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铭:桩桩命案在控诉着中共的滔天罪恶

——河北省52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人气 78

【大纪元2020年11月19日讯】河北省在迫害法轮功中是最邪恶省份之一,在迫害法轮功中罪恶累累,罄竹难书!据明慧网近日报道:目前明慧资料馆收集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4576个案例,其中河北法轮功学员有523名,河北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在全国统计排行中列第三位,属于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实际数据远远不止于此。

排在前五名的有保定、石家庄、唐山、张家口、廊坊等市,此五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合计为341名,占总数的65%。河北省不但在迫害致死的数量上名列前茅,在迫害的手段上更是惨绝人寰。在此仅举几个迫害案例:

案例1:韩俊苗,女,五十三岁,河北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雄县教育局招生办主任。在无休止的骚扰、迫害,无法正常修炼,身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六日凌晨含冤去世。

韩俊苗在单位里工作兢兢业业,领导、同事都知道她是个好人。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五年五月六日她被迫害致死之日,遭受了一个普通人难以想像、更难以承受的摧残。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韩俊苗正在单位上班,当时的公安局政保股警察到单位里找她,以政法委书记宁红茂找她谈话为名,将韩俊苗带走非法拘留。十天后,政保股恶警将她劫持到保定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韩俊苗被四个大汉按住,强行注射破坏神经药物,药物反应使韩俊苗躺不下,坐不下,整整难受了一夜不能睡觉。在保定精神病院,韩俊苗被整整折磨了半个月,期间又被强行注射两次破坏神经药物,每天与精神病人同室,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在保定劳教所,韩俊苗被关押十二天里,她被铐在楼梯栏杆上数昼夜。数十名的管教恶警把她按倒在地,用电棍从脚心一直电到腰部,还把电棍插到嘴里,电头部、后背,强行剥夺睡眠,在水中站立四天四夜。就这样,保定劳教所也没能转化韩俊苗,又把她转到另一座人间地狱高阳劳教所。

韩俊苗遭受了高阳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有酷刑:老虎凳、灌辣椒水、灌大便、死人床、夜晚带到野外毒打、放毒蛇咬等等,可是就是这样,恶警也没能动摇她的坚定信念。高阳劳教所没有达到转化她的目的,又把她转到石家庄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月,610主任李成群派人在韩家强行绑架韩俊苗,并把她直接送到保定劳教所,因韩俊苗的身体虚弱,劳教所不收。李竟然把她硬丢在劳教所,自己溜走了。后来劳教所给李打电话,让他把韩俊苗接回来。恶人李成群看劳教所执意不收,就把韩俊苗接回直接关入雄县洗脑班继续迫害。当时韩俊苗被他们折腾得已不能进食,一吃就呕吐。几天后,韩俊苗九十多岁的老母亲拿东西去看望,看到女儿虚弱的样子,可怜的老母亲心疼得受不了,不断央求恶人放了女儿。可是恶人却无动于衷。急得老母亲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将自己兜里仅有的300元生活费掏给了狱警张国利,他们这才勉强放人。韩俊苗被放回家后,610李成群丝毫没有放松对她的迫害,继续派人二十四小时在韩俊苗身边监视、骚扰,并扬言:等能站立了,继续送劳教。

一次一次的无休止的骚扰、迫害,使韩俊苗一家根本无法正常生活,更使韩俊苗无法正常修炼,身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致使她的身体健康状况时好时坏,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六日凌晨含冤去世,终年五十三岁。

案例2:王冬梅,女,三十多岁,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某镇教师。于二零零一年在当地市洗脑班被强制洗脑迫害后又被送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劳教。在劳教所期间,她受尽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上绳、电棍电、不让睡觉、长期隔离,恶警利用各种手段都不能逼迫她背叛信仰,就把她转送精神病院,继续使用药物摧残,使她的精神受到极大伤害,一个健康的人变得神志不清。

在她被保外就医接回家后,人们看到她精神恍惚,行动迟缓,说话反应迟钝,痴呆,很多事情已不能想起,记忆力减退。问她怎么被送精神病院的,她慢吞吞的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问她在医院干什么,她慢吞吞地回答:吃药、打针;问她是否被强制吃药、打针,她说:是。她的两臂还有被上绳时的伤疤,呈黑紫色的一道道痕迹。王冬梅因被药物摧残得神志不清,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落入水塘丧生。
二零零二年,有人在河北省石家庄劳教所1-3-5大院五大队三楼大会议室里,无意间看到的一幕:恶徒用四副手铐,将法轮功学员王冬梅女士的四肢分别铐在四个学生课桌的桌腿上,如同“五马分尸”般,使王冬梅仰面铐躺在冰冷的地上,那没有被看见的酷刑残害还不知有多少。

案例3:丁刚子,男,四十七,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县城关镇东街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大法后他处处以“真善忍”修心律己,助人为乐,不求名利,善心待人。在路边设了自行车修理摊点,对顾客服务周到,利用空闲时间把摊点附近毁坏的路义务修好,在乡亲们中是出了名的大好人。就是这样的好人,从九九年七.二零后却遭到无端的迫害,先后被非法关押五次,三次从家中被无故抓走,直至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被赞皇县看守所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他正在自行车修理摊点上给人修车,城关镇派出所以“到派出所谈几句话”为名,将丁刚子骗入警车,直接关进赞皇县看守所,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狱卒用戴背铐、上脚镣、电棍电等酷刑折磨他,并且不让吃饱饭,丁刚子绝食抗议,狱卒还经常指使犯人殴打他。当丁刚子被折磨得生命垂危时,同号犯人多次按铃并呼喊狱卒,但他们却置之不理。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大约九点左右,看守所的狱卒才装模作样地将戴着手铐、上着脚镣的丁刚子的尸体拉到县医院急诊室。当时医护人员发现死者尸体已发臭,招满苍蝇,准备推入太平间。但犯罪警察却强迫医生“抢救”,并给死者输液。医生迫不得已,象征性地做了“抢救”动作、又“确诊”已停止呼吸、没心跳、输液无回血、胳膊呈青色,再送往太平间。然而犯罪警察仍不罢休,还胁迫医生作伪证,填写所谓的“抢救无效死亡报告”,藉以掩盖事实真相,企图推脱滔天罪行,还封锁消息,不通知家属。

当天晚上八时,好心人将丁刚子突然死亡的消息告诉了死者家属。家属急忙赶到县医院,但犯罪警察严密看守,不准家属接见。家属只好到县“610”主管、公安局副局长秦新国的家里打听情况,并替丁刚子伸冤。丁刚子有三个女儿,妻子又是忠厚老实没见过世面的本分庄稼人,现一家人求告无门,且受犯罪警察恐吓,现整日以泪洗面。

案例4:韩玉芹(玉琴),女,六十八,唐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凌晨四点钟,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局及辖区各派出所突然出动,非法抓捕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韩玉芹当天被迫害致死。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从早上四点开始,不法警察对数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敲门,非法抄家、抓人、拆锅等违法行为。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开门,警察把门都踹变形了,找开锁的人撬门;有的法轮功学员在里面反转锁心并用铁棍支住了门才制止了警察恶行。

韩玉芹老人,家住丰润区小韩庄村。韩玉芹老人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早上五点钟,韩玉芹老人被丰润区端明路派出所的几个人入室绑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端明路派出所。
下午六点多钟,家属接到警察电话,得知韩玉芹已去世。家属在丰润区中医院见到了遗体,看到韩玉芹头发蓬乱,鼻中有血迹。家人痛哭,悲愤的家属要求派出所警察穿上制服给死者行礼。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出来一个自称是所长的人穿上警服在韩玉芹的遗体前鞠躬行礼,并说:“大姨对不起。”

据知情人透露,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局此次行动欲绑架50名法轮功学员,到目前得知已绑架有36人,大部分被非法抄家,有的还被拆了看电视的锅及播放器、抄走大法资料及大法书籍。不在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贴上了封条。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戴上了手铐脚镣送进了看守所。城西法轮功学员岳维芳当场被吓晕倒,被儿子送去医院住进了ICU。
案例5:李志勤,男,五十一岁,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小枣村人。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李志勤在赵县租住的房子里正睡觉,宁晋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申建中又带领十三个警察突然翻墙而入,闯进屋里。几个人抓住李志勤就打,被吓懵了的儿子大喊:“你们凭什么打人!”要上前理论,几下就被打得动不了了。闻声赶来的李志勤的老伴也被挡在屋外。很快,李志勤被两个人架了出来,头耷拉着,戴着手铐,没能看他家人一眼,头一直低垂着。然后有四个人架着胳膊、抬着腿给抬走了。走到院子中央的时候,他的家人听见他大出了一口气,就再也没有声息了。他们把他抬到二百米远的警车上,李志勤的头一直耷拉着,没有任何有意识的动作和声音。李志勤的老伴赶紧问:“你们是哪儿的?”他们回答:赵县公安局的。

事发的第二天早上,李志勤的儿子带上衣物和吃的到了赵县公安局,说回宁晋了,他就赶紧赶到宁晋公安局,说还在赵县,来回跑了两趟后就让在宁晋县公安局等,一直等到晚上七、八点钟,等来的是李志勤已经死亡的噩耗。李志勤的儿子失声痛哭。

宁晋县公安局为了掩盖事态,封锁消息,他们把李志勤的尸体拉到了邢台市殡仪馆。李志勤的家属强烈要求见人,他们不让见,说要签个字才允许看。李志勤的儿子急于见他父亲一面,没仔细看就签了,签完了才知道那是要家属同意火化的签字书。家人看到李志勤的尸体上有多处青紫伤痕,胸部、胳膊上有青紫伤,腿上有一大片青紫、肿胀。之后相关部门人员对家属进行恐吓,不让追究。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上午,受理李志勤被暴力致死案件的两位律师,向北京的最高级法院递交申诉状,要求对宁晋公安人员殴打致死法轮功学员李志勤的国家赔偿案件进行立案调查。

这是在二零一三年河北高级法院驳回后的再次申诉。北京最高级法院要求律师补充材料,同时联系了河北省高法,河北高法又反馈到地方法院。河北宁晋国保人员很快给李志勤的儿子打电话说:“还想好好过吗?不想好好过,你就瞎折腾吧!”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李志勤的妻子高素改以“故意伤害致死罪”、“非法拘禁罪”(其子被绑架关押一个多月)“非法入室罪”、“徇私枉法罪”等多种罪名,向北京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递了诉状,状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案例6: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法轮功学员陈运川一家六口被迫害得仅剩一人。两个儿子(陈爱忠、陈爱立)、小女儿(陈洪平)先后被迫害致死。陈运川老人和老伴王连荣曾多次被绑架、关押,并被强制洗脑、判刑,遭受酷刑折磨,先后被迫害离世。大女儿陈淑兰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出狱后又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她在狱中腰部已留下残疾,目前和女儿一起相依为命。

一件件惨绝人寰的惊人案例,一桩桩千古奇冤的致死命案,一个个悲惨至极的善良家庭,控诉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累累罪恶!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这样的迫害案例成千上万、难以计数。河北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大小官员,就是这些命案的背后操控者或直接凶手,他们中包括省市县书记、省市县长、各级政法委书记、610主任、公检法司各级头目等,有的已遭到恶报,有的仍然在逍遥法外,继续作恶。
据明慧网报道,从1999年7月至2020年8月,河北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类人员至少3535人遭恶报,其中有609人殃及到883个家人。

如:前河北省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程维高,遭恶报被撤职降级已死亡。殃及儿子被全球追捕;前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获刑15年;前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丛福奎,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前省委常委、前组织部部长梁滨,被判刑8年;前省委常委、秘书长景春华,被判有期徒刑18年;前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前省委常委、副省长张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调查。截止目前,河北省委高层是全国遭到恶报最多的省份。

近几年河北省迫害法轮功仍然特别严重,最近几个月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构陷情况:二零二零年10月份河北省绑架37人,全国排名第四;骚扰116人,排名第一;9月份河北省绑架 19人,排名第八;骚扰173人,排名第一; 8月份河北省绑架62人,排名第二;骚扰129人,排名第一。九月份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的法轮功学员人数25人,排名第一。2020年1至9月,河北省被判刑人数21人,排名第六。

这些数据告诉我们,河北省迫害法轮功的形势仍然特别严重,中共河北省委仍然在充当着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在此奉劝那些至今仍在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官员,不要再继续追随中共作恶了,别再为中共卖命做它的陪葬品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人做恶都得偿还,这是天理!悔过自新,停止做恶,给自己留条后路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以上那么多的河北省高层的可悲结局还不能让你们引以为戒吗?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明善:顺天意自救
静远:610办公室被撤销,迫害法轮功将被清算
静远:一位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为自己做的辩护
【投书】致公检法人员的一封信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预测全球未来20年5种可能形态
【新闻大家谈】拜登大动作习不安?港9人获刑
【新闻看点】拜登挚友会蔡英文 中共军演发脾气?
【秦鹏直播】中共被曝脱钩武器化 左媒成打手
【重播】拜登菅义伟记者会:应对中共挑战
香港社运老将古思尧第11次入狱:中共最怕真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