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没人预料到的共和党红色浪潮

人气 6907

【大纪元2020年11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alena Zito撰文/孟晓闻编译)如果你在匹兹堡北部郊区听取选民的意见,找出他们认为重要的事情,当涉及到学校、社区发展、经济繁荣,以及COVID-19封锁的情感影响时,你至少会对媒体所报导的和民意调查起疑,它们声称这里的郊区选民不再是中右派。

不是说共和党,而是说中右派。

大多数记者当然没有花时间这样做。相反,他们依靠体育、媒体和好莱坞的文化名流的责骂声,作为这些受过大学教育的富裕选民会如何投票的指标。当然,记者们认为,这些郊区已经完全接受了“清醒主义”,拒绝中右的价值观和原则。他们以为选民会在文化压力下屈服,向左转,用选票在全国范围内掀起蓝色冲击波。

这些记者把信心寄托在民调或推特上的所见所闻上,他们预测对中右主义的诋毁会把国家拖向左。只是,这里以及全国低位票(指选票上非总统的地区席位)竞争中的选民,强烈抗拒这种压力。

从各方面来看,罗伯‧梅库里(Rob Mercuri)都不应该赢得州众议院的席位。他的对手艾米丽‧斯科波夫(Emily Skopov)资金雄厚,得到了教师工会、堕胎权组织和一些气候变化组织的支持;斯科波夫还支持民主党州长汤姆‧沃尔夫(Tom Wolf)对流行病的限制性做法。

斯科波夫拥有民调专家和大媒体认为的需要赢得对共和党人的一切:她是女性、进步派,竞选席位的地区人口结构在变化,人口在增长和变得富裕。

可她输了近9个百分点—重复了上次她与共和党前众议院议长迈克‧图尔扎伊(Mike Turzai)竞选时(输掉的)相同数字,后者决定本任期内不寻求连任。

还不只梅库里。在阿勒格尼河(Allegheny)另一边一个同样富裕的郊区,德夫林‧罗宾逊以53%对47%的比例击败了民主党的州参议员帕姆-艾维诺。

在奥克蒙特(Oakmont),截至周四晚上,强大的民主党州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弗兰克‧德莫迪以48%对52%落后于共和党人卡莉‧德尔罗索。德莫迪在这个环绕阿勒格尼河的富裕郊区已经当政了几十年,但他可能会在2020年落选(译者注:德莫迪在11月10日承认败选)。

民意调查员在了解选民方面遇到了障碍,他们让川普总统阻碍了自己,记者和政治学家也是如此。

作为一名记者,有一段短暂时间,我难以搞明白数据显示给我的东西。这些数据与我的报导、选民的意见和文化线索之间存在着冲突。所以,我又去宾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印第安纳州和威斯康星州寻找那波蓝潮。

结果发现,蓝潮唯一存在的地方是在推特上或民调中——从来没有在实际经历或采访中出现过一次。

传统上,一个总统,无论是中右还是中左,都会把国家推向相反的方向。前总统奥巴马在2010、2014和2016年三次将国家推向右方,这是对他的政策的反应。前总统乔治‧W‧布什在2006和2008年将国家向左推。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1994年将国家推向右。

虽然川普在2018年中期选举把国家略微推向中左,但他的政策(减税、贸易协议、放松管制)和左派对我们文化的疯狂施压都把国家牢牢地推回了中右。

可以说,这些各派竞争力量点燃了红色浪潮,红潮让川普同盟保持巍然不动,而且变得更大和多样化,共和党赢得了自1960年以来最大的非白人选民份额。

共和党在宾州这里不仅获得了更多州众议院和州参议院的席位,还有超过50%的机会赢得州内的两院席位。共和党还在俄亥俄州和西弗吉尼亚州获得了更多州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席位,而民主党则在北卡罗来纳州和爱荷华州失势。

所有关于民主党会赢得德克萨斯州众议院的吹嘘都落空了。

所有的共和党州长在2020年大选中都得以连任,并翻盘了蒙大拿州 ,州长人数的多数优势得到加强。共和党在州长中的领先优势现在是27比23。

大选中,尽管承受着来自世界各地砸下的金钱和文化上的压力,但这些选民们还是挺身而出为他们的社区投票。

此外,西班牙裔和黑人选民以创纪录的数量投票给中右翼候选人。为什么?问他们吧。他们很多人向右转都与机会、志向、社区和信仰有关,这些概念是有线电视新闻里的主播们从未涉及的。他们只认为这些选民与常春藤大学女性研究专业的学生是一致的,比如社会公正、气候公正、各种公正和正义公正等。

这些选民——称他们为害羞的川普选民,或害羞的保守党选民——并不像精英们那样对大机构抱有同样的敬意。事实上,他们对这些机构持怀疑态度,而且极不可能给他们提供他们认为是私人的信息。

中右翼主义并不是出乎意料地奇迹获胜。它一直存在着,只是太少人去问为什么。它没有颜色,也没有地理位置,但它在周二晚上证明了它的坚韧,没有对外界的文化压力显露出相应的反应。

精英主义也没出乎意料。在投票结果滚动而来的几个小时内,精英们惊恐地看着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没有以压倒性优势取胜,也没有出现蓝潮。他们证明了自己的文化盲区,继续回避这样一个现实:在过去四年里,我们的国家不是向左移动,而是向中右移动。

他们也仍然没搞明白让川普上台的保守派民粹主义联盟是如何团结并不断壮大,而且其中许多选民并没有投票给川普,但却转而乐意投票给其他共和党候选人的。

原文The Red Wave No One Saw Coming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Salena Zito担任国家政治记者,有长期、成功的事业。自1992年以来,她采访了每位美国总统和副总统,以及华盛顿的最高领导人,包括国务卿、众议院议长和美国中央司令部将军。不过,她的热情是采访全美成千上万的人。她在49个州的路上行走,通过失传的实地新闻采访接触普通男女。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民主党人和媒体勾结 窃总统大选
【名家专栏】美大选 应重新手工计票
【名家专栏】2020大选须解答的严重问题
【名家专栏】计算每张合法选票 拯救美利坚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近平一句话让富人不寒而栗
【时事纵横】拜登无实权?习赞打土豪
【财商天下】东北人口危机 全国爆发前兆?
【探索时分】从未被敌机击落过的战机F-15
【直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小川普演讲
【珍言真语】谢田:中共抢夺民企 马云是标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