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五中全会之六

王赫:习近平的智囊也在暗算习?

人气 8422

【大纪元2020年10月15日讯】10月12日,中共印发《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又一次颠覆了人的常识。因为,这一条例竟是由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批准的。

中共自己也说,中央委员会是党的最高领导机关(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闭会期间,而党代会五年才开一次),中央政治局由它选举产生。现在居然由中央政治局给中央委员会定规矩,这不是上下颠倒了吗?更可笑的是,“本条例由中央办公厅负责解释”,中央办公厅又算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办事机构而已。

形象地说,习当局的做法就是:“妈妈”生了个“儿子”,“儿子”反过来“规定”“妈妈”要怎样怎样做,而这个“规定”又由“儿子”的一个跑腿来“负责解释”(具体执行更是全由这个跑腿的来搞)。哪里还有什么伦理?(二战以来,世界上许多国家出台《政党法》,明确了政治伦理和政党伦理。)

当然,中共自来到世界上,实际上就没讲过什么伦理,完全是无法无天。它之所以能够窃国,就是因为它“够狠”,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罔顾任何常识,无所不用其极。

但是,中共执掌政权也不是一年、二年,而是长达70年了,正常情况下也应该有所“理性化”;即使本性不改,至少也应该知道遮丑、掩饰、粉饰了,事实上中共在这方面也是下了大功夫的,比如也有了“橡皮图章”(人大、政协)、“花瓶”(所谓“8个民主党派”)等等。

那为什么这次推出《条例》,竟如此不堪呢?(笔者在此自我检讨:原本以为这个《条例》会提交五中全会讨论通过,不料竟又一次误判。)

这也不能全归罪于习近平。第一,党历来如此,习也是有样学样。在党文化的框框里,这属于党的“优良传统”,习断无改弦易辙之必要。第二,形势逼人,习要自保,自然不怕吃相难看。习在党内,已是众矢之的,习要坐稳位置,就必须要控制中央委员会;而在中央委员会,习现在可能已是少数派,因此,习就要千方百计去控制多数中央委员。所以,习在五中全会前夕,推出这个《条例》,是煞费苦心的。(详见本系列之五:“从赫鲁晓夫下台再谈习近平推新《条例》”)

既然习近平现在处境艰难、做法拙劣,那他的智囊们,究竟在干什么呢?是替主分忧还是也在“低级红高级黑”?是直面现实、逆耳忠言还是揣摩上意,奉承敷衍?

应该说,习的智囊们中也有清醒者。例如,去年年末,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林蔚教授透露,一名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高层幕僚对他说,中共内部已经清楚地知道,“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每个人都清楚这个体制已经完了,我们进了死胡同。我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因为这里处处是雷,踏错一步就可能会粉身碎骨”。

但是,中共的体制使习的智囊们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

其一,习的智囊们是中共体制的一个部分。作为特权阶级,中共的官员阶层尤其是高干群体,是相对封闭的,是体内循环、自我膨胀的。习近平虽对美国的“旋转门”制度(政府官员、智库和大学的学者以及商界名流们之间的相互流动)表示过羡慕,但也无意也无力推行此制度。由此,决定了有真知灼见、无身份背景的人,是难以进入习的智囊圈的。

其二,中共历来讲究的是“屁股决定脑袋”,“劣币驱逐良币”是中共体制运行的必然结果,由此,“中共党魁身边的那些所谓‘文胆’、‘智囊’人物,都是政党化和政治化的驯服工具、完全失去了自己主见与人格,彰显出自身的卑琐与无耻。”这话虽说得极端了些,但实情大抵如此。

近日一篇题为“习近平的文胆们最近怎么了”网文热传,其中举了两个事例。第一个例子,川普武汉肺炎确诊,隔日习近平发去电函:“我和夫人彭丽媛向你和你夫人表示慰问,祝你们早日康复。”“夫人”一词是敬语,用在这里不适合。电函短短26字,文字品质显然不佳。第二个例子,9月上旬,习近平在全国抗疫表彰大会上的讲话,竟引用了一句香港“反送中”运动中鼓舞抗争者的名句,“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称赞大陆年轻人在抗疫期间的表现。该文最后发问:“近来习近平重要文稿的文胆,屡屡制造惊奇,一叶知秋,让人不禁好奇其他智囊、智库又是如何呢?”

香港《动向》杂志2014年3月号,刊发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无耻的‘文胆’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不过,换个角度来讲,不论智囊水平如何、表现如何,习近平摆在台面上的行为还得自我负责,毕竟习是拍板者,他得负决断责任;退一步讲,即使习的智囊们大有问题,这不也说明习的用人不察、识人不明吗?

当然,反过来讲,习在迷失的时候,如果有智囊正面提醒或敲打下,许多明显的低级错误还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笔者这么说,智囊们可能也会不服气:如果“正面提醒或敲打”没有风险,我们当然乐意去做;但是,我们既没有当第二个陈伯达的野心(王沪宁已坐稳了这个位置),也不想当第二个田家英(毛泽东的秘书,对毛忠心耿耿,但不会“见机而作”,终被见弃,44岁时自绝),当智囊也只是工作而已,你难道也要我们把命都搭上吗?!

正反两方面结合起来,习和他的智囊们,到底是谁害惨了谁,还真是一笔糊涂账。

但是,历史会给他们一个答案:只要还在“保党”的框框里打转,习和他的智囊们,只能是相互相害。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惠虎宇:王沪宁能当得了帝王之师吗?
习近平智囊郑永年又有新头衔
王赫:习近平为何要出台这样两份文件?
深圳特区大会 习近平讲话4次咳嗽且3次停顿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河南村镇银行真相 储户钱没被偷走
【横河观点】20大前卡位战 王小洪升官破规矩?
【新闻看点】访港缩时减量 习心头大患是啥?
【财商天下】中共欧洲认错有陷阱?习速夺“刀把子”
【方菲访谈】桑普:解读台海局势与中共政局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中共与水斗 洪灾暴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