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华裔:武汉人逃多伦多称“医疗系统崩溃”

1月23日,在遭受病毒袭击的武汉,被封锁后,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戴着防护口罩的在街道上走。(Getty Images)

人气: 1705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伊铃多伦多报导)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已导致有超过1,000万人口的中国武汉市以及周边十几个城市被封城。加拿大政府手上信息有限,还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估此疫情。加拿大卫生部表示,目前有五六个曾经去过中国的加人在观察中,并没有确诊。

多伦多总医院传染病专家博格奇(Isaac Bogoch)表示,如果中方官员在病例总数及其它临床数据方面更透明的话,会改善加拿大医疗系统应对疫情的效率。

疫情可能比SARS严重

2003年爆发的SARS疫情,导致全球8,000多人被感染,近800人死亡。当时,中共政府先是封锁疫情消息,但之后公开后,也没出现过因疫情封城的事件。该新病毒与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属于同一冠状病毒家族,患者症状与一般流感类似,确认感染的唯一方法,是通过实验室测试。

大多伦多居民蔡女士当时住在武汉。她对《大纪元时报》说,SARS当时的重灾区是广州和北京,她没有听说任何亲友感染SARS,只是乘车去另一个城市出差时,被政府官员拦截,所有乘客都要测体温,这才意识到疫情挺严重的。

“这次应该更严重。” 蔡女士说,官方说只死了17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如临大敌?”

她说,她武汉的2个亲戚家里,都有成年人和小孩住了医院,其中有一名成年人已经被隔离。

蔡女士说,其实,在官方封城之前就已经有预兆。她的弟弟在另外一个城市工作,本打算节日期间回武汉,但他在武汉的医生朋友都建议他不要回去。

蔡女士说,她现在每天都在关注武汉的疫情发展。她的弟弟所知有限,在电话上也不敢多说,因担心被政府找麻烦。

不少武汉人逃到多伦多:医疗系统已经崩溃

家住大多伦多列治文山的大陆移民A先生不愿透露姓名。他说,他和太太都是武汉人,目前所有在武汉的亲人都被限制在家里。前天晚上,他侄子从重庆回到武汉,半夜发现政府宣布封城后,又连夜开车出城,花了5个小时才逃出城。

A先生表示,他的一个同学出现发热症状,目前已入住医院。他说,该同学的太太是武汉市人事部门一名局级干部,通过关系才住进医院。“普通人不可能有机会住院了。事实上,武汉的医疗系统已经崩溃,已经没办法接待病人。”

他说:“武汉的实际情况比政府报出来的要严重得多,我了解到有一个年轻的医生死了,很多医护人员感染。”

A先生说,他和太太昨天晚上整晚都没睡觉,担心家人能不能逃过这次劫难。“之前他们(武汉家人)都不相信的。我早就听说武汉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跟家人说,让他们警惕,但他们都不相信,说相信政府说的。”

“现在所有的家人都很恐慌,不知道怎么办好。”他说,“物资也不充分,白菜35元一棵,超市完全断货。”

他说,更大的恐怖可能还没来到。从高铁的进出人数估算,武汉最近几天起码有上百万人出城了。“武汉有20多所大学,现在正是过年期间,学生放假回乡,还有大量农民工回乡。潜伏的携带者可能造成病毒扩散。”

A先生说,他从同学微信群里了解到,最近几天,已经有不少武汉居民逃来多伦多避难。“多伦多居民需要警惕。”

“这次大灾难政府有责任。”A先生说,“最初他们想掩盖,掩盖不住了才报出来,报的也不真实。他们根本不把老百姓的命当回事。希望大家自求多福,不要死太多人。”

要求6天内建特殊医院

截至发稿时,虽然大陆官方宣布的全国确诊病例只有600多例,死亡17人。但是,武汉宣布封城后,湖北省的其它十几个城市,也相继宣布封城。

武汉市政府已要求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参照北京小汤山的模式,在6天内建成一个专门应对疫情的医院,地点位于蔡甸知音湖武汉职工疗养院。

2003年4月,SARS疫情时,北京在7天之内建造了小汤山医疗点,建筑面积达2.5万平方米,可容纳1,000张病床。

蔡女士说,蔡甸知音湖武汉职工疗养院,是一个离玉笋山火葬场很近的地方。当局要快速建这样一个医院,说明感染者可能很多,而且死亡率比较高。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