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中共行政管制下的民间救援

武汉人方斌:中国人没有退路,需要自救、互救。(YouTube截图)

人气: 164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5日讯】据大陆财新网最新发布的《疫区志愿者的疑问:为什么民间救助总是不能及时送到一线?》一文披露,“新冠肺炎爆发之初,一批志愿者抢在第一时间启动民间救援,却在将物资送入疫区的途中遭遇了行政管制下的各种麻烦”。

其实,“麻烦”并不多,主要归结为两类:其一、“物资运到了武汉海关,却遭遇拦截”,“说要缴关税”;其二、“物资到了武汉,却被当地红会收走”。如果说,第一个麻烦“有意无意地令此次救援工作低效、滞缓”,那么,第二个麻烦就暴露出了“更本质的问题”,即“谁能决定物资分配”。

对此,武汉前市委书记马国强曾公开发话,称“所有物资都要走红十字会这一官方渠道”,而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有人钻空子”。此后,武汉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通过媒体公开回应称,“物资分配的权力在卫健委和防控指挥部,武汉各家医院拥有什么物资、分配多少,都由它们决定,而非由红十字会”。如此一唱一和足以证实,红十字会在中国决不是什么民间组织,而是政府部门或其下属机构。

财新那篇文章也坦言相告,“中国红十字总会是政府领导下的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社会救助团体”。但问题是,负有“民间救援”之责的红十字会为何非要“政府领导”?此外,负责“社会救助”的,向来都有专门的政府部门。

1月29日,《民政部部署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有关社会救助工作》一文出炉。这份政令指出,“民政部办公厅印发通知,要求各级民政部门切实做好疫情防空期间有关社会救助工作”。可见,大疫当前,被要求做好“社会救助”的政府部门,就是民政部。

尽管“民政部办公厅”要求“各地要采取多种措施保障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以及“加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临时救助力度”,但表示“全力配合政府”的武汉作家方方却撰文嗟叹,“生活那么艰难”,“疯掉也解决不了问题”。

她所揭开的残酷现实,既包括那些“早期阶段被感染”的,“没有机会住进医院,也没有得到有效治疗,甚至有人连确诊都没有,就匆匆离世”;也包括那些未感染的老百姓“吃饭的问题”。若不是“小区自动成立了买菜群”,人们都不知如何解决“吃菜的问题”。作家方方尚能买得起“一份C套餐的猪肉,共199元”,但不知还有多少人会因为吃不起这样的套餐而忍饥挨饿、甚至生不如死?

在这种民生艰难的处境下,困难群众此起彼伏,民政部门却杳无音信。况且,在疫情未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给人民发放口罩等防护物资,则更应是政府的当务之急。

然而,令中国人感到愕然的是,两大负责公共卫生的部门——卫健委和防控指挥部不但不给人民发口罩,还将民间援助的口罩等物资纳为己有。口罩来自于民间,却不能用于民间,这就是中共特色社会主义的表现。政府不发放物资,反而占用民间物资,这就是赤裸裸的强盗行为。

发现红十字会姓“党”之后,不少志愿者立即表示“宁愿不捐,也不捐给红会”。要知道,只要民间救援接受“政府领导”,也就意味着,红十字会名存实亡。

不久前,武汉红会已公开表示,“境内外单位或个人如有捐赠意愿,可直接与定向捐赠医疗机构联系,确认后将捐献物资直接发往受捐单位”。可见,这家红会在玷污了“慈善”之后,就打算一推六二五、彻底撂挑子不干了。好好的一个慈善组织,竟然能在中国被中共这个极权恶党“玩坏”,着实令人汗颜。

据“心路独舞”的博客介绍,“美国没有官方慈善,所以美国红十字会不是美国政府的机构和分支”,它只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民间慈善组织”;直接“由志愿者管理,享受慈善业的纳税优惠,资金主要来源于捐献、健康安全培训项目和血液制品”。美国红会虽然不由政府控制,但却受着美国国会颁布的相关法律(Section 3001 Title 36)的制约。

只受法治,不受官治、党治的美国红十字会“每年都需要向公众发布其年度财政报告,并请独立的审计机构来审核其中的数据”。它的“经费使用彻底透明,并接受民众、媒体和国会等的监督”;“虽然美国红十会在历史上也曾引起过一些争议,包括 911和卡特里飓风过程中的资金运作,但是经过国会听证和所在州总律师办公室的调查之后,不妥当的行为都得到了及时矫正”。

更重要的是,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美国红会表现如何,从调查中就可得到来自民间的反馈。有权威调查显示,“美国红十字会在超过100多个大型慈善组织中位于第三位,超过48%的美国人对红十字会表示‘热爱’(love)或‘非常喜欢’(Like A lot)”。这样的反馈与中国人对本国红会的评价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美国的红会能如此有序、有效的运作,也让所有人看到,不接受“行政管制”的慈善组织完全可以在“民间救援”时提供最有力的帮助。只要中国的红会不被中共绑架,此次瘟疫爆发时的民间救援就不至于如此失效、乱套。

不难看出,中共每一次变“私”为“公”,都不是为了服务人民,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名为“行政管制”,其实是为了卡住民众的咽喉和命脉。被中共置于死地的老百姓,又怎会得到最及时的救援?要问中共“行政管制下的民间救援”如何,答曰:就是死路一条。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20-02-15 4: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