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武汉疫情七大方面凸显中共危害

田云

人气 4771

【大纪元2020年02月11日讯】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爆发以来,对中国和世界造成了强烈的负面冲击。多种迹象表明,这场疫情从扩散规模、感染和死亡人数、对言论自由和经济发展的损害等方面都远超当年的萨斯(SARS)。时隔17年,病毒又一次祸起中共治下的大陆,当令人深思。

一、感染和死亡人数

截止到2020年2月10日,中共官方数据显示,中共肺炎在大陆确诊四万两千多例,疑似病例两万多,死亡人数已超萨斯时的全球死者人数。然而,根据多位医学专家的分析和武汉市民的爆料,实际受感染人数可能是10万或几十万,死者或达上万。

1月24日,一位刚下班的武汉医护人员在视频中向亲友哭诉,真正的疫情“比电视报导的可怕多了,蛮多的病人,医生估计有10万病人”。一位武汉医护人员对家人说,“千万不要相信政府,要靠自己。”

北京时间2月1日接近午夜时分,腾讯“疫情时事追踪”网页短时显示:其中全国确诊人数为154,023,疑似病例79,808,死亡病例24,589。有网民猜测,这可能是有人冒险曝光真相。这组数据已被网民截图,在网上流传。

2月1日,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院长梁卓伟与研究团队在医学期刊《刺胳针》上发表报告,以研究模型推算出,1月25日前,武汉已经有75,800余人感染中共肺炎。

2月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就武汉疫情召开首次听证会,其间多位议员怀疑北京当局隐瞒中国境内的疫情状况,中国受感染的人数可能比现在已知的数字更高。

大纪元独家调查发现,武汉两家殡仪馆每天的实际火化量是平时的4~5倍。据估计,最大的汉口殡仪馆一天至少焚烧225名中共肺炎死者。仅2月3日一天,武汉8家市属殡仪馆火化的中共肺炎死者遗体的数量,就超过了中共公布的截至彼时的新冠病患死亡的总人数。

一名武汉女市民告诉她在美国定居的外甥女:“阴性测试结果并不意味着你没有受到感染。它们只是意味着你将不能在医院里得到一个床位、接受所需要的治疗而已。”

二、中共隐瞒信息 延误防疫

2002年至2003年萨斯期间,中共当局瞒报疫情,曾遭到世卫组织批评,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委副书记孟学农被免职。

这一次,中共肺炎在去年12月底或更早即被发现,可是武汉地方政府、卫生部门以及中央再次隐瞒,不向公众发布预警,错失至少20天的防控黄金期,任由500万武汉人流向各省和境外,导致病毒迅速传播,引发全球紧急状况。

荒谬的是,1月中旬,湖北召开“两会”期间,中共肺炎的确诊数据配合“维稳”,保持静止;1月19日,中共卫健委称,“专家认为当前疫情仍可防可控。”1月20日,习近平喊话要遏制疫情,随后,湖北等地的各项病例数字突然暴增,疑似病例窜升上千倍。

1月31日晚,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受访时承认,如果提早10天出台管控措施,“结果会比现在要好”,“结果没有这么严重”。

在2月5日的美国众议院听证会上,共和党众议员佩里(Rep. Scott Perry, R-PA)对记者说:“病毒是从这个国家出来的,但它不愿意合作、不提供信息、不提供任何渠道。没有信息很难做出决定。我们面对的是中国共产党政府,他们希望将信息保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当然,很不幸的,这影响了全世界。”

三、中共严控信息 打压传播真相者

从萨斯到中共肺炎,中共变本加厉,加强管控信息、封锁真相。2003年4月,北京军医蒋彦永将SARS疫情披露给国际媒体后,一直被当局软禁至今,中共禁止他接受外媒采访。

去年12月底,李文亮等8位医生在社媒上发布新冠病毒的信息,旋即遭到警方传唤和训诫,中共央视在1月2日播报了8名“传谣者”被查处的新闻。如今,全世界都知道,这8人所言是事实,而真正的造谣者——中共当局却未受惩罚,还在“领导”抗疫。

1月27日,中共喉舌新华社发文声称,“网络上接连出现各种有关中共肺炎疫情防控的谣言”,“突显了维护清朗网络环境的重要性。”

据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统计,1月22日至1月28日期间,至少325名中国公民因在网络上分享与新冠病毒疫情相关的内容,被中共当局以“散布谣言”为由,处以行政拘留、罚款或教育训诫等处分。

2月3日开始,中宣部严格审查所有关于武汉疫情的报导,有些陆媒之前发布的采访报导被勒令删除。

2月6日晚,首位曝光疫情的8名“传谣者”之一李文亮去世,引发公愤。大陆网民发出了“我要言论自由”的呼声。

2月10日,经网友证实,拍摄武汉医院实况的方斌已于当天下午被公安抓走。方斌曾在武汉第五医院看到,外面运尸车上的尸体从3具很快增加到8具,医院里还有2具尸体没拖出来。

四、极端措施衍生人道灾难

中共在被迫承认疫情严峻后,出台了一系列极端措施。1月23日凌晨,武汉宣布封城,上千万武汉人被困,市内公共交通全被切断,市民抢购蔬菜和生活用品,一时物价上涨、超市断货。另一方面,武汉数十家公立医院向社会征集防疫用品,湖北和全国上百家医院也纷纷告急,局面相当混乱。

当局下令封城,却没有提前保障必需品的供应,也未考虑到没有私家车的市民以及孤老残疾人士看病和生活受到的影响。而且,这种作法是否能有效地防止病毒扩散,专家们持怀疑态度。事实表明,封城后,武汉的染病人数持续增加,各大医院不堪重负,加上当局控制确诊数字,使得大批患者被医院拒之门外,许多患者拖着病体自行去医院排队打针或输液,经常要等10、11甚至12个小时,健康人都受不了,何况是病人。

封城后,武汉当局宣布兴建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专门用于收治确诊中共肺炎患者。但是,根据网上视频显示,这两座医院的模式更像是集中营,病房的墙上竟无氧气插口和心肺监测插口。

中共当局吹嘘封城的决断,并夸耀简易医院落成的“中国速度”。事实上,这些举措不是中共对公共卫生安全负责任的表现,而是无力应对的情况下,以进一步牺牲民众和医护人员为代价的作秀,触发了人道灾难。

武汉展览中心改建的方舱医院。(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五、中共渗透世卫组织

1月23、24、25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在三次报告中称武汉疫情的风险是“中等”,明显是在配合中共误导公众。中共在紧急会议上向世卫负责人和成员施压,阻挡其将中共肺炎定性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后来,病毒迅速扩散,世卫不得不宣布中共肺炎为“紧急事件”,但同时却称这不是“对中国的不信任票”,并建议外国不要限制对中国的旅游和贸易。世卫总干事赞赏中国政府的抗疫措施,给人感觉其与中共宣传部门同调。

由于中共的渗透影响,世卫对武汉疫情的反应令外界大跌眼镜,其公信力备受质疑。

六、病毒来源惹疑云

坊间流传,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源自武汉的P4病毒实验室,系因该室研制的生化武器的意外或人为泄漏所致。这些说法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国内外专家的论文和病毒的DNA序列为据。

1月24日,《华盛顿时报》报导,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生化战专家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表示,新型致命病毒可能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个实验室。此处距离中共官方所称的疫情始发点——华南海鲜市场约20英里。

1月底,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少将进驻武汉,接管P4病毒实验室,引人联想。网民纷纷留言:“为什么生化专家开始进驻武汉?”“我们遭到生化攻击了吗?”“种种迹象表明这次根本就是他们自己的生化武器泄漏。”

早在1月6日,美国政府提出要派遣最优秀的医疗团队前往中国协助控制疫情,但是,中共对此却不作回应。此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反复提议派遣专家到中国观察和帮助,北京方面迄今未给出确定的答复。

此外,美国等多国撤侨,也属前所未有。这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病毒来源的不寻常及其杀伤力。

中共需要给公众一个交待。但是,它敢吗?

七、中国和世界经济大受冲击

1月20日晚,大陆传染病学家钟南山在肯定中共肺炎人传人之后,还声称,“这次用两周定位了新型冠状病毒,再加上我们有很好的监控以及隔离制度,相信疫情不会像17年前的SARS造成的社会影响以及经济损害。”

话音未落,武汉等地病例数字激增,市民、医护及殡仪馆等内部惊悚消息曝光,多国撤侨、对华停航,多省市接连封城,大陆的旅游业瞬时冻结,酒店业、餐饮业、航空业、零售业、娱乐产业等直线下滑,几周的损失就达上万亿人民币。大批商店暂时关门,工厂停产,科技、汽车、零售等多行业的跨国公司暂停在大陆的运作,部分制造业面临断链的危险,中国、区域和世界经济连环受创。

据中共2月10日发布的数据,1月通胀率高达5.4%,为8年来最高值。萨斯对全球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300亿美元,而经济学家认为,武汉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冲击或会更大。

结语

综上所述,武汉疫情不只是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更凸显中共政权的危害。中共不尊重生命,任意侵害公民利益,为了巩固政权制造谎言、封杀真实讯息,这样的政党不可能保障人民安全,也不可能维持经济的良性发展。它对于中国和世界都意味着灾祸。#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横河快评】围绕武汉P4实验室的疑云
美议员:中共病毒或来自P4实验室
田云:李文亮死因多疑点 民愤质疑直击中共
【独家】一天烧百具尸体 殡仪馆员怒斥狗官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张灿辉:活在真理里 恶魔不会长存
【直播】6·1白宫简报会 纽约疫情大幅下降
【有冇搞错】暴动与大选 美国两党一致反击中共
【直播】川普新闻会 吁各州立即制止暴力
【新闻看点】弗洛伊德事件为何演变成暴力活动
【纪元播报】美国骚乱 川普剑指幕后煽动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