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李劼:正邪决战 美重打独立战争

人气 1577

【大纪元2020年11月25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关于美国大选舞弊的起诉案,正如火如荼地展开。知名旅美思想文化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李劼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这场大规模的选举舞弊是“美国主流媒体伙同科技寡头,以及腐败政客发动的一场变相政变”,这场政变意味着将美国推回至“1776年的前夜,面临着重新打一场独立战争,重新立国。”

李劼说,这也是一场以美国为战场的“世界性决战”,是第二场“十月革命”,“是西方以美国为首的民主灯塔国家,跟共产主义邪恶国家的一场交战”,而这场酝酿已久的“正义和邪恶两股势力空前的、决定性的一次交战”,关乎全世界每一个人,所有人都被卷入其中,无法置身度外,“没有中间立场、灰色地带,都必须在邪恶与正义间做出选择。”

他还说,当美国左派媒体“整体性塌陷,整体性地变黑的时候”,《大纪元》填补了媒体报导真相的空白,如同“点亮了一根蜡烛,照亮了很多人的心。”他深信“如果每一个人都点亮一根蜡烛,这个世界就不会被黑暗所吞没。”他也坚信“正义最终会战胜邪恶。”

“反者道之动” 美国重启独立战争

11月3日美国大选结束后,各地纷纷传出舞弊现象,川普(特朗普)即发出大选舞弊指控。然而美东时间7日中午左右,美国媒体包含美联社、《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BBC、CNN、NBC、彭博等媒体均报导,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赢得这场选举。

当时李劼即在个人的推特上写下:“这是一场主流媒体伙同科技寡头及腐败政客发动的一场政变,变相的政变”,“这场政变意味着将美国推回1776年”。而川普总统的竞选律师团队11月19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公众公布八大选举舞弊指控,非属律师团队的知名律师鲍威尔说:“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1775年”。

李劼说,自己的“直觉”与鲍威尔的发言不谋而合。“因为美国立国是1776年,鲍威尔为什么说1775年呢?也就是说我们处在1776年的前夜──1775年,我们面临着要重新打一场独立战争,我们要重新立国,是这个意思。”

1776年,大陆会议在1776年7月2日宣布13个殖民地脱离英国独立,7月4日通过《独立宣言》。

鲍威尔也在记者会上出示了大量的舞弊证据,“确凿地讲出了这样的话,等于印证了我的直觉,美国回到了要重新建国的时刻。这句话非常有分量。”

李劼当时还写下“反者道之动”。反即为“返回”之意,“就是这个世界、历史是循环的,那么这个循环不是坏事是好事,循环就像这个计算机的Restart一样,重新开始。”

正义和邪恶势力空前决战

而这也不仅是一场内战,“更是一场酝酿已久的正义和邪恶这两股势力的空前的、决定性的一次交战。”李劼解释,这是因为在全球化浪潮的推动下,“由美国、中国、欧洲,包括在香港,甚至渗透到台湾的红色势力,联结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

而这个代表着邪恶势力的利益共同体,组成人数占全球人口的极少数,却占据了人类财富的百分之八九十以上,“所以在这个局面之下,所有的矛盾都集中到这场美国大选之中。”李劼说,全世界所有人都卷入了这场较量中。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没有中间立场,就是在邪恶和正义之间,你选择什么。”李劼说,没有中间及灰色地带,所有人都卷入其中,不能置身度外。

“尤其是香港和台湾,台湾能够支撑到今天,就是背后有美国。香港为什么能够站起来抗争,除了香港人勇敢之外,她背后还是有美国、英国坚决地站在她后面,站在普世价值、站在人权这一边,而不是站在暴政这一边。”

“川普的胜利意味着民主的胜利,意味着自由的胜利。”李劼告诫说,如果美国落入邪恶势力手中,那么“香港也完了、台湾也完了、全世界都完了,所以这是一场世界性的决战,战场在美国而已,所以没有一个人不关心的。”

中共介入美大选 证据将浮出水面

此外,鲍威尔律师在日前的记者会上,点出中共卷入Dominion选举投票系统涉嫌的窜改选票。李劼说,鲍威尔是具名望的大律师,“她非常地、言之灼灼说是背后有中共的势力,而且有中共的势力并不奇怪。”

他说,川普总统的前任布什父子到克林顿家族、奥巴马,“对中共是扶持的、纵容的,甚至有时候可以说是豢养的。”从中可看出,中美两国政客间“完全是势力利益交换”,白宫几乎变成中共一个最有力的伙伴,两国成为战略伙伴关系。“一个民主国家,怎么可以跟一个共产主义独裁的国家成为战略伙伴?”

川普上台后,打破了这种关系。“先是改变为竞争关系,现在直截了当地讲明了是敌对的关系。在这样的格局底下,川普政府把中共打得无法招架。贸易战、金融战、科技战全面开战,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介入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现在已经有一些证据在慢慢地展示出来,它们是如何介入的,我相信随着这个案子的深入,这些证据会越来越多地浮出水面,会公开。”李劼说。

第二场“十月革命”民主与共产主义国家战争续集

因此,李劼认为从在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一场“西方的民主国家,以美国为首的民主灯塔国家,跟共产主义的邪恶国家的一场交战。”李劼将之定向为“第二场十月革命”。

“共产苏联倒台后,西方民主国家跟共产主义邪恶国家之间的斗争并没有结束。”李劼说,随之而起的中共代替了苏联的位置,支持许多邪恶势力,如伊朗、中东的恐怖分子,也包括委内瑞拉、古巴等等共产国家。

他认为美国民主党在这场交战中,“扮演了中共在美国的代理人,所作所为与中共极其相似。”

“它们(民主党)有党校,就是所有的所谓名校、藤校;它们有党媒,所有的主流媒体全部是它们的党媒;它们有打手,安提法(Antifa)就像中共闹革命时的流氓队伍。它们都具备,而且资金的来源也很明确,就是(金融巨鳄)索罗斯(George Soros)。”

“所以这场确实是(自由民主)与共产主义战争的续集,第一集是跟列宁、斯大林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的决战,这个决战随着苏联的解体告一段落。现在是第二场、下场,就是以中共为主要国家的共产主义的邪恶国家。”

马克斯主义余孽 侵蚀欧美校园

而这场共产党阵营在美国掀起的战争,也已酝酿许久。

1917年主张暴力革命的列宁策划“十月革命”,推翻了俄国临时政府,建立起苏维埃共产主义政权。“十月革命成功了,(共产党内)主张议会道路的声音就小下去了,声音就低了,但是它们没有消失。”李劼说,随着苏联解体,“共产主义的思想、马克思的思想也并没有随之而告终”。

主张议会道路的共产思潮进入欧美,渐渐影响了欧美民主国家,“马克思主义是以社会民主党,从政治上是社会民主主义,作为民主党的形式出现的,在美国叫做民主党。从思潮上来讲,他们鼓吹议会道路,走竞选,而不是暴力革命;大政府、高福利,这是他们主要的政治主张。”

此外还有一股二战后兴起的思潮──所谓后马克思主义者,“如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所谓的法兰克福马克思主义学派,后面还有沙特(Jean-Paul Sartre)、福柯(Michel Foucault)、德里达(Jacques Derrida)、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等等,他们的理论五花八门、形形色色,但是全部是马克思主义的余孽。”

这批学者以思想慢慢地渗透了欧美所有学府。李劼说,“这些思潮因此在欧美通行无阻,慢慢地醖酿、发酵,就成了今天的民主党的基本的思想来源,也成了欧洲所有左翼政党,左翼思潮基本的支撑。”

“虽然他们的理论非常地浅薄,在我眼里就是一堆垃圾,但是他给所有的在大学里念文科的,甚至是念法律的全部洗脑。”李劼说,美国大学成为洗脑中心,马克思主义透过上述这些著名学者及理论家的思想著述,“在美国的校园里,包括在欧洲的校园里面,铺天盖地弥漫开来。所以现在所有的大学生几乎都全部成为了社会主义者、成为了马克思主义者。”“而美国名校、藤校被渗透是最最厉害”。

擅于欺骗、撒谎、造谣 “要看他们做了什么?”

共产主义在欧美改头换面,擅长伪装的它们也以平等、自由、人权包装自己的暴力斗争,那么人们如何区分真伪呢?

“他们嘴上也喊人权,喊民主,喊自由,但是要看他们做什么,不要看他们说什么。”李劼说,如充满暴力的安提法到处破坏,在街头打砸抢,而对比11月14日在美国华盛顿举办的支持川普大游行,“游行结束以后,他们留下的是多么干净的一个城市。”这让亲历“六四”的他,回忆起当年的六四游行,“也是非常有秩序、平和。”

“而且我记得九九年,法轮功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访办上访,散去的时候,中南海的门口没有一张纸屑。这个就是区别,和平的、理性的,这样一种精神。”

他还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克林顿、前国务卿希拉里为例,“他们原本的家庭收入是什么样一个水平?他们当了总统,当了国务卿以后,他们的收入又是什么一个水平?”而对比川普当上总统后不拿工资,财富还大大缩水。

“所以不能看他们说了什么,要看他们做了什么,他们习惯于欺骗、撒谎、造谣。”李劼说。

窃国失败告终 民主党终将切割拜登团伙

然而面对这场世界性的决战,李劼认为邪恶终将失败。“看上去他们好像声势浩大,但是我认为是不堪一击的,为什么呢?证据太多太多了。”他说,假如一个人犯罪,或许可以躲藏,有机会脱罪。十人的犯罪集团都很难不留下证据,更何况这场涉及成千上万人的作弊,留下众多的证据,更是难以脱罪的。此外目前Dominion电子投票系统的“服务器”已掌握在川普团队手中。

“这一次的作弊的规模很大,各种势力的渗透,也没有一个统一指挥,统一号令,他们也没想到这个作弊会规模大到这个程度,可能拜登本人都被吓坏了。”

并且“这个不是作弊的问题,这是叛国罪。假如定上叛国罪以后,即便在那个里面站队的民主党人、媒体都要好好想一想了,你们要站在哪一边?”李劼预料,当证据越来越确凿,“拜登他们全部完蛋的时候,我相信美国民主党肯定要跟他们切割。”

“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自始至终没有承认过拜登当选。自始至终,他们给自己留了一手,是留了后路的。”李劼说,包括参与民主党总统初选的参议员伊丽莎白‧华伦(Elizabeth Warren)也曾质疑投票机系统。

“华伦其实也是这种机器的受害者,她当时没有力量去揭露这个黑暗,那么像这样的人,你说能认同他们的这种犯罪吗?”

黑暗时刻点亮蜡烛 向《大纪元》致敬

伙同政变的美国左派媒体,李劼称之为“流氓左媒”。他说,遭到美国民众唾弃的左派媒体,目前正面临灭顶之灾、面临末日。日前有媒体报导,AT&T已考虑将旗下收视率逐渐下滑、经营亏损的CNN售出。

令李劼印象深刻的是,19日川普律师团队的记者会上,CNN记者提问时,提及自己所属的媒体机构,朱利安尼与台上的律师不约而同地会心一笑。李劼认为这一笑代表的意义深厚,“没有人相信CNN,听到CNN这个名字都要笑的,就是说:这个媒体已经彻底完蛋了。”“你可以感受到,CNN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它一面要被人给卖了,一面还在不断地造谣、抹黑。”

李劼预料,川普在第二任总统任期期间,将重建美国媒体,“这一轮媒体结束了。”

而值此正邪交战之际,《大纪元》坚守专业与良知,报导真相。“我觉你们(大纪元)填补了空白。”李劼说,去年香港反送中期间已注意到“《大纪元》、新唐人在香港抗争当中的冲锋陷阵,非常了不起,我非常地钦佩。”

因“六四”被捕,之后旅居美国的李劼,如今已是美国公民,“今天我以一个美国公民的身份,来捍卫美国的宪法、来保卫美国这个国家的时候,我非常惊喜地发现,你们(大纪元)也跟我们站在一起。”

李劼说,当美国媒体集体塌陷,整体性地变黑的时候,“《大纪元》点亮了一根蜡烛,这根蜡烛照亮了很多人的心。”在媒体信誉集体重创时,“《大纪元》几乎就是一枝独秀了。当然还有些小的电视台也有些抗争。”

“我真的是很为你们感到骄傲。”李劼说:“你们(大纪元)确实非常地了不起。我特意在此向你们致敬。”

“如果每一个人都点亮一根蜡烛的话,这个世界就不会被黑暗所吞没。”“我非常相信、非常自信这一次最后正义最终会战胜邪恶的。”

李劼,本名陆伟民,生于上海,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并在该校执教十余年。八九年投身“六四”学潮,同年被捕,翌年释放回校。现定居美国。在全球出版著作三十余部。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曾慧燕:媒体堕落 良知使我不沉默
【珍言真语】理大保卫战留守记者:惨烈牺牲换国际回响
【珍言真语】谈舞弊遭禁播 桑普直指华盛顿沼泽
【珍言真语】金虹:美媒“自残” 与共党同路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不忍士兵睡车库 川普开放自家宾馆
【唐青看时事】习近平五军压境 拜登蒙在鼓里?
【解密时分】诺查丹玛斯预言:彭斯和美国大选
【时事纵横】史无前例 美两总统同时遭弹劾
【远见快评】蓬佩奥暗示参选?拜登施政遭批
【解密时分】美国对台军售十大利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