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武汉疫情亲历者的经历和忠告

刘佳鑫

人气 309

【大纪元2020年12月23日讯】就在几天前,中国各大新闻平台通报一个四川女孩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致四川迅速进入战时状态,省会所在地成都境内的郫都区的1个社区被封锁。入夜后住宅区的大楼灯火通明,被关疯了的居民透过家中阳台和窗户相互喊话高歌。

这些喊话唱歌的视频让部分网友感到吃惊,认为不可思议,更有中国网友留言指出“看吐了,美国死几十万都不会这么搞”,“半夜在这鬼叫,老老实实在家安静隔离就好”。

从网友的态度来看,其实大部分没有经受过隔离的人,是无法理解被长期隔离的痛苦的。众所周知,武汉是这场疫情的源发地,起初也是许多民众隔离在家、晚上唱歌,不久后就有人死在家了。有病死的,也有饿死的。我作为一个在武汉亲身经历了疑似感染、求医无门、因“唱歌”被刑罚的武汉人来说,长达数月的不安和悲惨的经历,让我完全无法以置身事外的态度来揶揄别人。如果你能从我的经历中了解到疫情的真相,哪怕是点滴,逝去的人就不致枉死,活着的人也不算苟活。

2020年1月份,因听信中共官媒宣传的“病毒不会人传人,可防可控可治疗”,我摘下了原本带好的口罩,正常的生活、娱乐。但不幸的是,随后我就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我去过多家医院,医院要求到社区开了证明才能确诊和收治;我也去过社区,社区中心说要医院先确诊了才能开证明。这个无限的死循环仿佛让我一夜回到了结婚要党批准的年代,只是这一次,关乎的是人命。

2020年的2月6日,最早公开武汉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因染上新冠肺炎,在医院病逝。李文亮医生的离世在短短2、3小时内就引发了网络上1千多万的舆论海啸,几乎所有的网民都在针对中共对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训诫表达愤怒。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各大新闻媒体立刻开始删除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报道,并将报道改成了李文亮医生正在进行抢救。

中共在李文亮医生生理死亡后,又对着其尸体进行了多个小时的表演式抢救,直到2月7日半夜,才宣布李文亮医生的死亡。这些荒谬的行为让我这个当时求医无门的新冠肺炎疑似患者感同身受。

我在小区业主微信群里发起祭奠李文亮的活动得到了许多业主的响应,当晚“还我李文亮,还我言论自由”的呼喊响彻夜空……我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这结局,这样的“歌声”被警察冠之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我反抗,换来的是虐打和圈禁,警察用钢条将我家大门封死;我不服,换来的是断水断电数日,使我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这场浩劫,夺走了我的嗅觉和味觉,也加剧了我的恐惧。

武汉战胜了疫情,我却远离了武汉。所谓的安全,是剥夺了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得来的那一点点施舍。不要企图得到更多,我们武汉市民在疫情期间配合服从“隔离”数月,有些人甚至饿死在家中。在中共眼里,这甚至连牺牲都算不上。我不服,我愤怒,我试图跟厉害国的中共统治阶层反抗,却被无情地按在地上摩擦。现在我明白,永远不要妄想和中共作交易,在他们的字典里,专制政权才是一切。

从四川疫情的处理方式来看,中共依旧延续高压控制,并没有从过往武汉的疫情中做出半点反思,反而打着防疫的幌子,对内继续监控人民、限制言论。他们的防疫成果也不像对外宣传的那样卓越,从武汉,到北京,从新疆、大连到四川,一城城沦陷了。近日WTO在2021年1月份将进入中国调查病毒起源的消息上了新闻头条,我不禁想问:“中共敢把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源数据共享吗?故意不确诊而漏算的真实死亡人数愿意公布吗?”

作为一个亲历亲见了悲惨时日的见证人,我有责任提醒那些为中共战胜疫情高唱赞歌的支持者,疫情还没有结束,武汉疫情的有效控制更不是中共的政绩。相反,中共才是灾难的始作俑者。疫情会因疫苗的到来而终结,但中共不会停手,它仍将用专制的大棒和虚假的宣传继续执政。他的存在是建立在集权专制,剥脱人权的基础上。请记住,魔鬼不除,厄运随时会再来!

责任编辑:孟文澜

相关新闻
谢燕益:郭洪伟监狱死亡案件真相调查简述(一)
【网海拾贝】世界级恶魔:希特勒与马克思
【网海拾贝】不应对中共存任何幻想
戈壁东:中共战狼外交其实是恼羞成怒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秦鹏直播】美日峰会瞄准中共 或签秘密协议
【拍案惊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抛弃李嘉诚?
【思想领袖】郭君:香港大纪元遭袭击内幕
【唐浩视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启动香港文革
【财商天下】华融债务风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