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飞帆揭秘 民进党一年内“复活”的内幕

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资料照。(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17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15日讯】在2020中华民国总统大选中,民进党旗开得胜,继续完全执政。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了民进党副秘书长、31岁的林飞帆,分享民进党2018年底地方选举大败后,在一年内“复活”胜选,他们用了什么战略?

民进党支持度“复活”三大因素

林飞帆分析民进党这次大胜,最主要原因,是从去年1月份习近平的《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开始,这是关键的一个转捩点。2018年底,民进党的支持度跌到谷底的18%,丧失人民的支持。但是,很快在去年1月份的时候,民进党整个执政团队有很大的调整。

第一个调整,蔡英文总统在两岸、国际事务上的讲话与回应,越来越快速。

第二点是习近平的谈话本身,对于台湾很多人而言是对台湾主权与国家安全上直接的威胁。配合后来香港情势的演变,台湾人看到一国两制并不是台湾要走的方向,而且捍卫台湾国家主权跟安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去年有一些学界的民调发现,在意台湾国家安全跟主权立场的人,首次超过在意经济发展的人。

第三个因素是对比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韩国瑜从当选高雄市市长以来,他一连串的谈话,都没有办法符合台湾绝大多数人的期待。他在两岸政策,或是国家安全议题立场上,尤其非常模糊。

台湾大选结果:中共对台政策路线失败

林飞帆表示,这次选举看来,大家在捍卫台湾的主权、安全的议题立场上面,有一个非常坚定而清晰的态度。台湾不跟中共低头,“在蔡总统的两岸基调下,就是我们不主动挑衅中国(中共),不去做区域安全、稳定的破坏者”。

“过去马(英九)政府执政八年的政治路线,其实为台湾带来非常严重的成本。”他说,这样的政治路线会让台湾民主、宪政体制受到很大程度的破坏,也让台湾在经济上面造成两岸不均等、不对等的一种经济依赖的状态。这必须改变。“过去三年我们就在做这样的工作。未来的四年,其实也是应该延续这样的方向”。

林飞帆说,过去中共的两岸政策,不管是文攻武赫、惠台方案,还是对台湾的民主进行大规模的渗透工作,从这次大选可以看得出来,台湾人民是不接受的。这些惠台措施,企图从宫庙、村里、农渔会系统、不同宗教系统、甚至媒体去笼络,台湾人是不接受的。

他说,大家对于台湾的安全跟主权,对于台湾做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现状,大家是极力要去保护跟捍卫。他很诚挚地希望中共政府能够好好地看待这样一个新的民意。中国大陆一般的普罗大众,他们其实看到台湾民主的状况,也有一种期盼,希望中国有一天能够民主。他觉得这个是应该中共高层认真去看待的。

大选战略:团结年轻世代

林飞帆说,从2018年底的选举结果来看,民进党是受到大多数年轻世代的反感和厌恶。但是,2019年初,整个党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转捩点,就是进行大规模改组,启用非常多的年轻人。包括党内的一级主管,很多都是他这个年纪、比他更年轻,三十岁到四十岁区间的年轻世代,他们掌管文宣、新闻、国际事务甚至各式各样的政策对话。

“这些年轻世代投入在民进党里面”,他认为,在最艰困的情形下,是有助于民进党对外互动的政策与思维的转变。过去一年,民进党参加很多公民运动,包含3月份反核大游行、9月份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大游行,民进党率领党工主动参与游行当中。民进党跟年轻人的互动增加。

他表示,民进党还有一个蛮大的调整,就是他们这次选举的提名策略上的调整。民进党脱离了过去传统的提名方式。党中央清楚的策略就是:拉抬年轻世代。

林飞帆说,他们在9个选区,都提名了40岁以下,跟过去的民进党没有太大渊源的年轻世代。比如赖品妤、吴怡农、谢佩芬,新北市有蔡沐霖、张铭佑,新竹的周江杰、郑朝方,台中有庄竞程等这些新人。成绩上面来看,他觉得这些年轻人是能够带起一些风潮与风气。

国民党改革需解决两个问题:年轻化、本土化

“对比对手国民党,从培育接班人才的角度来看”,林飞帆认为,两个政党最大的不一样,在于给青年世代的机会跟栽培,两党的包容性跟开放性完全不一样。台湾有很多新兴的小党、新的政治素人出现,年轻世代期盼他们来到政界发挥战力。

他说,国民党却是在走另外一个极端。可以看到吴敦义主席在党内不分区提名过程当中,他是把吴斯怀、叶毓兰放在名单里面,甚至是一度要把自己放在安全名单里面,这样的思维是完全不同的。他有些关系不错的国民党朋友,他们看到他接任副秘书长这个职务的时候,心里在想的事情是,为什么国民党没有办法?

“有分析认为,国民党可能慢慢走向泡沫化,民进党变成一党独大的局面会出现。”他觉得其实不会这样,如果说国民党有办法在这个过程中转型改革。转型改革,包含几个层面,第一个是国民党可以走向一个年轻化的路线,那民进党会备受压力。这也会连动加速民进党内部的调整。其实对于台湾的政治民主发展,是一件好事。

他说,第二个重要的改革是让国民党成为一个本土化的政党。国民党到今天为止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还拥抱着过去“一个中国”的框架,没有有效地回应台湾主流社会的期待。如果国民党修改他们的党章,把2005年他们签订的“连胡公报”放入国民党党纲这样一个状况,如果能够有所改变,他觉得这会是国民党一个重生跟再起的机会。

台湾会继续扮演区域民主跟人权的倡议者

记者问到:“对于跟你同龄的大陆人、香港人,尤其是走上街头、参政议政的年轻人,跟你生长在同个年代,却有完全不同的境遇。这次台湾大选结果出炉后,你会想对这些还在奋斗的人们说些什么?”

林飞帆说,在香港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受到香港年轻人很大的启发”。也是因为香港反送中的运动,让台湾年轻世代看到中共极权统治的本质。大家看到在中共统治底下,威权跟民主不可能同时存在一个国家。

他强调,香港在去年区议会的选举当中,展示了一个非常强而有力的追求民主的意志。希望未来“我们也可以跟他们一起往民主的方向继续前进”。台湾的朋友,希望大家能够持续关注香港,不只是因为这次选举。“而是台湾在区域当中,要扮演民主跟人权自由倡议者的角色,所以我们继续关注香港、西藏、中国、新疆维吾尔族的人权。”#

责任编辑: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