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唯川普能解美国自我仇恨问题

人气 1515

【大纪元2020年10月30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onrad Black撰文/原泉编译)美国历史上最令人惊讶的竞选活动进入最后两周之际,许多美国人和外国观察家都在想,美国的政治怎么会变得如此混乱。

两家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公开试图压制对丑闻的披露,最起码民主党候选人严重误导选民,最糟的是,外国势力公然贿赂候选人及其家人。丑闻不仅仅是政治家的明显罪行和掩饰,还包括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试图系统性地发布虚假信息。

这位民主党候选人在参议院任职36年、担任副总统8年,再等了另外4年参加总统竞选,人们几乎普遍认为他处于痴呆症的早期阶段。

他在早期的初选中惨败,但得到党内重量级政治人物的支持﹐替代马克思主义候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但后来,他几乎为桑德斯的所有计划背书,尽管他现在宣称要重新考虑计划中一些更尖锐的内容。

作为他的副总统候选人,他选择了一个在竞选初期就惨败的候选人,在党内初选中提前退场,并且被监督这些事情的组织普遍认为是参议院中最左翼的议员。

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曾是一位连环剽窃者,在副总统竞选前的党内提名战中,他的支持率从未超过2%。他的对手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任期最为成功的现任总统。

这位民主党挑战者在华府的长期职业生涯中毫无建树,而现任总统四年来在减少税收和监管、阻止非法移民、减少失业(在大流行之前)和石油进口方面有着显着的记录。

他重新就不利的贸易协定进行了谈判,认识到来自中共的挑战,恢复了核不扩散的理念,使国家免于建立一个疯狂的绿色政权(指绿色能源计划﹐民主党极左派的招牌政策),在中东和平方面取得了四十多年来的最大进展;他非常老练地处理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公共卫生和经济方面的问题,尽管有一些公关失误。

敌对的媒体

大多数民调显示,民主党候选人的支持率略领先于总统,因为他的广告预算更大,而且全国媒体几乎一边倒地对总统怀有敌意﹐并且越来越强烈。而这种敌意部分是风格上的,部分是对总统的立场的反应——当他在2016年竞选时以及此后反对国家政治媒体的腐败和偏见,以及他对媒体成为决定美国公共生活中谁升谁降的力量的致命威胁。

他鄙视他们,他们也恨他。其结果是媒体放弃了任何关于公正和公平的正常专业标准,放弃了报导和评论之间的区别。

无论候选人的民意调查结果如何波动,美国人普遍认为媒体不值得信任。新闻自由对民主至关重要,公众普遍不尊重媒体的长期后果可能非常严重。

大众媒体对当代美国的描述会让人相信﹐非裔美国人从生理上害怕白人,也就是说,他们害怕白人﹐但不怕安提法(Antifa),白人是暴徒﹐但安提法不是。确实,包括国会的民主党重量级议员在内,人们普遍认为安提法不存在。

左派的美国媒体普遍认为,崛起的中共有利于和平;伊朗有权得到核武器,以防以色列袭击;男孩可以是女孩,女孩可以是男孩;警察让非裔美国人的社区更加危险;风能是好的,核能是坏的;高税收能增加努力工作的动力;印钞不会引发通货膨胀;妊娠晚期的婴儿不是人,即使在他们出生后被处理掉也不是杀婴。

一位在阿拉巴马州当教授的朋友最近对我说:“与开着沃尔沃、回收塑料、带着两只救生犬、去神论教堂证明生命力量的现代郊区家庭主妇相比,法国和俄国革命的恐怖制造者们才是人文主义的“天才”。”

对总统一职的尊重

1933年至1963年间,美国总统的压倒性成功为这一职位创造了神秘感,总统们在困难时期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在这段困难时期,美国面临经济萧条、纳粹德国和日本帝国主义以及以苏联为首的国际共产主义的潜在致命威胁。

罗斯福总统使美国度过了经济大萧条,并经历了历史上最正义的战争之一,而美国进入这场战争仅仅是因为一场无端的、有预谋的袭击。

杜鲁门总统和艾森豪威尔总统创建和运作的机构,最终赢得了冷战,保卫了自由世界的周边地区,给国家带来了和平与繁荣。

肯尼迪总统是一位很有前途的接班人,他出色地处理了古巴导弹危机,由于他被残酷地暗杀,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怀念。

对总统的信心如此之大,1955年,美国国会在两院(410:3和83:3)几乎一致通过表决,授予艾森豪威尔权力,部署他认为适当的任何级别的武力,包括核武器,以保护他所定义的美国在远东的国家利益﹐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

这是一张涵盖热核武器的空白支票,世界是幸运的,这张支票的收款人是一位伟大但谨慎和仁慈的军事指挥官,他知道如何对付好战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中的成员。

越南战争、被大肆渲染的水门事件以及卡特总统任期内的犹豫不决,都削弱了公众的信心,而这种信心在里根政府的成功后得到了实质性的重建。

但是,冷战中不流血的胜利让美国没有了对其存在构成威胁的敌人。正如林肯总统在1838年说的那样,任何外国军队都不会“用武力喝俄亥俄河的水,也不会在蓝岭山脉(Blue Ridge)留下痕迹……作为一个自由的国家,我们要么永生,要么自杀”。

在没有真正外来威胁的情况下,八十五年来,美国第一次经历了国内暴力的国家自恨运动的兴起。他们没有合法性,最终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美国与其说是个坏国家,倒不如说是一个好国家,而且美国人也没有国家死亡的愿望。

整个夏天,民主党从市一级到国家领导层都忽视这种寻找罪责和广泛的暴力行为,但这个问题不能用那些让国家团结起来的陈词滥调来解决。只有通过适当的改革、坚决的执法和高度的经济繁荣来解决这个问题。

川普总统是唯一有能力开出这个政策处方的候选人,仍然很难相信在11月3日这一天,公众会察觉不到这一点。

原文Only Trump Capable of Addressing America’s Movements of National Self-Hat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40年来一直是加拿大最著名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上主要的报纸出版商之一。他是权威传记的作者,著有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传记,最近还出版了《唐纳德‧ 川普:一位无与伦比的总统》(Donald J. Trump: 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该书即将以更新的形式再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媒体疯狂 盲目反对川普
【名家专栏】捍卫美国利益 川普阐明选举意义
【名家专栏】拜登该为老问题给新答案了
【名家专栏】到底选谁?川普为大选定调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川普政府告脸书
【重播】彭斯乔州“捍卫参院多数”集会演讲
【横河直播】舞弊横行 吹哨受压 美国真正危机
【新闻看点】川普6大招打击中共 战狼突退缩?
【远见快评】乔治亚州视频爆猛料 巴尔被警告
【思想领袖】努涅斯议员:拜登假装赢得大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