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人们真的不相信资本主义吗?

人气 1405

【大纪元2020年02月15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ark Hendrickson撰写/原泉编译)过去几年,有许多调查和民意测验的报告显示,赞成资本主义的人数在减少,人们可能甚至更喜欢社会主义

1月,公关咨询服务公司爱德曼(Edelman)发布了“2020爱德曼信任度晴雨表”,该报告是对27个国家和香港地区的34,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的结果。爱德曼报告显示:“全球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认为,当前形式的资本主义对世界弊大于利。”

如果我们对该报告深挖一下,就会发现以下问题。

爱德曼公司的措辞暗示了调查结果存在问题的一个因素是“当前形式的资本主义”。在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实行真正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目前实行的“资本主义”不是真正的自由资本主义,而是资本主义的伪劣品。这歪曲了反对者对资本主义的看法。

此外,澳大利亚实行的“资本主义”又与德国、西班牙或香港的资本主义不同。对于像“资本主义”这样不确切和多变、但在某个时候在世界上各地实践的事物,很难得出任何合理的一般性结论。

事实上,询问人对资本主义的看法犹如罗夏测验(Rorschach test)一样,是在要求参与者对一个没有标准化定义或参数的主题讲出其主观感觉、信念、意识形态、个人经历、怨恨等。

下面再看看反对者对资本主义的具体不满。

正如《华尔街日报》在报导爱德曼调查结果中所述,“资本主义惹众怒”是因为“担心收入不平等,由于自动化和环境可持续性而导致的工作流失”。让我们比较一下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在这些问题上的优势和现状。

*不平等

首先,收入不平等:我之前写过关于收入不平等的文章。简而言之,当收入不平等只有在由政治权力操纵该制度以偏爱某些选民和亲信而以牺牲他人为代价的情况下,是不公正和令人反感的。而在由主权消费者(在完全竞争市场的环境之下,市场内的产品价格由消费者决定。)决定赢家和输家的自由市场(即真正的资本主义)中,收入不平等是正常而健康的。

让收入不平等成为一个意识形态迷信所带来的问题已经在包括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在内的平等主义者发表的观点中得到描述。几年前皮凯蒂的著作《二十一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引起了轰动。

皮凯蒂的书中有诸多的经济错误,促使我写了一本书作为回应(《皮克蒂的问题: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缺点和谬论》“Problems with Piketty: The Flaws and Fallacies in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值得说明的是,皮凯蒂的一个奇怪观点应该会获得那些担心收入不平等的人们特别的兴趣:皮凯蒂赞扬1930年代,因为统计意义的收入不平等消失或降低了,而他却对上个世纪80年代感到遗憾,“因为这十年间,这种不平等现象加剧了”。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上世纪80年代是繁荣的年代,也是美国工人生活水平获得提高的年代,而上世纪30年代则受大萧条的影响,其特征是贫困加剧和随之而来的巨大的苦难。

平等主义者可能觉得为了实现统计意义的收入平等,人类普遍遭受的痛苦是值得付出的代价,但我认为﹐以改善广大民众生活条件的繁荣的时代更加人道。

繁荣时期的特点是资本主义企业家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生产并提供的商品和服务改善了大众的生活水平,同时他们自己也发财致富;而不像大萧条时期,政府干预削弱了自由市场,经济活动因此停滞了。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政府的控制比在大萧条时期更加普遍,因此在更大程度上使民众陷入贫困。人们可能会认为至少每个人在经济上是平等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社会主义制度有两个阶级:精英计划者和受其颁布的法令所约束的广大人民。大多数人遭受物资短缺之苦,但政治精英没有这个问题。(请参阅我的同事保罗·肯戈尔(Paul Kengor)的文章:《伯尼的亿万富翁》“Bernie’s Billionaires.”)实际上我们如今可以看到美国统治精英和其他人之间的分裂:政府雇员的报酬高于私营部门的雇员,而美国最富有的县集中在首都华盛顿附近。

*自动化

第二,因自动化而失去工作:首先,由于技术进步而导致的自动化是一种全球现象,不仅影响到资本主义经济,同时也影响到对应的社会主义经济。

我之前已经谈到了自动化带来的“威胁”(请参阅《机器人会让美国人失业吗?》“Will Robots Make Americans Unemployable?”)。这种担忧已经持续了至少两个世纪,但好消息是:如今,尽管(而且很可能由于)有无数省力的设备得到发展和应用,在国内外,工作机会和从事工作的人还是比以前任何时期都多。

我们可以理解,与过去相比,如今对失业的担忧更大,因为颠覆性的、造成工作转移的技术进步的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但我们千万不能忽略新工作在自由市场上不断涌现的事实。最自由的市场创造出最多的就业机会,因此,人们所需要的是更多的资本主义,而不是更少。相反社会主义“人人有工作”的承诺总是将人们从充满期待的天堂带入贫困和工人的地狱。

*环境可持续性

第三,环境可持续性:可悲的是,许多孩子不必要地担心环境恶化。这是因为他们没有被传授重要的历史事实和经济原理。他们忘记了社会主义国家的惨痛经历,这些国家遭受的污染远比资本主义国家严重。

在资本主义国家,逐利的动机激励着人们对稀缺资源的保护和有效利用。此外,强劲的经济增长使各国摆脱了库兹涅茨曲线(Kuznets curve,注:又称倒U曲线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库兹涅茨1955年所提出来的收入分配状况随经济发展过程而变化的曲线——随着经济发展,市场力量会使经济上的不平等先增大后减少)的驼峰,在这个转折点上,环境条件开始逐步改善。底线是:如果您关心环境条件,(哪个理智的人们不关心呢?)则应该爱资本主义多于社会主义。

*腐败与任人为亲

除了担心收入不平等、失业和环境恶化之外,爱德曼的调查还发现,腐败导致许多人不信任资本主义。

确实,腐败是当今世界的一个大问题。但是,为什么要怪罪资本主义呢?腐败是人类的缺点﹐在所有社会中存在﹐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实际上,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许多消费品的稀缺成为常态,腐败猖獗,因为有需要的公民常常不得不贿赂政府雇员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甚至卖淫。资本主义虽然物质相对丰富,但并不能消除腐败,但它使腐败的必要性和普遍性降低。

爱德曼调查中的另一个抱怨是普遍的看法,“即制度越来越符合少数人的利益”。这是裙带关系带来的一个非常现实和普遍的问题。但是,人们应该了解,裙带关系不是资本主义的形式或特征,相反它是反资本主义的。

真正的资本主义是一种私有财产秩序,个人可以根据意愿自由交换或不交换,在此过程中﹐政府在其中充当公正的经济裁判,而不是选择赢家和输家。相比之下,社会主义是政府从根本上挑选所有赢家和输家的系统。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国家决定谁生产多少产品。因此,裙带关系是社会主义的一部分,即政府从中选择部分而不是全部赢家和输家的做法。同时,政府精英团体本身相对于一般平民而言,才是真正最大的不平等,无论在权力、地位、经济及裙带优势等方方面面,不平等差别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

总之,爱德曼的调查表明,对资本主义日益增长的反感悲剧性地错位了。它源于对资本主义是什么以及如果有机会的话它将如何运作的错误认识。在真正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制度下,收入不平等是良性和有益的,工作机会被最大化,环境条件得到改善,裙带关系被规避而不是制度化。

如果人们了解什么是真正的资本主义,以及今天资本主义被认为是卑鄙和腐化堕落的原因,那么他们将意识到世界需要更多而不是更少的资本主义。

作者简介:

经济学家马克·亨德里克森(Mark Hendrickson)最近从格罗夫城学院(Grove City College)的教职退休,仍保留该学院信仰和自由研究所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研究员职位。

原文Do People Really Distrust Capitalis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是时候拒绝“封杀文化”了
【名家专栏】每代人都必须对抗社会主义现实
【名家专栏】为什么这么多年轻人不快乐
【名家专栏】战争时期的公众反应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英首相为何突然飙中文 大陆网沸腾
【远见快评】四大舆情搅翻网络 中宣部被拆台
【财商天下】史上最严监管 冬奥会倒计时
【新闻看点】郑州大洪水89官被问责 疑点未解
【马克时空】俄乌冲突vs台海危机 普京vs习近平
【车评】微型的豪华 2022 Lexus UX 250h Luxury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