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好心的巴黎人 专访法国国际经济专家沃尔特

2018年,沃尔特于巴厘岛与那里的“家人”合影。(沃尔特提供)
人气: 52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丽霞法国报导)弗朗西斯·沃尔特(Francis Walter)住在巴黎三区,他家附近是华人集中的餐饮和商业区,他总喜欢到位于市长路(Rue au Maire)西端的温州小吃店用餐,称其为自己的“饭堂”。

三区位于巴黎市中心地带,享有“上玛黑街区(Haut-Marais)”之称,这里热闹的咖啡馆、餐馆和商店鳞次栉比。沃尔特自从1978年搬进雷奥米尔(Réaumur)大街一栋19世纪古老建筑的顶层公寓后,一住就是四十多年。

像许多巴黎居民一样,沃尔特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巴黎人。他的家乡是法国和德国在历史上有过争议的阿尔萨斯-洛林(Alsace-Lorraine)地区。

2008年国际中小型企业经济论坛,沃尔特(中)和台湾代表团合影。(沃尔特提供)

再过一年,沃尔特就70岁了。4年前退休后,一度有国际公司邀请他当经济顾问,但为了照顾膝下6岁的孙女德尔菲娜(Delphine),他谢绝了高薪的工作机会,自得其乐地每周从周一至周五,步行到家附近的小学接送德尔菲娜。

其实,沃尔特一生并没有结过婚,“我的工作经常需要到国外出差,根本没可能结婚。”他说。

沃尔特和6岁的孙女德尔菲娜。(林丽霞/大纪元)

那沃尔特何来的孙女?这位曾在法国工业部工作数十年的经济专家、老巴黎一生充满奇遇,虽未曾结婚,却有两个像亲生儿子般的家庭,有四个孙子、孙女。他的养子巴鲁阿·比丹(Barua Bidhan)说:“沃尔特为人好,特别慷慨,乐于助人。”

好奇男孩探索世界 成为国际专家

“我的祖父母是在德国侵占法国(一战)时出生的,小时候,我经常和外公在一起,他总是鼓励我动手尝试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沃尔特说。

儿时的沃尔特与姑姑合影。(沃尔特提供)

正因为受外公的影响,沃尔特自小好学,充满好奇心。他回忆说:“在洛林,我父亲曾是小学校长,他也希望我当老师。高中毕业后,我不想上专业学校,希望上大学,父亲为此还替我偿还了四年的奖学金。”

好学的沃尔特曾同时进修文、理科,他考上了巴黎政治大学,获得社会学博士学位。1975年,沃尔特又考到法国海关学校,当过海关监察员。1977年,他通过考试进入了法国工业部。

从招聘和培训部,转到国际商业部,沃尔特走向了国际经济的大舞台,负责法国对外贸易与经济的各种项目,并以国际商业专家的身份,为联合国地方机构组织培训和研讨会。几十年来,“去过多少个国家我都记不清了。”他说。

热心助人 四海皆兄弟

在国际公差旅途中,沃尔特享受着高级的待遇,但他并不在乎奢华的生活。1990年,沃尔特到巴厘岛参加一次国际商业谈判,受到来自印度尼西亚总统府的接待,入住一家沙滩豪华酒店。

“一天,我对同事们说,我们离开这个‘监狱’(无聊的酒店),出去透透气吧。”沃尔特说。

于是,沃尔特和同事们去了巴厘岛一家地方餐馆吃饭。在那里,他遇见年轻的当地厨师Ketut。他问老板:“您可以给Ketut一天假期吗?让他带我们到他村子里去。”

那次游历,让沃尔特深深爱上了巴厘岛人纯朴而思维开放的生活方式,也和年轻厨师Ketut的一家建立了深厚友情。沃尔特欣赏巴厘岛人出色的创造和建造能力,“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是五星级的手工艺者,无论是厨艺、雕塑、农业耕种(水稻田)等各行业,都表现出他们的智慧”,他说。

在沃尔特看来,“巴厘岛人乐于吸收外来文化,但毫不改变自己基本的文化传统,他们富有语言天赋,很容易学会其它语言,勇于学习和再创造不属于自己的厨艺,对外界充满好奇。”

Ketut家共有五个姐妹兄弟。1995年,Ketut的弟弟因为家境困难,无法上大学,沃尔特慷慨为他承担学费,自此Ketut一家把沃尔特视为家人。沃尔特也把Ketut当作自己儿子一般,特别关注他的子女们的学业前途。每年,沃尔特会从巴黎飞往巴厘岛两三次与那里的“家人”共聚。

巴黎街头遇小贩 好心相助

不出差的时候,沃尔特在巴黎上班,每天两点一线,从位于12区的法国经济财政部下班,回家路上他喜欢光顾街头卖水果蔬菜的小贩。

2003年,沃尔特在巴黎4区遇见来自孟加拉的小贩巴鲁阿·比丹(Barua Bidhan)。与别的小贩不同,比丹经常会挑最好的水果给沃尔特,也不会骗斤两,沃尔特由此对他有了好的印象。同年夏天,沃尔特发现比丹突然不见了。

一天,沃尔特在3区列奥米尔-塞瓦斯托波尔(Réaumur Sébastopol)路旁又见到一些小贩,“一位摆摊的外籍男孩用生硬的英语告诉我说,‘Old man coming,old man coming an other side’(一位老人会从另外一边过来卖水果)。于是我走到了另一边(大约300米),但我并没有看见什么老人,当我返回来时,只见一帮非洲人正在破坏男孩的摊位。”就在男孩和同伴与非洲人较量时,好心的沃尔特竟站在那里帮男孩看守着摊位。

大约过了1个小时,真的有位老人(大约50多岁)来了。老人告诉沃尔特说:“他们正在申请政治庇护,供应商不给他们提供水果。”他才知道比丹是在申请政治庇护而没能来卖水果。

2004年9月,当比丹重新出现在街头摆摊时,沃尔特上前问他是否正在申请政治庇护,“他给我看申请档案,他以为我可以做点什么。根据孟加拉的局势,难民局决定给不给庇护,不是我能决定的。当时,我每天在网上看到关于孟加拉的新闻,我就打印出来,到了晚上8点半,我从经济部下班回家经过他的地摊时给他。”沃尔特说。

就这样过了3个月。12月底的一天,比丹告诉沃尔特,他的庇护申请被拒绝了,他问沃尔特是否可以帮他。

沃尔特曾因公或因私去过孟加拉十几二十次,“我知道孟加拉各宗教派系间的冲突很厉害。”他决定帮助比丹,他给了比丹一笔钱请律师上诉,并为他作第一见证人。“我和比丹真正交往的关系是自那时开始的。”他说。

历险之旅:领养小贩为儿子

沃尔特和养子比丹、孙女德尔菲娜合影。(林丽霞/大纪元)

在等待上诉结果期间,沃尔特带比丹回到洛林的老家,把他介绍给老父母和家乡的朋友认识,“这样能给比丹一个法语环境,是学语言的最好办法。”沃尔特说,“就这样,每次我有假期时,就带比丹回父母那去,有时他一个人和父母待在一起。”

为了帮助比丹学好法语,沃尔特还专门暂停了自己的中文课,利用晚上的时间给比丹上法语课。

生活在大巴黎的政治难民很多,沃尔特为什么偏偏帮助比丹呢?他解释说:“孟加拉人喜欢社群性来往,比丹是巴黎孟加拉社群的头领,他领导其团队的方式引起我的注意,他以非独裁的方式指挥其他人,让每个人都满意地找到自己的位置。我欣赏他的这种作风。后来,我父亲对我说,那你不如直接领养他好了。”

沃尔特还真听从了父亲的建议,经历了近一年半的复杂法律程序,正式领养比丹为儿子。

比丹也说自己非常幸运遇到沃尔特这么一位贵人,“我能够在法国上学进修获得文凭,也是全凭沃尔特的帮助,我和他的朋友们也建立了很好的关系,我们一起旅游,和他的家人度过快乐的日子,让我忘掉了过去的不幸,并在法国成立了一个幸福的家庭。”比丹感激地说。

如今,比丹在巴黎司法院和警察局当翻译员,并和别人合伙开了一个翻译事务所。在沃尔特的帮助下,他在巴黎郊外买了房子,成了家,生育了2个女儿,德尔菲娜是老大。

在日常生活中,比丹像对亲生父亲般尊重沃尔特,“每当我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我总会征求沃尔特的意见。”他说。

一个法国父亲,一个孟加拉儿子,双方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思维方式,相处总有意见不统一的时候,但沃尔特说处理和养子的关系“一点没什么困难”,相反特别有意思,“这是一次历险之旅!”#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