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壁纸品牌De Gournay承传中国手绘丝绸工艺

文/MANY NGOM 翻译/陈遇
壁纸, 壁画, de Gournay
汉娜·塞西尔·葛尼(Hannah Cecil Gurney)卧房的壁纸《斜》(Askew)。(Douglas Friedman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谈到壁纸,我们脑中或许不会迸出缤纷的画面,不过,那只是因为您还未造访过de Gournay的网站。他们迷人的壁纸设计带您回到18世纪的中国或19世纪的法国。作品风格典雅带点诙谐,却又承传着几乎被遗忘的传奇:中国传统手绘丝绸的技艺。

壁纸, 壁画, de Gournay
汉娜·塞西尔·葛尼,de Gournay的营运总监和儿子乔治在家中。(Rebecca Reid提供)

de Gournay的总部设在英国伦敦,创始人克劳德·塞西尔·葛尼(Claud Cecil Gurney)从小在家中发现了对手绘壁纸的热情。之后,在一次试图修复一面古董中国风壁纸的机缘下,由于找不到厂商能重制出原本美丽的手绘丝绸,因此,他决定前往中国研究该工艺的起源。

壁纸, 壁画, de Gournay
精美的木兰花枝叶(《木兰树冠》(Magnolia Canopy))在de Gournay于黎巴嫩贝鲁特的展示厅迎接着宾客。(Rebecca Reid提供)

在那里,葛尼发现在共产党统治和转向大量制造的模式下,传统工艺几乎消失殆尽。他费尽了千辛万苦,才找到几个从他们父母和祖父母那里承传到技艺,并努力延续这项传统的人。在1986年,他正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壁纸, 壁画, de Gournay
de Gournay的壁画作品《纽塞姆庄园》(Temple Newsam)壁纸使用削光镀银纸和手工刺绣。(Rebecca Reid提供)

技艺

直至今日,de Gournay仍维持着家族企业的形式,雇用许多艺术家师傅进行丝绸和壁纸设计的绘制。

壁纸, 壁画, de Gournay
de Gournay的壁画作品《纽塞姆庄园》是de Gournay中国风系列(Chinoiserie)最受欢迎的产品。图中的设计绘制在12克拉镀白金的壁纸上。(Rebecca Reid提供)

这项技艺的训练过程长达15至20年的时间;在最初的八年里,艺术家们要不停地模仿他人的作品风格,之后才能够独立创作。在de Gournay的艺术家和师傅们都是细部装饰的专家,对绘画技巧、颜色的使用和不同时期手绘壁纸的设计风格都了如指掌。

在绘制壁纸时,师傅要一只手拿两只毛笔,一只毛笔用来沾取浓厚的颜料,另一只毛笔将颜料在丝绸上涂开,制造出一种非常美又带有渐层的水彩效果。

壁纸, 壁画, de Gournay
一位师傅手拿两只毛笔进行壁纸绘制。(de Gournay提供)

跨足时装界

一旦绘制完成后,这就不再是一张普通的壁纸了——葛尼更倾向将de Gournay的作品比拟为挂毯或壁画。再加上和时装界高度相似的特质,可说是高级订制时尚壁纸。

事实上,de Gournay的确也和时装设计师艾尔丹姆·莫拉里奥格鲁(Erdem Moralioglu)合作过,设计一套花草动物主题的胶囊系列(译注:经典款产品系列),以盛开的植物和生气勃勃的麻雀、莺雀、雉鸡、白鹭等动物在绣球花、蜀葵、鸢尾、菊花和牵牛花丛中穿梭跳跃。

壁纸, 壁画, de Gournay
de Gournay的壁画作品《花》(Flora)使用Liso Pine羊毛缎。(Rebecca Reid提供)

“我非常享受和de Gournay合作”,莫拉里奥格鲁说。“他们作品的精细度真是无与伦比,尤其是非常仔细近看的时候。我的工作总是以手工的方式来创作物品,我们在手工艺和细节方面算是非常相近,因此合作起来也相当容易。能够结合如此不同的元素共同创作实在太棒了。”

此外,de Gournay也曾和名模凯特·摩丝(Kate Moss)合作,推出《光映银莲花》(Anemones in Light)壁纸作品,描绘光映照过银莲花的图案。

壁纸, 壁画, de Gournay
de Gournay的壁画作品《无忧无虑》(Sans Soucis)使用客制灰染丝绸和手工刺绣。(Douglas Friedman提供)

公司得以扩展至时尚圈、布料和装饰物等产业,这要感谢葛尼的女儿汉娜·塞西尔·葛尼(Hannah Cecil Gurney)。汉娜天生富有对手绘壁纸的美感和艺术鉴赏力,擅长平衡颜色搭配和室内设计。

“我父亲大可制作一些小产品,但他没有。他选择制作精美的壁纸。我怎能不加入自己家族的事业呢?”汉娜说道。“我每天早上醒来都对我的工作充满期待,而我也非常幸运能够和自己家人一起共事。这种热情真是无可比拟。”

壁纸, 壁画, de Gournay
de Gournay的壁画作品《亚当·格雷》(Adam Grey)细部。(de Gournay提供)

当然,任何艺术品及高度精美工艺的都不是普通的要价,而de Gournay的壁纸确实也所费不赀——不过这项投资绝对值得。

想一想:一片简单的墙面可以让房间或角落变得如此不同,在房间的墙面换上了美丽的图样后,相对的家俱就可以简单一点。最棒的部分是,壁纸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因为丝绸非常地韧,只要从底部将其取下,寄回给de Gournay更换新的壁纸底层后,便可以重新在其它房间或房子使用了。

壁纸, 壁画, de Gournay
de Gournay的壁画作品《纽塞姆庄园》中葱郁的花园,点缀了de Gournay在黎巴嫩贝鲁特的展示厅。(Rebecca Reid提供)

这是一项美丽的投资,现在我们或比以往更常待在家里,在华丽的装饰上多投资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

更多资讯请参考这里

原文Reviving a Lost Art: De Gournay’s Hand-Painted Silk Wallpaper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泉宫
    近350多年来,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又译熊布朗宫)优雅地矗立在维也纳市郊,这里曾是奥地利最后一个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 凡尔赛宫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 野生动物, 鸟类, 安德鲁·普莱奇, Andrew Pledge
    安德鲁·普莱奇(Andrew Pledge)可不是一般的画家,他是专门描绘野生动物的画家。在普莱奇笔下的世界,那些不太受欢迎甚至可说长相奇丑的野生鸟类,都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不久前,这位自学画家就是以这项独特的天赋,以一幅描绘美洲《林鹳》(Wood Stork)的作品,荣获了大卫·谢泼德野生动物基金会(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DSWF)2020年最佳野生动物画家奖。
  • 布伦海姆宫,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 手工艺, 墨西哥, 传统,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新创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暂译“某人某处”)的宗旨是帮助当地的传统手工艺师脱离贫穷。他们三个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透过在Kickstarter网站上架设专案销售T恤和背包来募资。没想到才刚上线,来自世界各地27个国家的订单便蜂拥而入。短短两天内,他们就达到了募集5万元的目标,后来因为订单超过他们的供应极限,甚至还得将专案提早关掉。
  • 圣彼得堡, 冬宫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 由于维梅尔个人对绘画的严谨态度,一生画作不多,在众多描绘日常生活主题的荷兰黄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独行,扑朔迷离的画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环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称为荷兰国宝。
  • 今天“林布兰特”几乎成了荷兰的象征,从牙膏到婴儿用品都有以他为命名的商品,还有酒店餐厅与艺术相关的产品就更多了。事实上1669年在他离世后,近乎一世纪之久他是被遗忘的。他的画不但样式繁复且多产,人们估计他一生中完成的作品有六百幅油画、四百张铜版画、两千张素描,九十幅自画像(包括学生复制他的)。
  •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写实静物画的专家。她的作品传达着一股平静祥和的氛围,仔细一看,却又处处充满精美的细节。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女艺术家不仅致力于传统的写实技巧,也喜爱描绘怀旧物件,提醒人们往日的美好。
  • 十七世纪的欧洲绘画从文艺复兴走过一个世纪, 强大无比的米开兰基罗,深邃难测的达文西,气度优雅的拉菲尔仍然音形不远,他们的影响遍及全欧,尤其是法兰西的艺术氛围;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兰则因宗教、地理环境等因素发展出不同的绘画流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