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京师遭鼠疫加速明朝灭亡 当下呢?

周晓辉

人气 7795

【大纪元2020年01月30日讯】1月27日,总部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讯息中心称,一名隶属于湖北孝感市的中共空降兵保障部的军官,于25日被确诊为武汉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并被送往中共军队医院。而其所在部队有200名现役军人,被隔离在孝感市一个空置的军机机库中。另有消息透露,除了孝感有军官感染外,孝昌、随州、广水的几个空降兵旅,也都有相当数量的确诊病例。

据悉,中共空降兵于2017年前被称为空降兵15军,是军队唯一的空降兵。空降兵在湖北省有超过5000人,部分人在武汉。分散在几个地方的空降兵中多人被确诊,从侧面说明了疫情扩散之严重,而杀伤力巨大的病毒攻入中共驻湖北部队,对中共政权是又一重大打击。随着病毒在全国的扩散,谁又能保证中共其他驻军,包括护卫京师的部队没有感染者呢?!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不管有多少军人感染,中共当局一定会加以隐瞒的。2003年SARS爆发最厉害时,中共军方就拒绝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中共军人感染数据。中共军方估计,军人感染SARS的病例约占SARS感染总数的百分之八,并称已经把这些数据报告上级部门,但是世卫组织指责中共军方拒绝提供一些最基本的数据,例如感染者的性别和所在地区等。

然而,虽然隐瞒相关数据,但不争的事实是,中共军队的减员乃至战斗力的减弱,将会对严重依赖“枪杆子”的中南海维持中共政权,带来不小的冲击,甚至会加速政权的垮台。

不妨以明朝末期为例。明朝后期统治更加腐败黑暗,天怒人怨,水灾、蝗灾和瘟疫不断发生。从万历到崇祯年间,全国各地几乎连年遭灾。万历十年(1582)鼠疫传到相邻的河北宣府(治今宣化)地区,这里是军卫密集的军事重镇。疫情发生时,“人肿颈,一二日即死,名大头瘟。起自西城,秋至本城,巷染户绝。冬传至北京,明年传南方。”此次瘟疫不仅造成怀来卫城中的人口大量死亡,并且传入北京。

从崇祯六年(1633)开始,华北鼠疫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流行。这次爆发地点仍是山西。一条来自山西兴县的报告说:崇祯“七年八年,兴县盗贼杀伤人民,岁馑日甚。天行瘟疫,朝发夕死。至一夜之内,百姓惊逃,城为之空”。“朝发夕死”、“一家尽死孑遗”是对鼠疫发病迅速,病死率高特点的描述。

山西鼠疫也向周边省份传播。崇祯九年至十六年,榆林府和延安府属县相继发生大疫,崇祯十年“大瘟,……米脂城中死者枕藉,十三年,夏又大疫,十五年,……大疫,十六年,稔,七月郡城瘟疫大作”。崇祯十四年七月,鼠疫再一次传入了北京城。崇祯时人刘尚友追述北京城中的情况时说:“夏秋大疫,人偶生一赘肉隆起,数刻立死,谓之疙瘩瘟,都人患此者十四五。至春间又有呕血者,亦半日死,或一家数人并死。”“疙瘩”是对腺鼠疫患者的淋巴结肿大的称呼。崇祯十六年夏秋间北京城中的人口死亡率大约为40%甚至更多。

北京郊区的疫情也很严重。在通州,“崇祯十六年癸未七月大疫,名曰疙疽病,比屋传染,有阖家丧亡竟无收敛者”。昌平州的记载中称为“疙疽病”,而且“见则死,至有灭门者”。又如河间府景县,“崇祯十六年大疫,病者吐血如西瓜水立死。”

当时的北京实际已成为一座恐怖的疫城。如一份清代档案就提到崇祯十六年北京城的大疫情:“昨年京师瘟疫大作,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者。”还有抱阳生在《甲申朝事小计》卷6中提到崇祯十六年二月的北京城,“大疫,人鬼错杂。薄暮人屏不行。贸易者多得纸钱,置水投之,有声则钱,无声则纸。甚至白日成阵,墙上及屋脊行走,揶揄居人。每夜则痛哭咆哮,闻有声而逐有影。”也就是说,因为死人太多,白天已可见城中处处鬼影,真令人毛骨悚然。

此外,谷应泰在《明史纪事本末》卷七十八中则说,当时“京师内外城堞凡十五万四千有奇,京营兵疫,其精锐又太监选去,登陴诀羸弱五六万人,内阉数千人,守陴不充”。京营兵士在遭受鼠疫侵袭之后,元气大伤。以至于北京城墙上,平均每三个垛口才有一个羸弱的士兵守卫,自然无法抵挡李自成精锐之师的进攻。

事实上,北京城是不攻而克的,最后落得个孤家寡人的崇祯帝选择了在煤山自杀,死前以发掩面,表示自己愧对祖宗。

据估计,明代万历和崇祯两次鼠疫大流行中,华北三省人口死亡总数至少达到了l000万人以上。

几百年后的今天,历史又在重演。中共的黑暗、残酷的统治和其对良善的迫害,尤其是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活摘器官,让上天尤为震怒。过去十多年中,中国大地从未断绝过各种天灾人祸,从地震、火灾、旱灾、水灾,到SARS爆发,再到猪年猪瘟未绝,鼠疫再现,都在昭示着天意。而2002年贵州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的横空出世,更是将上天对中共死刑的宣判昭告天下。

如今命运多舛的庚子年又迎来中共病毒肆虐的惨况,北京据透露疫情业已失控,至少1万人感染,这其中不可能不包括军警人员,而这其实也是对中南海的又一次警示。

古代史书中《天文志》、《五行志》所载天象灾异往往与王朝政事丝丝入扣,哪里天象不对或是岀现灾异,就是预示朝廷政事要出现大的变动。明朝万历至崇祯年间出现相当多的灾害和异象,就是在预示着明王朝即将走向灭亡,而清兵顺利入主中原,乃是天意使然。借鉴历史,可知中共正在走向末日的尽头,此时无论做什么,都没有人可以救得下中共,也没有人可以逆天意而行。而在剩余的不多时间里,中南海高层的终极命运也将在一念间决定。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周晓辉:从崇祯皇帝救不了大明王朝说当下
杨晓波传参加省两会时感染 多地纷纷推迟两会
【名家专栏】专制政权比中共肺炎更危险
上饶政协副主席染疫 湖北官场抢打球蛋白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亨特电脑门新一轮风暴 谷歌被起诉
【珍言真语】港龙停飞 前空姐追忆香港价值
【一线采访视频版】民众厦门举横幅要中共下台
【远见快评】新邮件新证人席卷民主党大佬
【新闻看点】拜登中资项目 贺锦丽等大佬卷入
【重播】川普拜登终场辩论八大主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