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教授:中共封城难堵病毒 防疫需尊重人权

人气 3791

【大纪元2020年0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引发全球关注,美国对湖北发出最高级别旅行警告。武汉继封城后再封区,整个湖北省几乎都被封。阻止疫情蔓延靠封锁能奏效吗?美国专家认为,封城难以围堵病毒,防疫需尊重人权

许多中国公众抱怨中共宣布的数字大大偏低,医院医生常常拒绝确诊。

迄今为止,绝大多数病例和所有已确诊的死亡都在中国,但在泰国,越南,新加坡,日本,韩国,台湾,尼泊尔,马来西亚,法国、加拿大和美国也发现病例。

未来时态(Future Tense)是在线杂志《石板》(Slate)、美国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和亚利桑那国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的合作伙伴,致力于研究社会、新兴技术和公共政策。

1月24日,《石板》杂志网站刊登了由未来时态的亚利桑那国立大学公共卫生法律政策中心主任詹姆斯·G·小霍奇(JAMES G. HODGE JR.)教授和助理教授莱拉·巴拉萨(LEILA BARRAZA)撰写的文章,该文指出,中共迄今为止的许多行动在遏制新近爆发的中共肺炎疫情方面,过于激进而无效。他们同时指出侵犯人权不是解决问题的出路,相反,尊重法律规定,尊重人权才有希望共度难关。

世卫未宣布武汉疫情为国际紧急事件不明智

两位教授在文中指出,鉴于自2002年以来成功控制了先前的冠状病毒,例如SARS和MERS之后,现在人们可能会认为人类已经为应对这种类型威胁做好了全球准备。但是凯瑟琳·鲍尔斯(Catharine I. Paules)、希拉里·马斯托(Hilary D. Marsto)和安东尼·福西(Anthony S. Fauci)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中写道:“ (冠状病毒)引起的又一次人类疾病暴发……突显新兴传染病的长期挑战以及持续防备的重要性。”

然而,这样的当代人类挑战似乎并没有引起世界卫生组织、中共政府当局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重视。1月23日,在审核了所有现存的证据之后,世卫组织应急委员会投票反对宣布中共肺炎疫情属于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即PHEIC。请求确认紧急状态更像是一种政治姿态。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曾触发了《国际卫生条例》的实施,该条例特别针对SARS的经验教训于2007年进行了更新。

尽管世卫组织“预计进一步国际输出案例在任何国家都可能出现”,但还是做出了这一决定。根据随后进行的重新审议,这样的结论似乎并不明智,因为目前面临的情况是:人与人之间迅速传播;没有已知的治愈、治疗方法或疫苗;死亡率已经接近4%。

武汉肺癌疫情的病例,为何从1月19日开始激增?(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共肺炎目前面临的情况是:人与人之间迅速传播;没有已知的治愈、治疗方法或疫苗;死亡率已经接近4%。(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共侵犯人权 强制封城 另加恐吓

或许是试图避免重演2002年因SARS的不当处理和公然失实陈述而造成的全球崩溃,中共当局对武汉疫情大大加强了反应力度。然而,两位教授认为,迄今为止,中共的许多措施过于激进,侵犯了人权,对遏制疫情毫无效果。

中共官员在武汉及其它多个被确定为病毒孵化和传播温床的城市建立了“防疫封锁线 ”,基本上阻止了数千万人离开其管辖范围。数千航班取消,同时也阻止外人进入。

滞留在武汉和其它地方的人们在其社区活动中受到进一步限制。那些有感染症状的人正在淹没当地医院,医院对他们进行入院筛查。数百名受感染的个人被隔离。十多名医护人员在尝试治疗首发的病例时被感染。

更糟糕的是,中共媒体和其它消息来源对公共卫生威胁轻描淡写。最近的中文广播避免将病毒描绘为当下民众的风险。社交媒体平台不仅帮助发布政府批准的虚假信息,而且还散布有关该病毒的虚假谣言,以及对未能报告症状的报复性措施的担忧。一些中共官员采取了严厉措施来确保公共卫生合规。中共党委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则临时帖子称,任何故意在中国隐瞒疾病感染的人将“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支柱上”。

中共肺炎爆发,机场是各国首先注意的焦点。(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国际传播加速 卫生干预需合法合理

两位教授认为,各国会以史为鉴,尽管世卫不宣布武汉疫情属于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一些国家仍将很快考虑限制进出中国的航班。

可以理解的是,诸如2019中共病毒之类的新兴传染病助长了公众的忧虑,而政府过分激进的反应加剧了这种忧虑。两位教授认为,在理想情况下,应基于特定的流行病学发现来采取公共卫生措施,可靠的干预措施应与由可靠扩散数据支持的实际风险直接挂钩。诚然,当可用数据不完整或受到质疑时,部署公共卫生措施非常困难。

因此,国际卫生实体和国家或地区政府有时采取:
1)“安全”的决定,以避免政治争议,例如,世卫组织不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决定;或
2)高度限制性的措施,以限制公共卫生的影响,例如,中国城市隔离区/ 旅行限制。但是,事实是,这两种方法都不可行。

两位教授强调,起作用的是合法的、符合伦理的,并基于人权的干预,这种干预允许针对特定风险的公共卫生权力发挥效力,并鼓励人们在尽可能的情况下自觉遵守法律,以达成共同的目标。

以确保安全航空旅行的公共卫生干预为例。毫无疑问,全球航班会带来疾病传播的风险。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已经记录了通过航空旅行传入境内的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病例。肯定会有更多案例浮出水面。然而,从经济上考虑,关闭航空旅行不是一种选择,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也无济于事。大多数乘客和机组人员都没有感染该病毒的风险。

图为2020年1月21日的北京地铁站:中共肺炎令人们忧心忡忡。(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最佳民众保护 须尊重人权

美国公共卫生部门并没有像某些国家,包括中国,那样在爆发之前就限制或禁止来自中国的航班,而是明智地对选择的航班实施非侵袭性检查工作,以评估乘客或机组人员的健康风险。

美国联邦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最初于1月17日在美国3个机场(肯尼迪国际机场、洛杉矶国际机场、旧金山国际机场)启动了针对中共病毒的增强筛查,此后不久又指定了另外两个机场(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和亚特兰大国际机场)。增强的筛查方法采用监视来跟踪机场内绝大多数来自受病毒影响国家/地区乘客的潜在病例。这些乘客最初受到询问,并在出口和入口点参与非侵袭性的体温检查。

在机场检查之后,很少有人需要采取更具侵袭性的措施,例如检疫和隔离。通过这些筛查措施实际上发现极少的乘客具有传染性。

当世卫组织于2014年8月8日宣布关于西非埃博拉疫情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时,传播活跃的国家在国际机场进行了出境检查。在塞拉利昂的弗里敦国际机场,有166,242名乘客在2014年9月至2016年2月间接受了埃博拉病毒的出口筛查。发现十名乘客有潜在症状;五人被拒绝旅行,因为他们感染了疟疾和伤寒,但未感染埃博拉病毒。在2014年的爆发中,美国多家机场采用超过30天的入境筛查技术,未确认任何病例。

尽管对埃博拉和2019中共病毒等传染病进行非侵袭式的有限机场筛查有效性存在质疑,但其合法性和实用性并未受到质疑。世卫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认为,这种筛查是全球应对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旨在提高全球意识,阻止潜在的感染旅客上飞机,跟踪和监视潜在病例,并使所有乘客对航空旅行的持续安全充满信心。

两位教授表示,实时响应是必须的,但是如果实时响应没有正当理由而侵犯了人权,则就是不必要的。在与先前暴发的疫情一样,保护民众面对疫情的最佳方法是提供准确的数据,配合优秀的医疗科技,并尊重人权。◇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亚省拉响应对中共肺炎警报
中共肺炎失控! “关心政治”或可救命
李靖宇:中共肺炎失控! “关心政治”或可救命
中共肺炎迅速扩散 青海沦陷 确诊首例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出口增长见顶 互联网行业“过冬”
【横河观点】美小城基诺沙判决 拷问社会和法治
【时事军事】美军最新格斗导弹 将阻断中共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