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中共金融委为何高度关注中小银行

【热点互动】20年来最大国企美元债务违约!债务危机下,中国金融风险有多高?国企“做大做强”种下恶果。(新唐人合成)

人气: 66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1月10日讯】1月7日,中共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金融委)开年首次会议,刘鹤亲自主持,重点提2件事: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以及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媒体报导多关注前者,但后者明显是这次会议焦点所在。

一般来说,中小银行是支持中小企业融资的主力,现在中小银行自身资金都有缺口待补,又如何提高中小企业信贷投放,何况中小银行也是银行系统里面的中小企业,相比大型银行,同样也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特别是,中小银行多设于二线城市和农村,其资本风险如果持续扩大下去,将首先导致地方金融风暴一触即发。

媒体统计,自去年8月至今,金融委连续四次会议四度提及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高规格会议如此频繁强调也说明这个问题比高层预期要严重。而此前有业者分析数据指出,中小银行资本缺口至少万亿;还有报导据金融官员说法披露,许多地方银行早已处于技术破产的边缘。

去年,包商银行、锦州银行、哈尔滨银行、恒丰银行等中小银行相继被接管或被注资,可以说是地方金融此一隐形未爆弹的冰山一角。但归根究柢,今日中小银行资产质量恶化,目前的经济下滑不过是令问题无法再掩盖,但还不是根本原因。

从当初中小银行(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成立来看,是因当地政府需求而组建的,中小银行自然与地方政府联系紧密,受到地方政府的影响非常大。公开报导,从前到现在很能说明这点事实的一个普遍现象,是地方政府、国企与银行深度捆绑,地方政府经常要求所辖的中小银行向经营不善快要倒闭的地方国企进行放款,地方政府推动相关基建,更是要其所设立的地方融资平台向银行进行借贷。

而在中共以党领政体制下,政府之手甚至还会以支持地方发展等政治原因,直接干涉银行经营,特别是在每当地方政府的银行贷款大规模到期之际。如2018年这一轮高峰期,不少地方政府向银行的借款连利息都付不出来,如财新网曝湖南常德政府一份会议纪要显示,常德政府要求相关银行提供降息、延期、续贷或借新还旧等措施,银行若不从,一律不归还借款,不配合的银行还将送纪委处理。

再从金融反腐来看,银行系统内控、风控最大漏洞在于核心管理层。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有20多位中小银行高管被查。银行系统与其他系统一样,党委书记是实际一把手,通常还兼董事长、行长。2019年12月被判终身监禁的姜喜运,他是山东恒丰银行原党组书记、行长、恒丰银行公司董事长,姜喜运的后任蔡国华曾任烟台市副市长兼市国资委党委书记,据相关案情报导,在10年左右的时间内,恒丰银行这前后两任一把手“前腐后继”,执着地做一件事,那就是动用银行资金曲线控制银行股权。

也就是说,地方中小银行的腐败案其实跟国有大行的没有两样,“在这过程中,银行的掌门人、实际控制人利用自己掌控的国家资源进行政治攀附,广交权贵,把银行当成利益团体的提款机,甚至把金库的大门向特定关系人敞开。”

在目前被接管的中小银行中,包商银行堪称典型例子。该银行资产负债表截至2016年12月31日显示,存款仅为1,936亿元,但来源于同业的存放或拆借高达7,302亿元,这当中包含央行借款122亿。换言之,不只是很多中小银行误触包商银行雷区,就连央行也踩雷。包商银行的大股东是明天集团,合计持有89%的股权,持股比例远超之前银监会规定的20%的持股上限。

而明天系的掌门人肖建华引发外界关注的特别背景,是他被认为充当曾庆红儿子曾伟的白手套,与江泽民一帮人关系密切。事实上,1999年成立4家资管公司收购国有商业银行不良放款,就是为避免银行系统因坏帐过高而倒闭,也是银行体系资产恶化早在江泽民主政时期就已发生。

时至今日,经济放缓加上中美贸易战,中小银行开始成为金融一大隐忧。去年的包商银行、锦州银行等地方银行实际是破产了,监管层怕公然破产,引发全国性信心危机,然而雷还没爆完,2020年或上演中小银行倒闭潮。只是银行不是P2P,不能甩锅给老百姓,央行一家两家能够接管,上百家银行资金周转不灵怎么接管?届时就可能导致地方金融系统性崩溃。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20-01-10 10: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