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国主义的一点思考

张铭山

标签: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8月12日讯】国家一向被统治者赋予了神秘的色彩。就象君王被称为天子君权神授、不容他人有丝毫质疑一样,国家也从成为君王掌中玩物时,就成了人们不能涉足探讨的禁区。

* 回顾中国史上的各个国家

早在三皇五帝之前的部落时期,人类的社会组织就已具备了国家组织的雏形。那时人们通过选举,遴选部落首领及各级管理人员,来管理部落各种事务。

尧、舜、禹时期开始实行禅让制,由上届帝王挑选任命下届帝王。这一时期是部落民主制逐步走向帝王独裁专制的过渡时期。

从夏、商、周以至于春秋、战国,中国进入独裁专制的家天下时期,国家成了上自天子下至诸侯“牧民”的工具。那时,国家林立,战争不断,互相杀伐吞并,得“道”者国兴,失“道”者国除。国兴时百姓纷纷聚集。国亡时百姓作鸟兽散。即使平时百姓也迁徙频繁,跟现在公司职员一样。各国君王四处网罗人才,吸引百姓,扩充势力。有抱负的学者士子遍游列国,寻求施展才学的机会。其时虽然也有“与子同仇”等爱国精神,有伯夷、叔齐宁可饿死不食周粟的壮举,但人们大都遵从“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的实用主义原则。鲁国的孔丘离鲁兜售儒学,不被看作叛国泄密;齐国的孙武为吴国所用,不被认为是齐奸忘记祖宗;甚至伍子胥依托吴国,灭了自己的故国楚国,也不被认为是大逆不道、十恶不赦的罪恶。

自秦并吞六国、统一了中国,形成“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局面后,君王已无竞争对手,可以放心大胆地“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骨肉,以奉我一人之淫乐”。这时国家的概念才随着君王地位的日益显赫凸显出来;忠君爱国之类的东西,才被一些贪图蘸取君王盘中残汁剩羹的卑鄙文人炮制出来,成为强制百姓必须遵从的正统官方文化。

那么,国家究竟是什么呢?

* 国家是什么?

如果国家象有人认为的那样,是国土或者要件是国土,那么国家无非是物,是人们赖以存活的生存空间和物质基础。爱国就成了爱国土,就象动物爱其领地。战争也无非如同动物争夺领地而已。爱国如果是爱国土、不容他人觊觎染指、而有作为的王朝就是使国家版图得以拓展的话,那跟地主对土地的认识和感情又有什么不同呢?如果是这样,国家有何神圣可言、爱国主义又算得了什么崇高感情?

中国古代帝王把忠君与爱国联系在一起。现在的某些政党也恬不知耻地宣称,爱国就是爱党、爱政府,把帝王、党派、政府与国家等同起来,以期达到维护其独裁专制的目的。其实,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孟子对此就有过精辟的阐述。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又云:“君视臣如土芥,臣视君如寇仇”,“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明末黄宗羲先生更是洞察其中关窍细微,把国家与国民、帝王的关系做了入木三分的剖析,“天下之兴亡、不在一姓之兴衰,而在万民之懮乐”,把国家的兴衰定位在国民福祉上。帝王、党派、政府与国家是不同的概念。任何企图使之混淆的做法,不只是与现代人们公认的理念相违背,也为古人所不齿。

我想,国家肯定不是某些人宣扬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认为,人类发展经历三个阶段:蒙昧时期、野蛮时期、文明时期。国家只不过是人类历史过程的一种组织形式——人类开始的时候不会有它,人类结束的时候它也不会存在——它不过是人类发展到野蛮时期的产物,而其存在的意义只能是服务于创造它、使用它的人。

人如同其它动物一样,都是两性欢愉的副产品:父、母是每一个人的成因;人一出世就与他人有着或亲或疏的各种关系。人类进入到以家庭为基本社会单位的阶段时,人一出世就是家庭的一份子。各种关系得到进一步加强——父母哺养孩子长大成人,孩子给父母养老送终,兄弟姐妹在生活中相互照顾,亲戚朋友之间相互提携。社区协调着包括个人、家庭、组织等更为广泛的关系。社区可以说是若干个人、家庭、组织的集合体。它维持地方秩序、修建公共设施、主持公平正义,服务于每一个人家庭及各种组织。

而国家只不过是放大了的社区,另外还肩负着保护公民生存基础(国土、资源等)的责任。国家在特定历史时期,对公民生存安全、生存质量至关重要。譬如历史上民族之间、国家之间发生战争时,动辄对敌方烧杀抢掠,甚至毫无来由毫无人性的屠城。中国历史上敌国之间的残酷杀戮,及二战期间德、意、日法西斯对占领国国民(尤其是对犹太人)的残酷屠杀,证明了国家强盛对公民的意义及爱国主义值得提倡的原因。

* 国家不应该凌驾于国民之上

但是,是否因为这一原因,国家就可以凌驾于国民之上,成了象某些政治组织所宣扬的那样神圣、连对它进行一下理智的探讨都是亵渎神灵呢?我认为,对人类而言,只有人是最宝贵的。每一个人的自由、幸福,是至关重要的,是神圣的,是不能以任何理由为借口加以剥夺的。个人的福祉,不管从个人角度,还是从社会角度而言,都是本;家庭、社区、国家是人的组织形式,是保障个人幸福、为人服务的工具,是末。从家庭、社区、国家的形成来看,也是基于人们的利益需要而产生的。保护、服务于个人利益,是家庭、社区、国家产生的动力和存在的唯一目的。反之,如果家庭、社区、国家不是个人利益的保障与工具,也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

如此看来,国家同家庭、社区一样,无非是人们共同利益的集合体。它不过是人创造的若干人类组织形式之一,无所谓伟大神圣,只有运作良好正常,或运作恶劣不正常而已。如果国家运作正常,真正服务于国民利益,国民就会对它备加珍惜;如果国家运作不正常,演变成一个阶级统治其他阶级的工具,成为极少数特权阶层鱼肉欺压国民的工具时,国家对国民而言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爱国主义也就不只成为空谈、而是成为笑谈了。

任何国家的建立和运作,必须立足在保障人权、保护国民利益这个本上。只有个人的自由、利益得到充分的保障和尊重,个人的才智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社会才会进步,国家才会强盛。国民也只有在能够掌控国家机器的前提下,才会感到与国家命运休戚相关,才会与国家同生死、共命运,才会在国家的组织形式下形成强大的凝聚力,才会培植出植根于个人主义基础上的真正的爱国主义。

中国几千年至今的独裁专制体制,把国家变成了少数特权阶层享乐的天堂,而成了大多数国民受奴役、受剥削的地狱,甚至形成今天倾国民之力、竭国之所出不能满足权贵吃喝贪占的局面。在此情况下,奢谈什么爱国主义,是不现实的。中国历代统治者,一直把忠君爱国作为愚弄国民、维护统治的手段。但每当国家危难之时,叛国者争先恐后,引狼入室者比比皆是,其中并不乏身为爱国主义施教者的高官显贵、封疆大吏。抗日战争时期,从前朝皇帝、政府主席、各路军阀,到平民百姓,投靠日军的人数,竟然远远超过日军人数。所有这些,就是对专制体制所宣扬的爱国主义的绝妙讽刺。

在民主国家,个人权力得到充分尊重和保护,国民与国家的感情是强烈而真挚的。一旦国家处于危险状态,国民不用动员就会同仇敌忾、万众一心地抵御外侮。二战中,英、美等国民的牺牲精神,及最近美国“9.11”事件,美国国民所表现的爱国热情,令人感动、令人震撼。

* 只有爱民在先,才会有爱国在后

由此看来,只有爱民在先,才会有爱国在后。只有国民人权得到切实保障,国家真正成为国民利益保障的工具时,国民才会与国家荣辱与共,才会有真正的爱国主义,而国家也才会有安全的保障。

随着经济、政治、军事全球化趋势的日益明显,国家的作用必然逐步减弱。将来,地球村成为现实之时,国家必定成为一个经济区域概念,甚至会成为历史概念。我想,那时爱国主义就会成为历史,而体现人类道德价值的人权理念、人道主义,则永远是指引人类文明进步的大蠹,飘扬在人类前行的远方。

(转自“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纪元专栏】中南客﹕筛选民族主义﹐中国稳拿冠军
爱国愚民是怎样炼成的: 近代史教科书
《纪元专栏》论民族主义优于爱国主义
从赵薇事件看“爱国主义”
最热视频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新闻看点】川普连环反击 习近平称备战打仗
【远见快评】最高院裁决释信号 乔州再演反转戏
【西岸观察】宪法第12修正案为川普胜选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