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燕玲非零号病人?武汉病毒所为何不显示资料

人气 44246

【大纪元2020年02月16日讯】近日,一则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黄燕玲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零号病人”的消息在网络流传。该所研究员石正丽15日回应媒体求证,称所里没有人患病;但引发质疑,黄燕玲存在吗?她在哪里?为何病毒所不显示她的个人信息?

黄燕玲是否零号病人?现在哪里?

近日网传中共肺炎源头、“零号病人”是一名微生物学女研究生,她在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实验时被泄漏的中共病毒感染死亡,其尸体送往殡仪馆火化时,又感染一名殡葬人员,令疫情传播。

2月15日,推特账号为“财经冷眼”的推友称:武汉第一个感染中共病毒的人基本可以锁定,零号病人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黄燕玲,引外界关注。

“鲍简@baojianella”:黄还在人间吗?

“NiceGirl只嫁敢反CP的勇士”:有没有这个人,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肯定这个人一定没有被感染。这逻辑,着实考验人。

从网上可以查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诊断微生物学学科组公布的科研团队名单中,黄燕玲是2012级硕士研究生,但只有标题,没有照片,点进去是空的,其他学生可以进去,含有中英文个人信息。

又据该所发布于2011年11月4日的《2012年度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拟录取名单公示》显示,黄燕玲系西南交大推荐的学术性硕士。

石正丽避谈黄 回应无人感染

2月15日,《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均表示,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中共肺炎。

石正丽说,“我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陈全姣也表示,“我们病毒所绝对不是‘零号’。”

很多网民质疑,“这个回答有点奇怪,两人完全可以清楚说明一下这个本来就存在的黄,然后用事实给大家打个脸,这种回答实在可疑。”

也有网民说,“他们对本所有没有这个学生都声称不知道,却能够保证武汉病毒所无人感染。”

网友说:“按照目前对中共病毒的认知,病毒感染人可以无症状携带病毒。难道他们已经对武汉病毒所所有人都进行了病毒感染测试?”

“没有进行过测试,哪里来的信心保证武汉病毒所无人感染?这还是科学家说出来的话吗?”

“如果进行过测试,为什么不直接告知记者所有人都测试过?”

黄燕玲在外地 为何不显示她个人信息?

16日,《每日经济新闻》报导,黄燕玲的导师危宏平朋友圈发文回应。称黄燕玲2015年7月硕士顺利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城市工作。“目前黄燕玲同学身体健康,一切安好!”

但是网友质疑,如果一切正常,武汉病毒所为何删去黄燕玲的所有个人信息?“黄燕玲的资料都没了,此人到底在哪里?”

网友说:“背锅侠换了一个又一个。从不会说话的动物,到会说话的人却又被消失了。为了圆谎造一个更大的谎,用更大的邪恶掩盖前一个邪恶!”

中共病毒哪来的?武汉病毒研究所被高度质疑

武汉官方称病毒来自华南海鲜城,第一个病人出现在那里。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距离华南海鲜城约20公里,是中国唯一一个有P4实验室的研究所,2015年建成,被卫健委指定为“国家级保藏中心”的微生物菌毒种保藏中心。

自中共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外界关注中共病毒来自哪里。包括美国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内的一些政治人物或科学家,曾质疑或暗示此病毒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下属的P4病毒实验室有关系。

此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国际生命科学期刊《科学家》2004年报导,当年北京专门研究非典病毒的实验室不慎让病毒两次泄露,造成感染。

2017年,武汉病毒研究所成立时,国际上就有科学家在《自然》期刊上提出警告,如果缺少严格管理,与萨斯类似的病毒很有可能从这样的实验室外泄。

中国没有生物安全法?专家:“蛮恐怖的事”

2月14日,习近平在中央会议上的一番话又让外界充满各种猜测。

据新华社报道,习近平特别提到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并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安体系。这是武汉疫情爆发以来,习近平首次在公开讲话中提到“生物安全”。

而中国《生物安全法草案》于2019年10月才首次提请最高立法机关审议。

“这是蛮恐怖的一件事情。”一位熟知P3实验室运作模式的美国病毒学博士匿名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我很讶异的是,所以你们是还没有做好(法规未完善)的意思吗? 我很讶异中国大陆还没有这样的法规。它们已经盖了好几个P3、 P4实验室。”

“为什么要有法律? 因为一个病毒要被带出去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比如你今天处理检体的时候,戳破了手套、没有处理程序,你要不要通报主管?还是就回家到处走?”

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欧尼尔国际卫生法中心研究人员、博思法律事务所资深律师刘汗曦说,实验室生物安全本来就是一个国家公卫安全的重要指标。

他认为,因为这次中共肺炎疫情很有可能是来自于生物实验室的管控不当,而这个问题其实应该存在于中国全国各地,包括医院与大专院校等各种实验室中。“这个法规不立好,下一次爆发类似危机的风险还是很高。”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WHO更名2019中共病毒 指挥中心:简称中共肺炎
冠状病毒:天空城允许最近去过武汉的雇员上班而受抨击
武汉病毒爆发影响新西兰三大行业
苦等不到病毒检测 武汉洗肾老人跳楼亡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吉林白城现沙尘暴 天空瞬间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百万
【十字路口】中共急寻20万尸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惊奇】疫情中心或回东亚?红二代谈倒习
【直播回放】4.3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10万
【现场视频】武汉死者家属建群 警察上门骚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