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武汉肺炎源头或来自中共病毒实验室

一位以色列生物战专家认为,这种致命病毒的源头可能在武汉一个实验室。(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气: 1387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根源到底在哪里?目前尚无定论。中共宣称可能是来自动物,但一位以色列生物战专家认为,这种致命病毒的源头可能在武汉一个实验室,该实验室与中共秘密生物武器项目有关。

武汉病毒研究所参与中共秘密生物武器项目

自由亚洲电台本周重新播放了一家武汉当地电视台2015年的一个报导,该报导提到中国最先进的病毒研究实验室,即武汉病毒研究所。该研究所拥有中国唯一用于研究致命病毒的安全实验室。

据《华盛顿时报》报导,研究过中国生物战(也称细菌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说,武汉病毒研究所与北京的秘密生物武器项目有关。

肖汉姆对《华时》说,就研发而言,该研究所的某些实验室可能参与或至少附带参与了中共的生物武器研究。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生物武器研究是作为中共军民双重用途研究的一部分而进行的,“绝对是秘密的。”

肖汉姆拥有医学微生物学博士学位。从1970年到1991年,他是以色列军事情报部门高级分析师,负责中东和世界范围内的生物和化学战研究。

过去,中共曾否认拥有任何攻击性生物武器。美国国务院在去年一份报告中说,怀疑中共从事秘密的生物战工作。

肖汉姆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隶属于中国科学院。但该研究所中的某些实验室与中共军队或中共生物武器项目有关。

1993年,中共宣布第二个设施“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为8个生物战研究设施之一。

肖汉姆说,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是一个民用设施,但与中共国防有联系,并被认为参与了中共的生物武器项目。

中共大使馆发言人尚未回复《华时》所提出的置评请求。

武汉实验室研究SARS等高传染病毒

报导称,这家武汉病毒研究所过去曾研究过冠状病毒,包括SARS,H5N1流感病毒,日本脑炎和登革热(dengue)。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还研究了引起炭疽病的病菌。

肖汉姆去年7月在《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武汉研究所是从事生物武器某些方面开发的四个中国实验室之一。

该研究所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简称P4实验室)从事SARS、埃博拉(Ebola),尼帕(Nipah,又译立百)和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病毒的研究。

“冠状病毒(特别是SARS)已在该研究所进行了研究,并可能保存在里面。” 肖汉姆说。

他还表示,SARS总体上被纳入中共的生物武器项目,且在几个相关设施内处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这个研究所的各种冠状病毒都被特别纳入生物武器项目,但这很有可能。

P4实验室是中国首个生物防护水平在4级的实验室。

资料显示,4级是生物安全最高水平。此级别需要处理一些最危险且未知的病原体,且该病原体可能造成经由气溶胶传播之病原体或造成高度个人风险,且该病原体至今仍无任何已知的疫苗或治疗方式。因此,需要有很严格的安全标准防止扩散。

肖汉姆表示,当一组在加拿大工作的中国病毒学家不当地向中国发送了埃博拉病毒等最致命病毒样品时,加大了人们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质疑。

加拿大媒体CBC之前报导,去年3月,加拿大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曾通过加航,向中国发送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Henipah)。当年7月,该实验室特殊病毒项目组——疫苗开发和抗病毒治疗小组组长邱香果和其丈夫及几名身份不名的中国留学生,一并被强制带离实验室。

不排除新型冠状病毒从武汉实验室“逃脱”

中共当局到目前为止一直宣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尚未找到。而目前这种病毒已经导致41人死亡,1300多人感染。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只告诉中共国家控制媒体,初步迹象表明,该病毒起源于武汉海鲜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

美国官员则表示,一个不祥预兆是自从这个病毒爆发以来,中国网站上流传了一些虚假传闻,声称该病毒是美国阴谋传播生物武器的一部分。该官员说,这可能表明,中共正在为积极宣传做准备,以应对将来被指控,这种新型病毒是从武汉一个实验室“逃脱”出来的。

当被问及是否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实验室中“外泄”出来时,肖汉姆表示,原则上,病毒传到外部或者是通过病毒“泄漏”,或者是通过在有关设施出来的人不知不觉被感染上病毒而带出。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来说明。

在研究人员对新冠状病毒的基因组进行测序后,有可能确定或提示其起源或来源。

英国《每日邮报》称,实际上,美国科学家早就警告,病毒有可能从位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逃脱”出来。

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蒂姆·特雷文(Tim Trevan)早在2017年就在《自然》期刊上发表评论说,他担心中共体制下所创造的文化会使这个研究所变得不安全,因为每个人能够自由发言和信息公开很重要,但中共不会允许。

《自然》是全球最具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其文章披露过,SARS病毒已经多次从北京一个实验室“逃脱”。

武汉P4实验室距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大约20英里(约32公里)远。《华盛顿时报》称,一些报导认为,病毒有可能是从实验室中传出。

武汉P4实验室研究全球最危险的病原体。此外,实验室还进行动物研究。但和西方国家相比,在中国,动物研究的规则要宽松得多。这也是特雷文所担心的地方。

比如研究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行为,要想研发治疗和疫苗,就要求在给人做测试之前,让研究用的猴子感染上这些病毒。但问题是猴子是不可预测的。它们可以跑、它们可以抓挠、它们可以咬,它们所携带的病毒会散布在脚、指甲和牙齿上。

美国警告过中共毒素研发项目可能会带来生物威胁

去年,美国国务院年度武器条约遵守情况报告指出,中共在从事一些可能支持生物战的活动。

报告说:“信息表明,在报告期内,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从事了可能具有双重用途的生物活动,这引起外界对其是否遵守《生物武器公约》的担忧。”

报告还补充说,美国怀疑中共未能取消其生物战项目,没有遵守公约的要求。美国还担心,中共的毒素研发项目可能会带来潜在的生物威胁。

责任编辑:林妍 #

评论
2020-01-26 1: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