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穿中共关于韩战的谎言之八                     

王君:苏联“无偿”支援韩战武器是场共产主义恶梦

人气 313

【大纪元2020年11月06日讯】朝鲜战争时,中共宣传苏联无偿支援武器,苏联人出钱献物资,中国出人献生命。当时,这些谎言蒙蔽了许多人。实际上,中共是一厢情愿的酒醉梦想,是一场国际共产主义恶梦。随后,噩梦醒来,苏联让中国人结账买单。周恩来私下对师哲说:“我们接受苏方的军火,是作为他们对抗美援朝的贡献而接收的。”在苏联长期生活过的师哲回答说:“他们办具体事情的人不会同意我们不付钱的想法。”师哲曾回忆说:“我们和苏联谈判时,只谈到军火的数目,而没有谈军火的价格。”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苏联向中国提供了64个陆军师、23个空军师的装备,为此中国欠下苏联军火债30亿人民币,在当时折合13亿美元。后来苏军从旅顺撤退时,又移交了折价9.8亿人民币的装备。这些欠款,占了上世纪50年代中国对苏欠款总额的六成左右。 每年战争费用占国民经济总产值的60%以上。斯大林很清楚:“中国不仅是在为朝鲜作战,更主要的是在为苏联作战,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为共产主义总目标而奋斗”。在自己国家人吃不饱饭的情况下,替邻居打仗,帮斯大林作战。傻子都明白,这是被苏共卖了身,卖了命,连死加伤几十万人,同时,帮苏共赚钱。只有蒙在鼓里的人,还在做着苏联无偿支援的共产主义恶梦

根据《中国财政统计》中公布的数字,从50年代初至1960年,中国对苏联已经还债33亿元人民币,即已将所欠的武器债务基本还清,此时所欠的债务不是抗美援朝的军火债务,而多是“大跃进”两年间因不能按合同交货拖欠下来的贸易债务,以及接受旅顺苏军撤出后所留装备的收购费,其总额折合23亿人民币。 周恩来在当年作《政府工作报告》曾说:我们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十四亿零六百万新卢布,已经按期偿还了十三亿八千九百万新卢布,剩下的尾数一千七百万新卢布,我们已经向苏方提出,用今年对苏贸易的顺差额中的一部分来提前全部还清。”

1965年10月,中国又还清了苏联1961年的50万吨蔗糖贷款和贸易欠款。至此,所欠苏联的全部债务完全还清。同年12月3日,外交部长陈毅接见日本记者时宣称: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没有任何外债的国家。这时,由于政府一并清偿了国内公债,“既无内债、又无外债”成为中共宣传中自我吹嘘的话语。其实,这有什么可炫耀的呢?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替别人打仗,还落得一身债务?老百姓也都纳闷,不是宣传说苏联人出钱献物资,哪来的债务呢?

1951年1月15日,中共全国募捐“抗美援朝”。到1951年9月25日为止,全国有钱的地主富农资本家共捐献飞机2,481架,捐款入库的达9,970亿元。捐款捐飞机的主要是资本家,他们以为中共会放过他们。捐过之后不久,“五反运动”是对矛头直指私人工商业资本家,“五反”并不是一场单纯的经济运动,而是消灭资本家的政治斗争。1952年3月下旬,上海市组成一千多个“五反”工作队,在工作队的挑动下,工人们认为,资本家是吸工人血汗的剥削者、寄生虫。上海沪江纱厂的老工人秦妈妈,揭发、控诉总经理徐义德:“徐义德住的是花园洋房,吃的是山珍海味,自己不劳动,还整天动脑筋剥削我们。资本家和工人,到底啥人养活啥人!”上海有各类工商企业十六万户,“五反”对象多达六十余万人,被整治的工商户比例高达八成五以上。

通过清查财务账目,发动员工揭发,让资本家互相检举。政府逮捕了一批资本家;抄家、隔离审查、吊打、连续审问,资本家全身发抖,吓破了胆。同时,还要催逼交纳一九五一年度所得税。跑马厅七层楼公寓,有一对夫妇同时跳楼自杀,就是因为交不清欠税。所谓“反偷税漏税”是从光绪年间上海开埠算起,资本家倾家荡产也交不起“税”。有一位金城银行沪行经理,在金城大楼七楼穿着单薄的衣衫裤,在初春的严寒里,被审问和拷打,跪了五天五夜,精神和肉体上都崩溃了。

南京路上几十年的老店冠生园食品店,老板冼冠生是爱国资本家,从楼上跳下,毙命在南京路上。还有一位绸缎庄老板,自知难逃挨整,就在上海国际饭店享用了最后一餐,从二十四层的屋顶花园上跳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跌落到一辆在等客的三轮车的软垫上,把三轮车夫弹了起来,撞上国际饭店大理石墙面,立时脑袋开花,一命呜呼,而这位要自杀的老板却并没有死掉。1952年3月至4月间,上海出现了资本家喝硫酸、饮毒药、跳楼、投江、上吊等自杀,和中风、发神经病的高潮。当时,陈毅经常询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指今天又有多少资本家跳楼自杀。 仅在上海,从1月25日至4月1日的不完全统计,因“五反”运动而自杀者就达到了876人,平均每天的自杀人数几乎都在10人以上。

在美国,我见到一位燕京大学毕业的老教授,她的父亲曾经捐献1架飞机,可是,时间不长,被打成历史反革命。九死一生,逃到美国。她向我讲述了有关借着“陷害志愿军”的幌子整人的假例子,例如:“梅林食品公司的腐坏食品罐头陷害志愿军”。梅林罐头享誉国际,怎么会把坏食品装罐头去自毁品牌?而且厂里有共产党领导的工会,工人监督生产,难道生产线上一道道工序的工人不会发现腐坏食品? 有关“王康年将带菌棉花旧纱布制作“急救包”用假药害志愿军伤病员”。“大康药房”只做普通药房零售,所有药品都是从其他药厂进货而来,自身并不具备“制假药”的能力。

朝鲜战争时,中共威逼利诱地主、富农、资本家等有钱人,捐钱、捐飞机等物资。大家心里都十分清楚,当时,城里的流氓无产阶级、农村的贫下中农、雇农是拿不出钱来的,地主、富农、资本家捐钱、捐飞机直接支撑“抗美援朝”打仗,同时,资本家交纳税款,给中共消费,偿还苏联的债务。刚刚捐献完之后,就开始“三反”、“五反”、“镇反”运动,工厂、商店主,个个挨整。资本家由反抗、抵制转变为惧怕、服从、接受改造,资本家都被整得“灰溜溜、臭哄哄”,“有钱人”、“私有财产”、“资本主义”,已成了罪恶的代名词,变得遭人唾弃,低人一等。经过历次战争,艰难存活下来的中国民族资本主义从此一蹶不振,走向了衰落。偿还苏联的债务,十几年的时间,中国大陆农民辛辛苦苦种地,一年下来,先交公粮,再留自己吃的,农民吃的大部分是玉米和地瓜干,城镇居民凭粮票到指定粮店买到的也是粗粮为主。中共宣传苏联无偿支援武器,很多中国人想不到是哪儿来的外债,搞不清,累死累活的一年又一年,怎么生活越来越苦?后来,才知道是欠苏联的外债。回过头来看看,1950年以后,跑到朝鲜半岛,替北朝鲜打仗,死伤几十万人,都是资本家掏钱,工人农民出力,士兵献出生命,最后,没想到,欠一身外债,让一代人过不好日子,苏联无偿支援武器真的是一场共产主义恶梦。消灭“私有财产”、消灭“民族资本主义”,是中共搞共产运动的实践。打倒民族资本家,打掉的是民族经济的精英,彻底摧毁了中国民族工商业,让几代人过不好日子,这场断绝中国民族工商业前程的运动,同样是一场共产主义恶梦。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芸莲:“中共恶魔”附体中华,建立魔教红色帝国
炮灰与英雄——中美韩战军人的命运
韩媒:韩国希望9月与美中朝宣布韩战结束
【有冇搞错】韩战70年 美国没败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MH370找到?失事原因众说纷纭
【远见快评】WTA停中国赛事 大外宣回应露破绽
【新闻看点】恒大债务冲击 最大受害者是谁?
【秦鹏直播】滴滴下市谁遭难 恒大违约中共回应
【马克时空】7国助台潜舰国造 安倍晋三挺台抗中
【军事热点】韩国打造蓝水海军 朝鲜已非唯一防御目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