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滕彪:中共用恶法侵蚀香港

人气 874

【大纪元2020年10月02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邵燕采访报导)12位香港人被送中已月余,资深人权律师滕彪律师接受《珍言真语》采访表示,对案件继续跟踪,分析中共不许港人自己委派律师的原因。他呼吁公众和国际社会意识到中共的威胁,一起为香港争取民主自由。

滕彪在中国原是一位学者和资深人权律师。他从2003年到2013年在中国政法大学教法律,同时也代理了很多人权方面的案件,并参加过一些政治反对运动,因此被学校停课,后来被开除、被软禁、被绑架、关押、受酷刑。2012年9月起为香港中文大学人权与公义研究中心访问学者,见证了2014年雨伞运动。2015年到美国,现为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他表示依然在密切关注香港的政治法律状况。

中共指定官方律师 不让12港人维权

港版国安法》推出之后,8月28日遭中共广东海警拦截的12个香港人算是正式被送中了,香港一些泛民主派议员认为,过了30天还没有进入批捕,其实是违反了中国一些法律。

滕彪表示,按照中国的刑事诉讼法,侦查阶段一般最长37天,然后由检察院来决定是否批准逮捕。

“理解中国的这个法律最关键的一条就是,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一切都是由政法系统,或者是党委或者是政府的一些部门来决定。在政治性的人权性的案件里面,尤其是这样,其它的,如果是一些与政治没有任何关系的一些小的案件,也许能够遵守一下法律的程序,法官也可以按照法律来决定,但是一旦跟政府、跟公权力,或者跟官员、跟意识形态挂钩的,被认为是政治性的案件,或者是人权案件,或者是敏感性的有重大影响的案件等等,那么法律的文字表述实际上就是一文不值了。”

他补充说:“当局有很多种做法来规避这些法律的规定,在更多的案件里面、在更多的外界关注的案件里面,它甚至都不用规避,或者是不用找任何法律上的借口,它就是赤裸裸的违背法律、违背宪法、违背中国所加入的或者签署的国际人权条约。”

目前,中共官方给这12位港人指定的律师,不允许家属委托的律师去会见当事人。滕彪认为,只有12位港人能够自己委请律师,才有机会维权。“这个也是很明显的,如果是由家属或者本人所委托的律师,那么就要维护他们的权利。尤其是国内出现了一批维权律师,有一些他们要跟政府死磕,当政府违背法律、违背程序的时候,他们要挑战这些违法的做法。至少这些律师可以透露一些信息,让外界持续的关注,或者是采取一些正确的对策,这都是律师会做的事情。”

而中共强行制定律师,目的是不让外界知道他们可能遭受的非人待遇。“但是,中国政府它当然不愿意看到这些律师,家属委托的律师或者是维权律师来介入这些案件,在它们看来这些律师是给政府找麻烦的,或者是向外界透露一些,政府不愿意外界知道的一些情况。比如说,在里面受到酷刑,或者是绝食,或者是当局的一些违法的做法等等,这是中国政府不愿意让外界来了解的。”

滕彪透露,中共指定的官方律师是“勾兑律师”,目的就是不让当事人请维权律师。“所以它就想方设法地排除家属或者本人所委托的律师,就用政府所信得过的这些勾兑律师。我们管它叫勾兑律师,就是官派律师,它们虽然属于律师群体,但是它们的角色就是帮助政府来违反法律,帮助政府来掩盖这些违法的做法,所以在很多案件,比如709的很多案件,在一些政治犯的案件等等,都能够看到,政府它没有任何理由地拒绝家属或者本人所委托的律师,用这个官派律师来介入,这当然是完全违反刑事诉讼法,也是违反常识的,从常识角度也都能够理解,家人的意愿,本人的意愿当然要遵守,不能用官派的律师去替代他们。”

他介绍说,从中国维权律师的角度,在2003年前后,维权运动兴起以来,有越来越多的维权律师来代理一些人权案件。“这个在胡锦涛时期有比较快的发展,虽然从整个人数比例上来看,也是整个律师群体当中极少的一部分,但是这批维权律师,实际上对于促进中国法治起到了一些推动作用,也受到国际媒体很多的关注,也给中国政府找了很多麻烦,所以中国政府就对这些维权律师进行持续的打压。”

“在习近平上台之后,这个打压就更加变本加厉。最有名的这个大抓捕,709大抓捕,在2015年有数百维权律师都受到冲击,其中有一些律师至今还在监狱里。从709之后,这个维权律师群体是受到重创,整个维权运动也陷入低谷。但是仍然有一些维权律师,他们勇敢地去代理人权案件,这实际上,是在目前这种人权状况非常恶化,人权运动风险在加大的情况下,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中共用12港人被送中事件恐吓民主人士

滕彪认为,这是6月30日颁布《港版国安法》之后的一个重要的典型的案件,也可以说是第一个送中的案件,由中国的法律部门来侦查来处理。中共要把这12港人被送中事件做大成典型案件,目的是要以此恐吓抗争的民主人士。

他解释说,在《港版国安法》里有一些条款,他称作“铜锣湾条款”,从56条到61条,实际上就是规定了中国政府所控制的这些机构,可以把一些案件转交中国大陆来关押,来侦查和审判。

“这就是铜锣湾书店事件的一个法律版,它甚至不用去找国安特务,去绑架,然后秘密地送到中国。它可以利用这个《港版国安法》的一些条文,就把他们送到中国大陆去关押和审判等。所以我个人觉得,中国政府想要把这12个香港人的案件,做成一个重大典型的案件,不管他是否符合那个危害国家安全的规定,它就是一定要把这个做成是涉及到违反香港国安法的一个重大案件,用这样一个重大案件来对香港的民主人士,社会运动人士进行恐吓,达到这个杀鸡儆猴的作用。”

他建议家属和外界关注人士一定要抗争,为当事人争取权益。“这像过去很多案件,比如说王全璋的案件,像高智晟的案件等等,当事人长期处在这个秘密关押的状态,对外界来说就是彻底封了,无论如何呼吁,他们都没有办法见到律师或者家人,但是呢,对于他们的家属来说,对于我们关注这个案件的普通人来说,也必须要持续的去呼吁,去抗争抗议,否则的话,中国政府在作恶的时候,更加没有成本,没有压力。”

他分析,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在当事人被抓捕之后的阶段,最开始的这几个月是最关键的时候,当局想要突破他们的心理防线,让他们认罪,有一些人甚至被强迫上电视认罪等等。例如桂民海的案件,他不但被强迫认罪,而且在受这个常人难以忍受的酷刑之后,还要放弃自己的瑞典国籍。“这是极其可怕的情况,那我觉得有很大的可能性,或者几乎可以肯定这些人在里面已经受到了酷刑。”

中共以恶法取代香港原有法治

滕彪认为,香港原有的法律和中共的法律是天壤之别。

香港原有的普通法系有成熟独立的司法体系。“香港在过去,英国殖民时期,包括在九七年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边,她的自由、她的公民社会、她的法治,都是非常好的。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她的这个自由度、她的法治程度,也是全世界排名靠前的。她是一个普通法系的地区,有非常成熟的独立的司法体系。”

中共没有法治,没有法律的独立性。“而中国大陆它是一个一党专制体制,没有任何法治可言,虽然它有法院、有警察和检察部门,也有很多很多的法律,但是在实践当中。它没有任何法治,它的法律没有任何独立性可言,从立法的角度也是这样。如果看香港《港版国安法》的具体条文的话,它处处都充满了一些专制体制的一些野蛮的表述。它和香港过去的那种法治精神是格格不入的。”

中共正在用恶法来取代香港原有的法制体系。“所以我们在今天的香港看到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法治体系,正在被一个非常非常坏的专制体系所侵蚀、所压制,一个好的东西、自由的东西正在被一个最坏的东西所替代。在这个案件的处理上也是看得非常明显。”

他提醒港人不要以过去的经验来判断中共的“执法”。“香港人不应该从自己过去的经验,在一个法治社会里边长期生活的经验,来理解中国的法制事件,就是在多长时间内要见法官,然后有人身保护令,然后有证据的规则,然后执法人员要遵守法律和宪法等等,这些在中国大陆都是不存在的,在政治性的案件里面更是绝对不存在的。”

有人认为,在香港被捕和在大陆被捕,法律后果是很不一样的,因为是不同的俩个司法管辖区。但是滕彪提醒说,香港的司法主权已经被侵蚀,在过去几年里面恶化的速度是越来越快,包括铜锣湾书店事件、肖建华事件、什么一地两检等等。“香港的法治被中国大陆迅速地侵蚀,所以司法主权,包括基本法里面规定的终审权,恐怕慢慢也会被北京夺取。”

国际社会要意识到中共威胁

滕彪建议,当事人家属可以向一些联合国委员会、向联合国人权高专办(高级专员办事处)等部门去申诉,提出诉求,这种情况属于任意羁押,联合国有一个任意羁押委员会,有这样的渠道。但是从实践上来看,他认为即使去做了也没有太大的实质性的影响,因为中共一直在勾结人权状况差的国家。

“中国在联合国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里面,到处去串联勾结那些人权状况差的国家,来排除这些案件,或者是很多国家迫于中共的压力,不敢去谴责,甚至去表扬中国政府种种侵犯人权的做法,所以虽然联合国有这样的机制,但是实际效果是不容乐观的。”

他认为,除了从法律角度继续去呼吁,通过家属所委派的律师继续施压之外,还是要还得靠国际社会有更多的关注、有更多的声援。

他说:“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一些的态度,实际上在过去几年也在慢慢地发生着变化,总的说来国际社会的压力,对香港问题,具体到一些案件来看,那些压力还是远远不够的,但是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让国际社会认识到,不仅仅是这12个香港人的问题,也不仅仅是香港一个城市,面临自由法治被毁灭的问题,这实际上是涉及到整个的自由世界被中国的一个越来越强大的,越来越蛮横的专制政权所侵蚀、所压制,将来中国它所威胁的不仅仅是中国人,不仅仅是香港人,它实际上是全世界所有的人。”

中共建政70年 反人类罪行罄竹难书

滕彪说,从1949年中共建立这样一个集权体制以来,它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罄竹难书。包括镇压所谓反革命,包括杀地主、土改文革、计划生育、迫害法轮功和其他的宗教人士、六四屠杀等等,最近几年了又增加了这个新疆集中营,和对香港的镇压。

“所以这样一个政权是完全没有合法性的,它也必然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中国也必然会实现一个自由法治民主的社会。虽然很多民主人士,他们觉得中共这样倒行逆施,恐怕用不了几年,就会走到尽头。但实际情况远比这复杂,涉及到政治、经济、社会、国际、地缘政治等等很多的问题。”

“所以我们要冷静客观地分析,致使中国,对中国民主转型有利的和不利的条件。我们不能够放弃这种抗争,而对无论是从中国国内的角度,还是从国际社会的角度,要不断的去反抗它,呼吁国际社会认识到中共这样一个专制体制的威胁性。”

他认为,香港的民主运动非常优秀,值得全世界争取民主的人去学习。去年的这个“反送中”运动,“勇武派”跟“和理非”的不割席,那是非常值得赞赏的一个策略。

他分析说,港人的抗争也取得了一定效果,去年就迫使北京和香港政府放弃“逃犯条例”。无论是反对23条,还是“反国教”运动,还是“雨伞运动”和“反送中”运动,没有抗争的话,香港的自由跟法制恐怕早就失去了。

“现在的香港正在被迅速地大陆化,这种局面恐怕是绝大多数人没有想到的,抗争的风险在急剧的增加,香港的状况在急剧的恶化。所以我也是非常担心香港抗争者的命运,我是尽一切可能,在一切场合有可能的情况下为他们呼吁。所以就是在这里面,还是为香港人加油,而香港人在过去做得非常非常棒,那现在应该是全世界,包括向中国人一起跟香港人一道来争取自由民主的时候了。”

完整采访内容请观看以下《珍言真语》视频。#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梁家杰:亲共派要摧毁香港法治
【珍言真语】香港网媒:我们犹如战地记者
【珍言真语】潘东凯:12港人疑落入警察圈套
【珍言真语】霸气哥:国际反共 始于香港
最热视频
【重播】制止窃选 美各州周末挺川集会
【直播预告】亚利桑那议会举行选举诚信听证会
【横河直播】议会收回权力 宾州大战解析
【新闻看点】宾州2线关键战 川普胜出有望
【时事军事】吓着中共了 隐身战机试射核弹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美大选有盼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