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蔡志强:《夜更》获奖 荣归香港人

人气 424

【大纪元2020年12月15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采访报导)“很多观众看得很感动,或者都眼泛泪光,主要原因是因为这个场面是真实的,而这些真实的场面是靠香港人的坚持与努力做出来的,所以这个奖是属于香港人的。”东区区议会议员、香港政治电影《夜更》主演蔡志强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说。

夜更》讲述了一名计程车司机在反送中运动期间,先后接载了一名女学生及两名反社运人士至示威现场,并描述了司机与乘客的对话等情节。该片去年秋于香港和台湾上映,获第57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短片奖。

影片主角蔡志强2019年当选东区区议员,之前10年都是出租车司机,在车里见证了六年前占中运动与去年反送中运动的示威场面。如今这些场面搬上了银幕,他感到“整部电影都是很写实的”,对于电影的剧本,他惊讶于导演虽然不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却写得“都很贴近我们平时司机的遭遇”。

由于许多拍摄地点是真实示威现场,气氛紧张,又不能告诉别人自己在做什么,一度曾遭到警察及示威者两方的阻挠,整个拍摄过程低调且冒险。

更让他遗憾的是,一部香港人自己拍的关于香港的故事,在海外拿了奖,却不能在本港影院上映,“是否香港已经没了言论自由呢?即我连看一部电影都这么困难。”

而现实中,他作为新当选的区议员,深感不能对不起香港人,表示仍然要保持议会控制权,与极权抗衡。

《夜更》寻演员 多数司机拒绝上镜

蔡志强表示,导演设计好的该片剧本,是找一个真实的出租车司机做主角,年龄在四五十岁左右,首先要有车,但由于电影的政治背景,许多司机拒绝上镜。导演几经转折才找到了他。

“导演一开始是来问我,有没有出租车可以借给我去拍摄?我是一直都很支持香港电影业的,他说要借,那我就借给他了。”

他说,自己在2014年占中运动时开始很关注政治,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也很强烈。

在借车见面的时候,他认为导演可能纯粹是顺便问一下,他介不介意上镜拍摄,他觉得这部影片很有意义,而且十多年以来,香港本地的电影制作越来越少,资源和规模也越来越小,“我看到一个有心的导演,想要拍摄一部有意义的电影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他去拍了。”

示威现场低调拍摄 遭警察阻拦

蔡志强介绍说,这部25分钟的短片,从前期准备、开会,到拍完用了六七天,真正拍摄只用了三天。影片中很多抗争画面,都是在真实示威现场拍摄的,即是要面对警察可能带来的危险。

“在示威现场,当你举起镜头,无论你向着哪一边,都会有人说你的。你对着警察,警察就会说,你为什么不拍你的后面,你只是拍我们。”示威者那边则会说,“你拍得这么近,你有什么居心,你是哪一边的,你是想着要拍摄一些什么的等等。所以一旦举起镜头,两边都会有压力的。”

他回忆起最惊险的一幕,即警察举起胡椒球枪指向记者的一刻,人看到这个镜头都会很紧张,“那个时候摄影师其实真是很怕的 ,因为在这么近的距离,而对方是有枪,所以他都不敢举高来拍摄,拍一下又缩低,也害怕。”

一次夜晚拍摄时,车厢里面开了灯,从外边看很显眼。一个警察看到过来敲车窗,车窗落下时,马上说“你拍什么?停机!”

“那你说我们怕不怕被他抓,或被捕?我又觉得自己还有自由,可以去拍摄任何东西,唯一怕的,就是他会不会没收那记忆卡去做证物,或者不知怎么破坏了。因为拍回来的东西很珍贵。”

他坦言,其实不敢告诉警察他们在拍什么,因为始终大家的立场或看法不同,会很担心他们乱想东西,或者不容许继续拍摄。“因为你其实不是拍一会就拍完,我们可能要换地方拍,每次出去我们都拍几个小时,8个小时这样。所以如果被人家知道我们是在拍电影,会怕人阻挠,都很低调。”

首次饰演主角困难大

实际上,蔡志强本人并非专业演员。他说,自己曾在教会里做过一些舞台剧,但是在镜头面前做主角,做完整的一场戏,还是第一次。在这过程中,背对白和演戏的同时,还要在不守规矩的示威现场开车,对于他是挑战和困难。

“有很多镜头你看到,可能它们都是从车厢外设置镜头,向车厢里面拍。那我开着车,但外面有一个镜头,会阻挡我的视线,我又要很专心地避开那些镜头,看看会不会撞车,一路驾驶。”

当然,也会有NG重拍的时候。不过他说,当面对那些警察时,表情紧张,结果OK;没警察在的时候,表情可能不自然,反而会NG的比较多。

拍片为记录历史 未想会获奖

“我们拍摄的时候,到入围都好,都没想过拿奖。”他说,他们只是想记录去年香港发生过的事,以及希望有些和戏里司机的立场、看法一样的人,看完这部戏会有一些改变。所以当入了围的时候,其实已经当赢了。

影片在获金马奖几星期前,在台湾还获得了南方影展的首奖,他表示,当时他们已经很开心。“台湾人隔了这么远,他们不在那个现场,但是他们对这件事都有一个认同,我们都很感觉到人家在支持我们。另外,掉过头来看,有很多朋友,在南方影展拿了奖后,才知道有一部这样的电影。”

“这个奖属于香港人”

几年前同样是郭臻导演的《十年》拿了香港金像奖,当时政治环境没今天这么差,在香港的电影院要上都很困难,何况这套《夜更》。

“可能他们那些商业的院线都会考虑一样东西,就是,我上你这些这么政治题材,或这么敏感的电影,我有没有可能被别人打压呢?会不会有些大陆的片可能他们不再和我合作呢?”“所以很多院线都拒绝和我们合作,到最后就只有等网上版权的《苹果日报》去播映。”

他直言,自己的感言其实与导演在金马奖的感言差不多,即这个奖一直都不觉得属于他们几个人,因为很多电影的场面都是香港人做出来的,没有香港人根本就拍不出这样的电影。

“这个奖是属于香港人的,只不过是我们代领,我们有机会可以与大家一起分享的话,就会把奖交还给大家。”

至于郭臻导演有没有其它计划,他表示暂时还没有,并请大家期待,如果有机会他会再去拍摄。

熟悉民意选议员 催泪弹惊醒港人

当问到作为的士司机为什么出来选议员,他认为,的士司机应该是听到民意最多的一个行业之一,很多乘客上车后,觉得这个空间比较私人,相比坐地铁巴士或者在餐厅,会比较放心去说一些事。

“他不一定是与的士司机说,可能是乘客之间的互相沟通,所以这10年里面都听了很多很多不同的故事,而其中最明显应该是从“占中”年代开始的,乘客对香港政府的政策的讨论是多了很多。”

经过了解,他得知原来区议会四百多席里面,每一届都有一百多人自动当选,正好他居住的区本届没有人挑战保皇党。当时他最主要的想法是,不要让保皇党那么轻易自动当选。因为当他没有对手的时候,在选举期间就很有空,可能会去其它区帮别人拉票,变成泛民主派的势力危险。

“所以那个时候我想,我出来即使选不上,起码也可以拖着他,让他不要到处走,不要去帮别人助选。”

过去香港多数区议会一直由保皇党控制,直到去年十一月初选举前,在柴湾发生了几次施放催泪弹事件,才令他觉得有转机,“因为其实很多香港人都是那个情况,就是针不插到肉不知道疼,其实你看到这届区议会选举,大部分保皇党可以拿到议席的地区,都是没有放过催泪弹的。”

他强调,催泪弹对民主派当选很有影响,民众真的看到了这个场面,看到了极权统治、军政府状态的时候,他们担心,就会跳出来出一分力投票,“其实高投票率是我们当选的原因。”

守住区议会阵线 心寒港府不封关

现在香港的政治环境越来越恶化,黄之锋等学运三子被判重刑,《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被关押,区议员也有很多人背罪在身,其中许智峯已经流亡。蔡志强表示,区议会的很多同事都在谈,立法会议员已经被DQ乃至总辞了,它们下一个眼中钉是不是这一帮区议员呢?

“我相信会是的,但是现在我们始终在区议会,十八个区里面有十七个区都叫做我们人多,话事权在我们那里。我们如果轻易放弃的话,就对不起香港人,大家选了我们出来,都想我们在这个议会上保持着控制权,与它抗衡。”

“即使它们视我们为眼中钉也好,拘捕我们也是需要一些理由的,我们尽量不要自己制造一些理由给它拘捕,只能是这样。”他补充说。

经过这一年多的风波,他不得不说,对于香港这个地方的看法灰心了。尤其是今年的下半年,政府对疫情的处理“完全是草菅人命”,为了与共产党的关系不肯封关,使香港一波又一波疫情,而台湾封关做得好,人民的生活几乎没有影响。

“它宁愿牺牲香港人的生活,宁愿牺牲香港人的性命。”

他说,本来对林郑政府也没有什么希望,但没有想到它们可以为了自己个人的利益,完全将香港人置于生死不顾,这是很心寒的。

至于其它的东西,“我们还是尽量地去做,我相信一样东西就是坚持才能看到希望,这个是去年香港人教会我的。”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观看首播 https://bit.ly/2Ilj8IW
欢迎订阅 http://bit.ly/2SoiCeh

责任编辑:杨亦慧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张崑阳:痛心同伴陷囹圄 坚持抗争
【珍言真语】林建诚:有线台裁员 新闻自由不再
【珍言真语】李劼:川普正进行护宪及护国之战
【珍言真语】何良懋:美媒弃操守 加速自我灭亡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不让戴口罩 李克强和习杠上了?
【远见快评】美媒曝东航坠毁是人为 东航回应
【拍案惊奇】民航系统不单纯 涉党内倒习操作?
【财商天下】核检日赚一亿 钱进了谁的口袋?
【新闻看点】上海被爆加强封控 居委弄虚作假
【思想领袖】封锁对疫情不起作用 且特别有害(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