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邹家成:营救12港人 感受中共邪恶

人气 921

【大纪元2020年10月16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12名港人遭受中共拘禁近60天毫无音讯,近日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声援。蓬佩奥在一场自由奖颁奖典礼的视讯演说时表示,12名港人没有犯罪,并强调“美国与他们站在一起。”

香港无党籍本土派抗争者邹家成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道出自己事发后积极参与营救12名港人的原因,“因为他们都是香港人,他们在过去一年为香港人战斗,所以才会在本地有这些所谓的‘罪名’。”他表示,依握有的资料都指向事件是由中共策划,并联合港府设下陷阱。整宗事件让他“更加近距离地接触到中共是怎样打压人民”,显示出港府的无能,并突显港警的邪恶。

然而过程中,大陆维权律师冒着“被失踪”的危险,“在帮着香港,帮助在民主路途上继续战斗的人。”他诚挚地说:“借此机会感谢这一帮人权律师。”事发至今,邹家成与前立法会议员朱凯廸等人为营救12人而奔走。邹家成也因此遭受中共国安人员跟踪,以及被抓捕的威胁。

今年8月23日,被指违反《国安法》的“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等12名人疑由海上偷渡台湾时被中共海警拦截,至今被关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家属多次出面控诉,事发后无法联络到当事人,受委任律师要求会面也被拒。

靠民间力量挖掘真相 不放弃

“整件事情都是很荒谬的。”邹家成说,虽无实质的证据,但是依目前握有的资料都指向,“事情从头到尾,可能都是中共策划的”,“从这12位决定的那一刻,或者有身边的人跟他们讲说,有船啊,你们走不走等等资讯,那些可能都是‘局’。”

日前,《苹果日报》披露,事发当日港府飞行服务队一架定翼机曾经出勤,并在事发地点盘旋。邹家成说消息披露后,“我们得到飞行服务队内部的文件,证实了这是一个警方的行动,并不是警方之前一直所说‘事前毫不知情’。”“警方是有份参与这一个案件。”

事发以来,中共及港府拒绝公开相关的船只雷达、海事处的雷达纪录、警方行动细节等资料。协助团队只能依靠民间力量搜集证据,期间受到多方阻挠。“我们根本就不会有官方的一些资讯”,不过邹家成乐观地认为,“飞行服务队的内部文件公布之后,我相信民间的力量,接下来很有机会接收到更多的资讯。”

“我们一定继续用民间的力量继续调查下去。”邹家成说。

中共港府谎话连篇 家属不信官派律师

此外,事发至今,家属委托的律师,仍然遭到中共拒绝,无法会见当事人。日前香港保安局长李家超宣称,12名港人每人拥有两名官派律师。对此,邹家成斥“李家超在说谎”,“我们证实了不是每一位都有两位的官派律师,有几位只有一位官派的律师。”

“其实我们现在连官派律师的身份都不知道,更遑论这12位现在的安危情况。”邹家成表示,中共此前宣称律师是由当事人委托,但家属反驳“他们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去过中国,也都不会认识中国的律师,他们的儿子怎么有能力可以委派到中国律师帮他们呢?这是不可能的。这证明了,中共在说谎。”

邹家成强调,家属与协助团队只信任家属委任的律师,相信透过委任律师与当事者会面才能获知12人的实际状况,“事发的经过,他们面对什么样的酷刑?认了什么样的罪啊?健康情况啊等等。”

高调曝光 越多人关注越安全

中共8月23日宣布拘捕12名港人后,9月12日家属在前立法会议员朱凯廸、现任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及邹家成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控诉当事者遭“秘密关押、音讯全无”。

邹家成强调,协助团队的所有营救活动,都以“家属的意愿为依据”。他说,召开首场记者会“是因为中共与港府都冷处理,家属们忍无可忍。”“中方提供给我们的是单方面的资讯,律师委托不了,药物又安排不了,一众的香港官员怎么叫都不肯出来面对家属,面对真相。”

而记者会后,“盐田看守所、中共官员、建制派、香港官员,都陆续地发出一些回应和声明。”邹家成说,“虽然这些声明或者讲法确实令家属难堪,感受不到香港政府提供的实质协助,但是确实比起冷处理更好。”而这些回应,也成为家属及协助团队日后行动及判断的依据与参考。

邹家成表示,面对中共及港府“冷处理”,家属及团队只能高调处理,如此也才能呼吁港人及国际关注。“从一开始关注度为零,到某一个程度的关注度,其实香港人关注的速度是快的,国际上的关注的速度也是快的。”

蓬佩奥9月11日即发表声明表示,美国深切关注此事件,并强调美国质疑特首林郑月娥对保障公民权利的承诺。此后,许多国际政治人物也呼吁关注12名港人。“越多人关注,12位就越安全。”邹家成说。

协助家属 遭受扣帽子、威胁与跟踪

邹家成近日与建制派立法会议员谢伟俊出席港台节目《视点31》后,在脸书爆料,指遭谢伟俊恐吓“迟早拉埋你!”

“他们(建制派人物)一直都声称愿意提供家属协助,那我也看不懂为什么提供协助的家属的人,就会有被捕的风险?那么他们又要提供协助?这个我是想不通了。”

邹家成披露说,8月底,港警在转交通报表给家属时,“塞了一张工联会的纸条,说要提供帮助啊,有律师可以帮到你们等等的资料。”不过,由于不获信任,至今没有任何一位家属联络工联会或者建制派人士。

“中共得不到家属的信任之后,就扣我们帽子,说我们在协助家属,又说我们犯了什么法,要抓我们了。”邹家成说,“中共你会不会小气了一点呀?!你扣一些所谓反对派的帽子,是完全说不过去的。”

不仅受到言语威胁,9月初,邹家成已发现有国安人员跟踪他,“凌晨三点多有五六个体型魁梧的男人在看着我,从过马路已经开始看着我了,到进大厦他都看着我,整件事情就很清晰了。”

感谢中国人权律师 顶着压力帮香港

邹家成表示,整起事件,让他更加近距离的接触中共对民众的迫害。原本在六四事件以后,香港年轻人便刻意与中共拉开距离,“就觉得不理你们,我们自己抗争,争取自己本地的民主自由。但是现在就更加近距离的接触到这些事情。”

此外,也让他得知,中国大陆维权律师顶着压力帮助香港人,“在帮助这12位的家属,他们也都是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压,威逼他们退出案件,如果不退出,再接受传媒访问,律师执照就会受到影响等等的打压,也会跟踪他们。我们其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被中共‘消失’。”

“在这里,我也想借此机会感谢这一帮人权律师。”邹家成说。

他说,事件突显了香港政府的无能,置香港人于不顾,也突显了港警“是多么的邪恶。”协同中共,“简直就是密谋!”

“去留肝胆两昆仑” 任何地方都是抗争战场

《港版国安法》出台后,香港抗争人士遭受极大压力。前众志成员罗冠聪流亡英国。近日前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昆阳在脸书上宣布,因安全及策略原因离开香港。

近来频频受到跟踪的邹家成说,“去留肝胆两昆仑”,“到哪里都好,只要心系香港,愿意继续为香港奋斗,其实你去到哪里,那个地方都是你的战场。”

“像Sunny张(张昆阳)一样,其实他去到哪,哪个地方都是属于他的战场。而我们也都不会放弃,继续好像分工一样,我继续留在这里。”他强调,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考量。

邹家成也说,自己面对的打压、被跟踪的频率,或跟踪车队的数量,都不及张昆阳,“他考虑到了一些压力,又或者有其它考虑因素,我都不会觉得怎么样。但是我会觉得,那都是他的战场,他都可以帮香港人继续争取民主和自由。”

完整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玄学家Benny:川普行大运 港人会赢
【珍言真语】郑敬基:良知最要紧 盼港星齐发声
【珍言真语】谢田:中共扼杀香港 形同自杀
【珍言真语】林晓旭:检测作秀 大陆疫情变政绩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亨特电脑门新一轮风暴 谷歌被起诉
【珍言真语】港龙停飞 前空姐追忆香港价值
【一线采访视频版】民众厦门举横幅要中共下台
【远见快评】新邮件新证人席卷民主党大佬
【新闻看点】拜登中资项目 贺锦丽等大佬卷入
【重播】川普拜登终场辩论八大主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