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2035年将耗尽 探秘中国养老金黑洞

【大纪元2020年12月23日讯】中国养老金的巨额资金缺口一直受到民众广泛关注,而近期,前中共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针对此情况提出了一个“绝招”。

12月19日,戴相龙在中共社科院举办的养老金论坛上说:“现在行政法院罚款没收的钱不少,腐败分子一下子几个亿、十来亿,我不知道全国多少钱,我们能不能建议设立一个行政司法罚没款专户,所有的罚没款到这个专户,到一定时期全部或者一部分划入到养老储备基金,我觉得这个是合理的。”

戴相龙提出的这个绝招,不禁让人质问,中国的养老金去了哪里?

中国养老金亏空

11月20日,中保险行业协会发布了一份有关养老金的报告,里面谈到中国的养老金缺口预计会有8万亿到10万亿元人民币,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个数字还会进一步扩大。

早前的时候,2019年4月时,中共社科院曾经发布了一份养老金精算报告,报告中预测,即使在财政补助之下,到2035年时,养老金也将被耗尽。如果政府想填补养老金的黑洞,需要在2050年以前,投入11.28万亿人民币的资金,那这也就意味着在2050年的结余会是负的11.28万亿。

对于养老金亏空,有些80后的朋友直接叹息:自己退休后没钱可领了。而且这个担心从中共的宣传口号上就可以得到印证,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那时候中共还在推行一胎化,城乡各地类似“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的口号到处可见,可是到了2000年以后,政府口号悄悄地变了,成了“养老不能靠政府”,“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

多年来,中共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不仅侵蚀了中国的经济,也是中国有史以来一场对生命的大浩劫。引发的社会、经济问题层出不穷。

近年来,出生率下降、劳动人口减少、老龄化程度加深等人口议题一直广受中国社会关注。中国发展基金会今年6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到2022年左右,中国将进入老龄社会,届时65岁以上人口会占总人口的14%。一份由中国西南交通大学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撰写的蓝皮书也表明,中国2053年老年人口将达4.87亿,处于人口老龄化最高峰。

这么庞大的老龄人口,到了退休之后,自己一直在缴的养老金却取不出来,如何做到老有所养呢?

而目前,中共是怎么应对养老金巨额亏空的呢?前些时候,中共在喊了好几年的“延迟退休”后,终于放出消息,要在“十四五”期间,也就是2021年到2025年期间,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统一将男女的退休年龄延迟到了60岁。也就是没有退休金可以发了,那就不让人退休了……

中共还做了哪些事儿呢?其实,早在今年年初的时候,中国多地也已经上调了养老金的缴费标准,提高了最低缴费档次标准,有的提高了缴费上限,鼓励民众“多缴多得”。这些地区包括北京、天津、重庆、广东、浙江、西藏、内蒙古等多个地区,但是中共的政策和承诺总是多变的,就怕放进去就拿不出来了。

那么,养老金为什么有这么巨额的亏空?中国人和中国企业按时支付的养老金都去哪儿了呢?

美媒:中国社保基金成为贪官的提款机

中共养老金的主要由三大支柱构成,第一支柱是基本社会养老保险,这部分是由中共政府主导管理的,覆盖群体是城乡居民、城镇企业职业以及国家公职人员;第二支柱指企业自主发展的企业年金、职业年金;第三支柱是指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在内的个人养老金。

第一支柱,基本社会养老保险,就是中国养老金的主要依靠,而这部分是由全国社保基金营运和管理的,但是,有个非常重要的情况是,社保基金一直都存在被挪用的严重问题。

这里我们就要提到,在2006年时曾经震惊全中国的陈良宇案,而这个案子就是一个典型的社保基金挪用案。

陈良宇,在2002年当选上海市长和市委书记,就是这一年,上海商界突然冒出了一位名叫张荣坤的神秘富豪。这个张荣坤成立了一个福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新任市长陈良宇通过当时的社保局长以借贷合同名义,委托张荣坤利用大约34.5亿元的社保基金进行投资活动。从2002年到2006年,张荣坤通过买断长三角一带多条高速公路的经营权等方式,让名下的福禧公司的资产从大约40亿猛增到超过136亿。在2005年的时候,张荣坤以49亿元资产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6位。此外,在陈良宇的支持下,上海市社保局还向另一家企业违规贷款10亿元人民币。

案发后,包括陈良宇、张荣坤、上海社保局原局长祝均一等超过30名官员、商人被立案查处。另外,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因涉嫌上海社保资金案严重违纪被中纪委审查。

2006年,陈良宇挪用上海社保案,因涉及的数额之大、人数之众,被称为近40年来“上海第一案”。但这个轰动一时的社保基金挪用案,不过只是冰山一角。事实上,真正躲在背后“闷声发大财”的最大势力却一直被隐藏。据维基解密公布的一份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2006年12月14日发往美国华府的密电显示,多个前中共高层领导人的亲属都卷入了当时的上海社保案,其中包括江的两个儿子江绵恒和江绵康。

2007年,美国之音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社保基金竟成贪官提款机》,文中引述了中共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的话:“中国地方政府官员违规挪用社保基金的现象普遍,资金流失严重”。文章中说,中共财政部经过调查发现,在陈良宇事件之前,已查出10个省区的社保基金存在严重问题,社保基金成为一些地方政府随意挪用的小金库。

2016年时,陆媒新浪网又发表了一篇题为《800亿养老金“被挪用”去向不明安全何在?》的文章。文中罗列出一连串惊人的数字:“2003年,养老金被挪用金额是84个亿;此后,86亿,96亿,到2007年突破百亿,119亿;此后,172亿,197亿,到2010年达到277亿;此后,每年100亿200亿地增长,2011年376亿,2012年490亿,2013年609亿,2014年,蹭蹭蹭,八百多亿了。”

这逐年递增的巨大数字,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啊!虽然,中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后来回应说,这个“八百多亿”被挪用是误读,但是有多少人会相信中共政府部门的这种回应呢?因为事实摆在人们面前,退休金确实要发不出来了。

供养庞大的中共机构

对于中共的养老金问题,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习教授谢田曾表示,除了中共“计划生育”政策造成了人口快速老龄化的问题之外,同时也存在结构性的问题,中共退休金、养老金付得最高的,是中共庞大的官僚体系,而这对整个社会来说,是个不公平的负担。

在中国,党组织无所不在,无所不管。但人们从来看不到中国共产党组织的财政预算,只有国家的预算、地方政府的预算、企业的预算。无论是中央政府一直到农村的村委会,行政官员永远低于党的官员,政府听命于同级党组织。而党的开销支出,都是从行政部门开销中付出,并不单列出开支。

从中共官员的级别设计,我们可以对这个庞大组织略见一斑。中共的领导职务层次分为:国家级正职、国家级副职、省部级正职、省部级副职、厅局级正职、厅局级副职,下面还有县处级、乡科级等正副划分。综合管理类公务员的职级,也从巡视员、调研员、主任科员、科员这么一级、二级的划分,这里我们就不详列了。

香港《动向》杂志在2014年曾披露出一组数据,在2012年全年,中共退休党政军高官61万,其薪酬、福利、待遇总开支超过7,25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同年GDP的1.3%,占同年财政收入6.2%。这些资料是在2013年12月的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提交的。

《动向》还报导,2014年,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国家副主席、中顾委副主任一级的离休高干,公费开支高达3.26亿元,平均每人2,725万元。其它级别逐级配置,形成庞大的国库开支。

而仅是北京的退休高干们每年就花掉5,000亿元,而在职官员的三公消费,就是公费吃喝、公费出行、公费出差,这部分花费相当于中共全年财政支出的30%以上。

早在2008年,《动向》也曾披露:中共中央委员以上离休高干,每年公款开销,就高达1,000亿元人民币,仅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前总理李鹏等高级离休官员11人,每年的公款消费就达到10亿元,平均每人是将近1亿元!

但中共高官的这些惊人福利是不被允许质疑的,2018年的时候,贵州大学杨绍政教授,就因为公开批评中共“公款养党”被学校开除。

杨绍政曾在文章中批评,中共占用税款和国资收益,每年供养所有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和一些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总数大约2,000万人,给社会带来的耗损估值约20万亿元人民币。如果情况不改变,社会终究会崩溃。

把中共分析得极为透彻的《九评共产党》一书中也提到:“共产党组织本身并不从事生产和发明创造,一旦取得政权,便附着在国家人民身上,操纵和控制人民,控制着社会的最小单位以保护权力不致丧失,同时垄断着社会财富的最初来源,以吸取社会财富资源。”

“这种古怪的附体结构,在人类历史上,有时候在社会局部出现,有时候在整个社会短暂出现,却从来没有像共产党社会这样彻底、长久而且稳定持续。所以,中国农民会如此贫穷辛苦,因为他们不但要负担传统的国家官员,还要负担和行政官员同样人数甚至更多的附体官员。中国的工人才会如此大规模下岗,因为那些无所不在的吸血管道,多年来就一直在吸取企业的资金。”

可以说,这些叙述,非常准确地点明了中共这个“党”是怎么榨取中国社会的财富的。

中共海外渗透的资金来源

2017年6月,《香港商报》转载了一篇文章《中国养老基金将参与“一带一路”盛宴》,文章中引述了时任中共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的一句话:“我们将在沿线进行投资。我们决心走出国门,但我不能透露投资项目和金额的细节。”

文章中说,社保基金将继国家开发银行、丝路基金等大型金融机构之后,为“一带一路”倡议提供资金支持。可是,紧随“一带一路”的是债务危机,各界一直有质疑,中共“一带一路大撒币”恐怕会引发中国的金融危机。

除了“一带一路”之外,社保基金还投资了一些私募基金,有些直接就在帮助中共企业向海外扩张。我们曾在12月16日的节目《亨特‧拜登和中共的买卖中》,提到过一家私募基金公司——渤海华美,乔‧拜登的儿子亨特曾担任这个渤海华美的董事长,这个渤海华美背后有一家出资机构——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而中共全国社保基金就是这个出资机构的股东之一。

2018年4月,彭博社发表了一篇《中国如何用钱打通欧洲》的调查文章。文章中说,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在欧洲的总投资金额超过3,180亿美元。但是,资金来源是什么呢?中国对外投资的透明度一直广受质疑,而且外界注意到,自从2008年以来,在欧洲投资的企业中,很多的资金来源都很不透明。

一边是不透明的巨额海外投资,一边是去向不明的巨额社保金,令人不得不思考,这些投资中,又有多少会是我们老百姓上缴的养老钱呢?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尉然
撰文:蒋天明、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明晟斩中企 川普终结华尔街疯狂
【财商天下】抵制澳洲惹祸 大陆电荒百姓遭殃
【财商天下】扎克伯格掷5亿颠覆大选的背后
【财商天下】限制外资银行 中共怕什么?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处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产?
【唐浩视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灭
【秦鹏直播】阿里再被罚 习求助默克尔失灵?
【有冇搞错】旧军队新装备 中共战力大有疑问
【新闻看点】习急武统 台军力增 美议员吁除鳄鱼
【横河观点】中共承认疫苗效差 美军蔑视辽宁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