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五大暴力超限战 左派逼宫川普

人气 3994

【大纪元2020年11月25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美国大选的法律战出现新进展,川普与拜登也准备展开政府的过渡移交作业;此外,美股三大指数突然猛烈喷发,道琼斯指数更飙破3万点大关,创下历史新高。这些现象背后,可能并不简单。

所以,今天我们要来跟大家聚焦讨论一个重点话题:

话题:五大暴力超限战 左派全力逼宫川普

好,美国大选的法律攻防战,目前仍在激烈交火,也有了一些新进展,包括密歇根州、宾州与内华达州都已经认证当地的选举结果,认定由拜登胜出;同时,北卡州也认证当地最后由川普胜出。

乔治亚州也从11月24日展开第二次重新计票,不过当局依然不愿核查邮寄选票上的签名,所以这次计票可能意义不大。

虽然目前这些主要进展看起来对川普阵营不太有利,不过,共和党阵营也已经在宾州、密歇根州、乔治亚与内华达等四个州提出了十多项选举诉讼案,部分案件已经上诉。此外,律师鲍威尔预告的“史诗级”诉讼案,目前也还没正式提出。

而且,川普在24日这一天,转推了一篇旧推文,上头写着“我没认输!”显然,川普还会继续奋战下去。

但是,由于12月14日就是选举人团投票日,而按照规定,各州的选举诉讼必须在投票前6天,也就是12月8日前完成,所以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川普阵营会在这段期间做出什么重大反击或“史诗级”诉讼?是我们接下来高度关注的焦点。

不过,我认为,还有一项很重要的焦点非常需要关注,但是却经常被低估,就是“暴力”。各式各样的暴力都在这次选举当中倾巢而出,介入这场大选舞弊或大选政变。当然,会这样说,是因为我个人是认为这场选举背后有极左派的舞弊行动,如果您是拜登的支持者,还请您见谅。

不过,真正指挥、策动这场选举舞弊或政变的关键人物,还不是拜登、贺锦丽他们,背后还有更大的极左派人物。这个我们先不多说。

大家知道,暴力向来是共产党最重要的斗争武器与统治工具,看看中国、古巴、朝鲜的情况就知道。而在《共产党宣言》的最后也表明了,“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因此不管是过去的苏共或现在的中共,最早都是靠着暴力斗争起家,但是苏联与中国的共产悲剧,也促使西方自由社会对共产党相当反感与警戒,于是他们换了个招牌,改叫“社会主义”,同时拿掉暴力革命的口号,用长时间的渗透颠覆,来达成极左化、共产化的目标。

简单说,共产主义是“暴力激进”,社会主义是“先缓进、再激进”。不过,在这次美国大选里,我们虽然还没看到激进的“暴力革命”,但是却已经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另类暴力,在这次选战里被广泛应用,等于是左派阵营发动了一场变相的“暴力革命”或者“暴力政变”。怎么说呢?

在介绍这场暴力政变之前,我们先提醒大家,发动这场夺权政变的主角是哪些人,基本上就是我们过去提到的“华府利益共生体”,大致上有五大群体:

第一、华府政客,以左派人物为主,但右派也有,不分政党。
第二、左派媒体,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知名主流媒体。
第三、大型科技企业,以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等社交媒体为主。
第四、商人,最著名的就是民主党大金主索罗斯。
第五、民间组织,包括各种立场的社会运动团体与所谓的“事实查核(fact-check)”组织,以及比较激进的Antifa、BLM等组织。

好,这五大主角,在这次的大选舞弊争议里,动用了哪些隐晦的暴力手段呢?其实我们在上次直播节目有初步提到过,现在我们再进一步深入说明:

暴力一:黑帮暴力

黑帮暴力,简单说,就是用黑帮常见的恐吓、威胁甚至身体暴力手段来胁迫受害者,服从要求或指令。这类案例,经常发生在各地官员与指控舞弊的吹哨者身上。

比方说,23日傍晚,负责政权移交工作的美国总务署(GSA)署长墨菲(Emily Murphy)写信正式通知拜登,请拜登可以开始使用总统交接的相关资源。不过在这封信中,墨菲向拜登表明,她自己与家人,甚至是她的宠物都受到各式各样的安全威胁,这些威胁来自网络、电话与邮件。

此外,在密歇根州,拒绝认证选举结果的共和党检票员辛克(Norm Shinkle),也透露他与家人不但遭受一连串的匿名电话恐吓,夜里还有二三十人出现在他家的草坪上进行威胁骚扰。

就连日前出面指证宾州邮政局长下令窜改邮戳日期的吹哨者霍普金斯(Richard Hopkins),也遭到联邦特工的恐吓威胁,特工还恐吓霍普金斯说,他们这帮人背后“有参议员参与,有司法部参与”,想借此恐吓他改口,撤回指控。

不但如此,知名律师伍德也在24日发出推文示警,他说极端组织Antifa扬言,如果在这个星期天,也就是29日前,川普不宣布认输的话,他们Antifa就要在保守派的地区发动封街行动,并且还强调他们“持有武器”。

这里只是简单举了几个例子,相信还有更多的黑帮式暴力行为,在全美各地出现。

暴力二:科技暴力

科技暴力,顾名思义,就是通过高科技的手段,强行介入干预这次的大选结果。说到案例,相信大家一定会先想到电子投票机的舞弊干预,包括Dominion、Smartmatic、Scytl等公司的投票系统,都被指控干预这次的选举计票,涉嫌窜改选票、转移选票,让拜登的得票数一夕翻盘。

另外一项科技暴力,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社交媒体,包括脸书、推特、YouTube甚至是搜寻网站谷歌等。这些大科技公司,在这次大选里罕见地发动大规模的言论审查,表面说是审查、过滤不实的选举信息,但实际上他们过滤的、删除的都是不利于拜登阵营的消息与各种选举舞弊的质疑。

像亨特拜登涉嫌与中共往来的丑闻爆发后,社交媒体全面封锁言论,推特还因此封锁了爆料媒体《纽约邮报》的账号,扬言除非《纽约邮报》删除不利拜登的报导,否则不解封账号。

推特如此嚣张的行径,已经是公然箝制言论自由、公然挑战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利。至于脸书、YouTube等等,也都出现程度不等的封锁言论、言论审查情况。社交媒体通过科技暴力的使用,摇身变成思想警察,清洗网络言论,全力为左派阵营助选。

暴力三:行政暴力

行政暴力的意思是,左派阵营控制的各级政府机关人员,通过他们手中各式各样的行政权力,介入影响这次的大选结果。

比方说,律师鲍威尔曾经公开批评,中情局长与联邦调查局长都早已知道投票机有问题,也看到选举舞弊的相关证据,但是他们却知情不报,一直不作为,没有介入调查,怀疑背后动机并不单纯。

鲍威尔也透露,美国司法部里面有人与主张社会主义的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众议员欧凯秀(AOC)等上百人,通过电话教他们如何在他们的政府职位上“搞破坏颠覆”。

还有一项很主要的行政暴力,就是许多民主党主政的州,强力推行邮寄选票,最终导致现在的邮寄选票出现严重争议。

当然,使用邮寄投票的方式,是有防范疫情传播的考量,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许多州这次推动邮寄选票非常不严谨,没有更新选民名册,而且滥发选票,有不少人收到多张选票,就连死去的人、没有登记要投票的人,甚至非公民的人也都收到选票。

此外,许多州还下令不必核对选民身份,甚至下令窜改邮戳日期,让迟到的选票“起死回生”,变成有效票。这些举措都属于政府各级官员,运用手中的行政力量,强行干预大选的暴力手段。

中场休息

好,在介绍下一项暴力之前,我们先带您来看一张图片,休息一下。大家知道,这个星期四就是西方的感恩节,而再过一个月左右,就是圣诞节了。

而知名律师伍德在推特上发出一张图,是Snoopy跟他的主人查理‧布朗的图片。Snoopy说,不对,查理‧布朗说,“亲爱的主啊,这个圣诞节,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我的国家可以回到您的身边。”

这段对白可以说是意味深远,除了反映传统美国人对神的虔诚信仰之外,伍德可能也想借此传达,希望美国不要落入“反神”的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手中,继续守住传统的美国价值与立国精神。

好,再来看第四项暴力:司法暴力。

暴力四:司法暴力

司法暴力,简单说,就是位居司法机关或律师事务所的左派阵营人马,运用各种司法相关手段,来介入选举,或阻止川普阵营追查选举舞弊或提出诉讼案。

比方说,摇摆州宾州的最高法院,稍早同意邮寄选票的最晚接受日期可以延长三天,但这项举措随即被知名检察官斯塔尔(Ken Starr)指出是“违宪行为”,因为只有州的立法机关才有权决定选举日期,司法权不能逾越立法权。

此外,川普阵营还有不少诉讼被法院驳回,这一点,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案件是因为“证据不足”而被驳回,有多少案件是因为“政治考量”而被驳回,毕竟司法暴力这一环是非常隐晦而且专业,外界并不容易看穿。

此外,还有律师加入川普阵营后,遭到其他律师事务所的骚扰与恐吓,遭到生命上与经济上的威胁。这些手段,都属于司法暴力的体现。

暴力五:媒体暴力

媒体暴力,应该不需要多解释,因为大家几乎每天都会看到、遇到左派媒体对川普阵营的种种暴力与霸凌。媒体暴力在这次大选里被应用得最为广泛,大致上可以分为几种类型:

第一,攻击川普,压制选情。在大选投票前,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左派媒体公布各式各样的民调数据,都是拜登遥遥领先川普,领先幅度甚至达到两位数,但最后开票结果,双方差距却只有3%左右,而且这个3%,还是经过舞弊、操纵过的结果。

换句话说,这些媒体民调并不准确,是所谓的“压制性民调”(suppression poll),是假借科学数据来攻击川普、让民众对他失去信心的舆论武器。

第二,引导舆论,转移焦点。选前,当拜登家族丑闻曝光后,左派媒体几乎全部视而不见,完全不吱声。选后,当外界质疑选举可能涉及舞弊,左派媒体又纷纷倾巢而出,宣称一切指控都是“毫无根据”、“缺乏证据”,借此消灭一切质疑拜登胜选的杂音。

第三,自主封王,强行夺权。尽管大选争议不断,开票速度也迟缓,但早在11月7日,左派媒体们就高调宣称拜登胜选,拜登也随即宣称自己当选,引发高度争议。

但是请注意,这个时候,不但全国选票还没开完,还有多项选举诉讼已经登场,但媒体已经强行上演“封王秀”,为拜登披袍加冕,堪称“世纪奇观”。媒体这种完全无视宪政程序、无视民主法治的粗暴举措,本质上就是一场“假选举、真夺权”的政变行动。

第四,帮川普认输,打击川普支持者。大选后,包括CNN等左派媒体就不断以匿名消息的方式,制作一系列“川普考虑认输”、“家人劝川普认输”的不可靠消息,甚至还有伊万卡劝川普认输、自己要出来选总统的夸张消息。这些消息,后来都被当事人否认。

其实,了解川普个性的人都知道,他从来不轻易认输,特别是对于捍卫他热爱的国家,他更是寸土不让。

第五,施压逼宫,分化川普阵营。从大选过后,左派媒体就不断释出共和党内部、或者川普阵营内部,有人想要劝川普认输,或者有人反对川普连任的消息。

就连当年以报导“水门案”一炮而红的老记者伯恩斯坦(Carl Berstein),最近也跳出宣称共和党内部有21名参议员,是“永不支持川普”的人。结果被点名的多位参议员,随即出面驳斥,批评伯恩斯坦“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其实,这类报导都是用来分化川普阵营内部,让内部彼此不信任的舆论武器,同时也是典型的共产党的斗争伎俩,先“挑拨离间”,再“分而破之”。

好,看到这里,您大概也明白了这次美国大选,媒体祭出的暴力斗争手段有多么广泛,再加上社交媒体的联手配合,让这些传统与非传统媒体几乎垄断了绝大部分的言论市场,并且将这些一言堂的偏颇言论,向海外各地输出,靠着这些大媒体过往的名气,向世界各地扩大媒体暴力的影响范围。

其实还有一项比较诡谲的力量,是经济。就在美国总务署通知拜登准备进行政府移交工作后,隔天,也就是24日,美股开盘后,三大指数一路飙涨,道琼斯指数还首度突破三万点大关,创下历史新高。

川普还罕见地出来召开记者会,称赞道琼斯指数破三万点,不过川普没多说,全程仅一分钟,创下他执政史上最短的记者会。

这次美股喷发大涨,背后固然跟过去两天,疫苗研发出现乐观进展、带动医疗类股大涨有关,但是这个涨幅太过猛烈,涨势涵盖了三大指数,而且又发生在拜登可以开始移交政府之后,让人不禁怀疑,背后是不是有政治力量介入操作?

或者说准确点,这次美股暴涨背后,是不是有左派的大量资金进入买盘,撑高股市,好营造拜登即将上任、美国经济前景一片大好,所以股市上演庆祝行情的气氛?同时也想借此打击川普的士气、向川普逼宫,同时引导美国人民,甚至全球人民误以为“美国有拜登、经济会更好”?

这一点,我们目前还无法厘清内幕。当然,经济好、股市涨、大家有钱赚,是好事,只是,这次股市猛涨是长期经济向好的真相,还是为了政治斗争而人工打造的镜花水月?还有待未来观察。

当然,如果再对应到我们前面提到的“华府利益共生体”,大家可以发现,这五大角色,在这次的大选舞弊当中,都各自扮演着重要角色,都使用不同的暴力手段,参与这场“大选政变”。所以,如果有左派金主抛出大量资金,买股票为拜登“造市”,应该也不让人意外。

好,以上是我的个人观察,我必须强调,我是站在一个“怀疑论”的角度、认为这次大选有舞弊、甚至是政变的角度来作的分析。如果跟您的立场不一样,还请您见谅。

最后,我们再重复一次,这次美国大选本质上是一场向川普夺权逼宫的“暴力超限战”,涵盖了许多领域的暴力战斗,至少包括了:

暴力一:黑帮暴力。有人通过黑帮式的恐吓、威胁、甚至身体暴力手段,去骚扰、恐吓各地选举官员与指控舞弊的吹哨者。

暴力二:科技暴力。投票机公司通过高科技的选举系统与软件,窜改得票数据或转移选票;加上社交媒体封锁言论、审查言论。

暴力三:行政暴力。各级政府官员通过手中权力,对大选进行各式各样、程度不等的干预与控制。

暴力四:司法暴力。司法机构或律师事务所的左派分子,通过司法相关手段干预选举程序与选举诉讼,以及恐吓川普律师。

暴力五:媒体暴力。左派媒体通过铺天盖地的宣传力量与一言堂的报导,一手遮天地封锁不利拜登的消息,并全力攻击川普、分化川普阵营。

待厘清:经济暴力。美股猛烈喷发大涨,不排除背后有左派金主趁机拉高股市,为拜登上任造势。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介绍给你的亲朋好友知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秋山绘

秋深夕落苍山寥
松静月浮水云飘
飞瀑纵奔落九仞
远流含花载香遥

唐浩

大纪元《世界十字路口》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十字路口】川普大逆袭 连任有望?
【十字路口】美大选重磅爆料 他安排选举结果
【十字路口】电子舞弊大曝光 川普逆转有绝招
【十字路口】中共介入大选 美国新独立战争?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北京内斗 台海挑衅 习拜博弈
【珍言真语】何良懋:社交媒体与现代科技垄断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