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毛泽东秘书李锐三次挨整的经历

人气 6179

【大纪元2020年11月02日讯】曾经当过毛泽东秘书的李锐一生三次挨整,吃苦最多,命却很大,活了102岁。

李锐,1917年4月13日,生于北京,祖籍湖南平江,毕业于武汉大学。曾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水电部副部长、毛泽东兼职秘书。李锐是反对上马三峡工程的代表人物之一,但他的意见被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否决。

李锐第一次挨整

1943年4月到1944年6月,在中共延安整风后期的“抢救运动”中,李锐被关押一年零两个月。

当时,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中华民国临时首都重庆经常遭日军飞机狂轰乱炸。中共大本营延安一次都没有遭到日军飞机轰炸,这使得中共领导人毛泽东有机会整肃内部反对势力,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于是,他发动了延安整风

毛泽东逮捕了批评中共官员搞特殊化的北京大学才子王实味之后,立即把整风矛头指向知识分子集中的单位。毛说:“医大、中研院、民族学院、延大、科学院、鲁艺、西北局、边区政府,都有可能暗藏坏人。”1943年8月8日,毛在中央党校第二部开学典礼上讲话时说:中央党校挖出特务250人(全校只有2500人),他估计还不止此数。行政学院“除一人外,教员、职员全是特务”,“学生中很多是特务,恐怕过半数”。中央军委三局电讯学校200多人,挖出170个“特务”;西北公学500多人,仅20人没被打成“特务”。

李锐此前长期在国民党统治区做青年和宣传工作。他被捕的原因是,有两三个人在刑讯逼供之下,被迫承认自己是特务,然后编造说,李锐是他们的上级。毛发动延安整风的主要打手是1937年从苏联回国的康生。康生经历过苏联30年代斯大林搞的“大清洗”,对整人非常在行。康生曾信口开河地说,李锐的父亲是红军杀掉的,李锐与中共有杀父之仇。事实是,李锐的父亲死于1922年,那时还没有红军。李锐回忆说:“在枣园,保安处等地关了几百上千人……当时逼供很厉害,我经历过五天五夜不准睡觉,不准眨眼睛,认为这样就可能失去控制讲出真话来。我当时挺住了,没有乱讲。这种办法有长到半个月的。”“受审时,通常是长时间立正站着(以至腿肿)和坐矮板凳;有时加带手铐,时间长短不定。我手上的伤痕,几年才消去。也挨过耳光之类。”

据李锐回忆,抢救运动中,“延安80%的知识分子上台‘坦白’,被‘抢救’成特务,结果这些人中,一个特务也没有。”

李锐第二次挨整

1958年年1月,毛泽东点名时任水电部副部长李锐当他的兼职秘书。

1959年年4月,中共在上海召开八届七中全会。李锐回忆说,毛泽东在讲“第十五个问题即要解放思想时,又点我的名说:李锐怕鬼,要改。要解放思想,不要怕鬼……以为总不知道有哪一天要整到他头上来,所以,谨小慎微……只要不杀头就行,其他都可以,戴机会主义帽子、记过、撤职、开除党籍、老婆离婚……明朝有廷杖制,顶皇帝就打,廷杖打死者几百人、千把人,至于推出午门斩首者更多。但是,那些人敢讲,冒死上谏。”

“接着讲第十六个问题即党内批评时,毛又借海瑞敢于冒死上谏的历史故事作了发挥。毛说:现在搞成一种形势,不大批评我的缺点。你用旁敲侧击的办法来批评也可以嘛。我送了《明史 海瑞传》给彭德怀看了。你看海瑞那么尖锐,他写给皇帝的那封信,那是很不客气,非常不客气,皇帝看了这封信丢在地下,然后又捡起来,想一想觉得这个人还是好人,但是终归把他捉到班房里头。”

当晚,李锐见到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两人都感到突然和费解,毛这样讲到海瑞,似乎是在鼓励人们学海瑞,敢讲真话,不要今不如昔,连明朝廷谏之风都赶不上。田家英向李锐谈了毛的老秘书胡乔木的看法,胡乔木认为,毛引出海瑞的说法不止这一次,实际上是要求不要出海瑞。

1959年7月2日,毛泽东主持召开庐山会议,原本想纠正1958年“大跃进”中“左”的错误。7月14日,彭德怀给毛写了一封信,就“大跃进”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斗胆讲了几句真话,却引起毛雷霆大怒。

7月16日,毛将彭德怀的信印发全体代表讨论。分组讨论中,时任中共军队总参谋长黄克诚、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水电部副部长李锐,都同意彭的看法。时任外交部副部长张闻天的长篇发言,更是明确赞成彭的意见。

3个月前还大力鼓励中共党员学海瑞敢讲真话的毛泽东,马上翻脸不认人。8月2日至16日,在庐山举行了中共八届八中全会,对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李锐进行批判,前4人被打成“反党集团”,李锐当时不是中央委员,被打成“追随着”。彭、黄、张、周、李全都被罢了官,随后,在全国打了380多万名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959年至1962年,全国饿死老百姓3860多万人。

李锐回北京后,在水电部继续挨批判,持续半年之久。水电部打出了一个“李锐反党集团”,涉及200多人。这种批斗使李锐对党完全绝望。当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委负责人找他谈话,说,已决定开除他的党籍,问他有什么意见。他回答说:“赞成开除,没有意见。”李锐后来说:“当时完全绝望了,我觉得这个党已经没有希望;自己又报国无门,悲哀极了。”

李锐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后,1960年5月,被发配到北大荒,同右派分子一样过劳改生活,过分的饥饿和劳累差点要了他的命。后来,多亏他的好友田家英帮忙,才捡了一条命,并回到北京。这一段人间地狱般的生活长达570天。

李锐第三次挨整

1963年,李锐被下放到安徽磨子潭水电站。说是下放锻炼,当文化教员,实际是继续劳改。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在文革中自杀后,北京专案组派人到李锐的流放地磨子潭,要他交代同胡乔木、吴冷西和田家英的关系。

李锐说:毛主席身边最危险的不是这几个人,而是陈伯达。当时,陈伯达正红得发紫,李锐揭发了陈伯达的一些情况,并请来人转告周恩来,因为周恩来是田家英专案组组长。过了不久,北京又来人,退回了他给周恩来的信,说不能转交。1967年11月,合肥来了军队的两辆吉普车,说是安徽省革委会主任李德生找他谈话,李锐意识到,他被捕了。

不出李锐所料,一架专机把他运到北京,直接关进秦城监狱。他被关在单身牢房达8年之久。牢房中,除一张矮木板床外,没有任何物件,被褥很薄,没有枕头。

李锐好不容易攒下一些手纸当枕头,却被没收了。他只好把鞋脱下来当枕头。狱中规定夜间睡觉必须面朝门上的哨兵观察孔,因此整夜不准翻身,不准仰睡。碰到看守故意刁难,还会有新花招,如冬天胳膊要放在被子外面之类。

最可恶的是,狱方纵容看守对犯人进行各种人身侮辱和折磨。李锐经历过的就有:经常无缘无故被罚站半天;动辄训斥辱骂,乃至被叫到小窗口往脸上吐唾沫;或者被命令把手臂伸出窗口挨打。一天早晨,李锐把手伸出窗口取稀饭,看守故意把滚烫的稀饭倒在他的手上,以至烫伤。

关了不到一年,通过墙上的长条窄窗户,李锐看见外面有起重机在施工,他就知道还在盖房子,于是开始作长期打算。为了活下来,他每天在监室练气功,跑步,用手指在空中练书法。1975年5月,58岁的李锐总算活着走出监狱。

李锐后来组织编中共组织史资料时查清:文革期间,秦城监狱共关了502人,司局级以上官员有一半左右,死在里面的近30人,被打伤致残的20多人,得精神病的近60人。

李锐三首诗评毛泽东

李锐晚年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毛泽东。著名作家铁流曾三次登门拜访。李锐说毛泽东这个人太坏,是个双料流氓——政治流氓和生活流氓。李锐称,这个定义不是他下的,是毛泽东第一任妻子杨开慧留下的亲笔证词。

1982年,在维修毛泽东第一任妻子杨开慧家的老宅时,意外的在砖墙缝里发现了杨开慧写给毛的7封情书。1990年再次修缮时,又从她卧室外的檐头发现一封信。这些文字都是她和毛泽东分开之后写的,用蜡纸包好,分藏在老屋里,其中就谈到毛泽东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

铁流回忆道:“李锐老人谈到这里,话锋一转说:他最近写了三首评毛的打油诗。我求一读,他当即念给我听:

第一首:生活流氓政治氓,贤妻早识太心伤;莫予毒也杀成性,培养奴才大黑帮。

第二首:萧三一语三字夸,道破其人品太差;其乐无穷拚命斗,家亡国破竟由他。

第三首:运动频频无限哀,人才不要要奴才;殃民祸国何时了?文革呜呼晓色开。”

结语

李锐一生饱受磨难。文革后,1979年、1989年、1992年,李锐3次访问美国,还去过法国、日本、瑞士、荷兰、澳大利亚等国。他善于观察与思考,到晚年,对中共,对毛泽东、对国际共运,有很多反思和批判,

李锐认为,“苏联模式离开了普世规律”。“苏联推行的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道路,从根本上就错了”。“一场以消灭私有制为结局的革命,一种以排斥先进生产力为特征的社会制度,无论以什么堂皇的名义,都是没有前途的”。人类社会进步,要“靠科学和民主”,“还要靠法治,而不是靠什么‘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那是不得人心的”。李锐晚年一直倡导民主与宪政。

李锐有记日记的习惯,其中有许多关于中共的非常珍贵的史料。但他没有留给中共,而是将《李锐日记》捐给了美国斯坦福大学。他生前的意愿是,死后“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和不盖党旗”。

应该说,李锐晚年的反思是非常可贵的。他已经从中共的思想桎梏中走出来了。李锐的非常经历及其晚年的反思,对有良知的中国人认清中共本质,很有帮助。

相关新闻
王友群:毛泽东翻脸 罗瑞卿被逼跳楼
王友群:中宣部长陆定一文革被关秦城监狱之谜
王友群:中共上将张爱萍文革中差点被“毒死”
王友群:公安部副部长杨奇清被关秦城监狱之谜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红二代与习分裂 拜登模糊保台?
【新闻看点】G7变G10齐抗共 中共备战抢局?
【财商天下】中国滞胀来了?比经济危机更可怕
【秦鹏直播】传盖茨出轨华人 当事女翻译辟谣
【探索时分】不要和美国开战的五个理由(下)
【未解之谜】五台山之谜:清凉胜地的秘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