯衡洗漱完毕,正自和刘刚、李一民吃早饭,只见一人推门进来,伯衡一看,原来是张云浩,便招呼道:“云浩,刚从操场锻炼回来?吃早饭了么?”张云浩点头道:“吃过了。”转头看见刘、李二人,道:“呃,刘刚,我记得你之女友薛洁颇会唱歌,是么?”刘刚点头道:“嗯,还不错罢。她以前高中之时,乃是学校合唱团之女声领唱,怎么,云浩,为何突然问起这个?”“哦,是这样。前两天英语系之学生会主席裴彪告诉我道,学校准备12月初举办第一届校园文化节,内容极为丰富,其中包括征文大赛、诗歌朗诵、书画欣赏,以及电影联展。最后的压轴之戏,便是卡拉OK大奖赛与舞蹈大赛。程序是首先各院系选拔,然后参加全校决赛。你回头赶紧告诉薛洁,切莫错过一显身手之机会。”“太好了”刘刚点点头,道:“我这便去告诉薛洁,她一定欣喜若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